日升家园目录

绝境中的第三帝国 第二百二十三章 必须脱

时间:2018-04-23作者:清扬飞鱼

    穿内裤绕着首都的市中心裸奔一圈?!

    阿历桑德罗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个劲的瞪圆双眼看着中年记者,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前辈,这神经病一样的要求,德国人能接受?!德国军部就没个正常人提出质疑吗?”

    “质疑?你觉得要提什么质疑?”中年记者摇了摇头,在心里感叹阿历桑德罗还是太年轻的。

    别人德国元首提出的这个要求,一不犯法二不犯罪,德国的将军们要怎么质疑?

    再说,那可是德国元首,是德国最有权势的存在,谁拦得住?!咱们意大利的墨索里尼领袖大人要修一堆符合自己“独特”审美观的丑陋建造,建筑部的人也没谁敢提出质疑嘛。

    没有听出中年记者弦外之音的阿历桑德罗,居然还真的替德国将军们替出了质疑:“就没人问问,这位叫莱因哈特的德国元首,为什么非要规定穿内裤裸奔吗?!”

    阿历桑德罗有这种疑惑很正常,谁要是对莱因哈特的猥琐思维一上来就打心底里接受,那才是不正常!

    要说莱因哈特的功绩,光阿历桑德罗听说过的都有一大堆,而且各个都堪称超级功劳:

    带领德国走出一战失败阴影,一手策划彩虹行动,平定卡普叛乱,击退法比联军,驻兵莱茵兰,合并当年“铁血宰相”脾斯麦都没能拿下的奥地利,在国联眼皮子底下吞并捷克斯洛伐克,一个月不到闪击消灭东欧第一强国波兰......

    哪怕只有以上所属的一两条功劳,都已经算是传奇英雄了。更何况,这些功劳他莱因哈特还一个人全占完了!

    反正,这名德国元首肯定是会千古留名的了。只是,这和阿历桑德罗曾经听说过的那些开国大帝也差的太远了吧?!

    别的开国大帝,大国传奇领袖,给人的印象都是:或威风八面,或厚德载物,或不同流俗,或气度不凡之类的。

    可这注定要留名青史的莱因哈特,怎么老给人一种遇到神经病的感觉?!

    “嘿!”中年记者用手在阿历桑德罗眼前晃了晃,提高音量道:“你又走神了?”

    因为同一个问题被前辈联系指出两次,阿历桑德罗摸着头不好意思的讪笑了两下。

    “别分心了”中年记者没有责怪这位新人,而是体谅的安慰了一句:“下次注意就好,别在放心上。”

    “好的。”阿历桑德罗连忙用力的大点其头,试图以此表示着自己的决心。

    看阿历桑德罗态度这么良好,中年记者很欣慰了笑道:“对了,你刚刚提出的那个疑惑,我刚好知道有人问过德国的元首大人,而且还知道他的回答。”

    “关于绕柏林裸奔的疑惑?”阿历桑德罗目光如火的好奇道。

    “没错。”中年记者点了点头。

    “那,为什么要提出穿条内裤裸奔呢?”阿历桑德罗吞了吞口水问道。

    “因为什么都不穿很不雅观,所以提出必须要穿着内裤跑。”中年记者尴尬的复述了莱因哈特的原话。

    对于这样一个牛头不对马嘴的回答,阿历桑德罗简直哭笑不得。这算什么回答?

    这就像是问一个犯人为什么造假币,结果他回答因为真币造不出来!

    同一时刻,大街上演奏的军乐队正好放至:“德意志古老而高贵的名声,激励我们从事高尚的事业.......”

    看来,德意志先辈们古老高贵的名声,今天总算是高贵到头了!

    .........

    “嗨!莱因哈特!”元首府邸内,龙德施泰德少见的用党卫军将军们才普及的抬手礼给莱因哈特打招呼。

    不过莱因哈特这家伙根本不领情,当着一干早早集合在他办公室内的将领们,笑嘻嘻的搓手道:“来啦.......那就脱吧。”

    没有半点过渡,一上来就毫不掩饰的扯开脸叫脱衣服。

    至于东线的防御情况汇报嘛........不急,后面再说就是了。

    站在龙德施泰德身后,作为司令部成员一同返回的曼施坦因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

    一向远离政治的龙德施泰德大将,今天能用抬手礼问候莱因哈特,这已经是给足面子,甚至可以说是做了很大让步!

    放在以前,只要龙德施泰德不愿意,就算拿把枪顶在他脑门上,也不可能让这位德高望重的老资历军人敬一个政党的抬手礼。

    可今天,龙德施泰德都已经放下身段,放下成见,用行动表示,他对军队中有社会主义工人党这样一个政党存在的接受。

    一个元老级别的集团军群司令带头敬抬手礼,这对社会主义工人党发展国防军中的党员,有极其重要的意义!

    即便龙德施泰德的确在大战略上的预判对决中输给了莱因哈特,但他现在的所作所为,说明他在很大程度上已经认同了这位元首的各种规划。

    这时候,要是莱因哈特还不依不饶,非要让已经63岁的老将军穿条内裤去裸奔,那就是一种彻底的侮辱!

    那样的话,人们不但不会在事后感叹莱因哈特的预判才华有多惊艳,反倒会对这样一个不尊重老将军人格的元首不屑一顾。

    德意志人,骨子里从来都是骄傲的!

    元首对外有多无耻他们不介意,但要是把这种侮辱人的行为用在自己人身上的话,不管他的功绩再耀眼,在德国人心底里,他将再也得不到任何尊重!

    “元首,我认为这样会有损德意志军人的荣耀.......”身为龙德施泰德的参谋长,同时兼任莱因哈特亲信身份的曼施坦因,恰时的站出来,试图化解这场闹剧。

    “别搬出荣耀来吓我,愿赌服输也是一个有荣誉感的德意志人该做的事。我之前说过的事,就一定要做。”莱因哈特继续油盐不进。

    一瞬间,曼施坦因与这位他曾经尊敬无比的元首间,似乎产生了某种深远的隔阂。

    “是我输了,愿赌服输。”

    最后,还是龙德施泰德打破了这尴尬的局面。

    他一边说,一边已经解开了胸前的扣子。

    沉重的闭上双眼,他已经实在不想看见莱因哈特那副可憎的嘴脸了。

    不过这样也好,至少他没有食言。最后他说到做到了,像个贵族一样承受了后果!

    这一刻,在场的各位中,不但没有任何人嘲笑老将军,反而更加的敬佩这位象征了一个时代的正真贵族!

    这,才是一个德意志人该有的坚强。

    不过,就在龙德施泰德摒弃一切杂念开始解开军裤时,他的耳旁却响起了一阵出乎意料的剧烈惊呼声。

    怎么回事?

    睁开眼,一个脱的只剩条深蓝色内裤的莱因哈特,已经潇洒的站在了自己面前。

    隐约之间,龙德施泰德甚至感觉这个穿着条裤衩的家伙似乎很兴奋的样子。难不成,他把这当荣誉了?!

    世界上第一个裸奔的国家元首,想想就刺激.......

    “龙德施泰德将军,你脱的不够快啊。”莱因哈特笑着打趣道。

    “我的元首,您这是.......”一时间,一股热血涌入了龙德施泰德的大脑。

    这种时候,只要是个明眼人,都会明白元首并不是真的想让老将军难堪。

    既没有免去龙德施泰德对后果的承担,符合了德意志贵族言出必行的品格。又通过把自己和老将军放在同一位置的方式,把这场赌博的羞辱性质变为了玩笑性质。

    这样一来,羞辱龙德施泰德不就是羞辱他自己吗。

    直到这一刻,大家才终于明白,其实莱因哈特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过羞辱任何人!

    而对于莱因哈特这种处理方式,之前还试图调解双方的曼施坦因,在事后却不止一次的惊叹其处事才华。

    要是莱因哈特单纯的免去龙德施泰德需要承担的后果,于情说得通,于理却是损害了公正性,开了个坏头。那样一来,日后若再有人违反法度,又是否也从宽处理?还是说只有龙德施泰德这种高层才能享受免罪特权?

    总之,无论如何,那都会留下一个恶劣的影响。

    可现在,不但树立了元首的威信(说好的事,就一定要做到,比如要求输家裸奔),还轻松解除了矛盾。

    更重要的是,波兰战役过后,所有人都会因为这场风波,对元首的恐怖预判能力留下切实的深刻体会。而且在潜意识里认定,元首是个言出必行的人。

    这对莱因哈特将来的领导,只能是有利而无弊。

    在曼施坦因静下来以后,他仔细回想了一遍并认定,最后能通过这种方式来处理事件,全世界估计也就莱因哈特做得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