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境中的第三帝国 第两百零九章 波兰不会亡(下)

时间:2018-04-23作者:清扬飞鱼

    在跟武器实验团成员们沟通完毕后,随着科兰德师长的一声令下,一条条烟色的洪流迅速流动起来。

    警察师的官兵们很快就列队完毕,分批进驻了进攻阵地。武器实验团的车组成员则按计划集合到了处在两片进攻阵地中间一块空地上。

    为了一举拿下华沙城,龙德施泰德最终还是投入了最为顽强,甚至说最为疯狂的党卫军部队。这一次,下达决心的龙德施泰德联系好了勒尔将军的第四航空队,先后出动了3个批次的轰炸机中队给党卫军清扫战场。

    轰炸结束后,警察师和武器实验团立刻接替了之前第10集团军攻入城市的两个步兵师,承担了接下来的巷战任务。

    伴随着科兰德给各部一条接一条的进攻命令,一块块原本整齐列队的方阵迅速化成一道烟色闪电,簇拥着突击炮们进入战场。

    整个过程安静,迅速,不用动员,也没有什么口号,更没有像国内报纸上宣传的那样,齐声大喊元首万岁。然而,在场的任何人都不会质疑,这些训练有素的沉默战士都是战场上最可怕的杀人机器!

    当党卫军士兵进入双方之前保持的一道停火区后,波军街垒部署的机枪立马就对准这些不速之客开火了。

    若是放在以前,德国士兵会先用机枪压制对方,然后用步兵炮或者迫击炮摧毁它。

    遇到对方角度刁钻的时候,空军支援不到,步兵炮打不到,而且对方防护工事足够,迫击炮都无法摧毁,国防军的士兵们就只能冒着纷飞的子弹和不知哪里飞来的迫击炮弹,派出工兵安置炸药来摧毁。

    但是这次,发现波军机枪的党卫军士兵只需要躲在突击炮后方,伴随着灰熊突击炮顶住乱飞的子弹缓缓前进。

    那些灰熊突击炮正面装甲上被莫得林要塞的25磅榴弹炮炸出的烟印,无声的嘲讽着巷战波军这些苍白无力的还击。

    当行驶到合适距离,这辆灰熊突击炮只需停下脚步,然后微调炮管瞄准街垒,随着炮口喷吐出一团烈火,整个街垒就会被一发150毫米的高爆弹直接摧毁。

    然后还不等爆炸的烟尘散去,党卫军的mg33轻机枪就会开始压制射击,而其余的士兵则是一跃而上,冲过街垒区,在g43半自动步枪富有节奏的打击,以及mg33机枪刺耳的撕油布声中间夹杂着毛瑟98k的清脆枪声,组成了一曲吞噬生命的战场交响乐。

    当然,波兰人用来买这场交响乐表演的门票,是自己的生命!

    枪声只持续了很短时间,党卫军很快就肃清了这片街区。

    在最后一个地下室经过两颗手榴弹加火焰喷射器的洗礼安静下来后,烟色风暴们开始沉着有序的打扫着战场,并且救助受伤的战友。

    同样的场景,在一个又一个街区的不断上演。

    费利波维茨位于华沙市中心的指挥部内,他开始惊讶的发现,之前国防军用整整2天都没能推进出的计划距离,党卫军只花了一个上午不到,就超越了!

    终于,党卫军在下午两点的时候遇见了他们的最后一个硬茬——华沙市中心最结构坚固的一座大楼。

    这座五层高的坚固建筑被费利波维茨亲自选为自己的作战指挥部,已经作为用来抵挡德国人进攻的最后屏障。

    为此,费利波维茨还在这里集中了全华沙市内为数不多的全部8门防空炮,用以抵御来自德国空军的轰炸。

    他要把这里,变成全华沙最强大的防御堡垒!

    确实,他做到了。【】

    3辆汇合在此的灰熊突击炮用150毫米炮持续攻击了好几炮,即便炸的大楼千创百孔,但是大楼的钢筋混凝土结构还是吃住了冲击。大楼里,也依然有不少枪口在时不时的喷吐着火舌。

    不过随着犀牛突击炮赶来,这座大楼的生命终究还是进入了倒计时。

    由于低下的机动力,犀牛突击炮之前一直被进攻部队甩在后边。而当进攻受阻,这款突击炮也就自然能够赶到,迎来自己的发挥机会。

    作为犀牛突击炮车组的车长,尽管了专门培训的卡尔上士很清楚,对付这种框架结构大楼,混凝土破坏弹效果其实很差。毕竟混泥土破坏弹这东西只适合打碉堡,打这种建筑,只能击穿几面墙,然后就飞的远远的爆炸。

    所以,卡尔上士下令让他那170毫米重炮改为装填高爆弹。

    为了节约炮管寿命,他还采用了减装药,毕竟打这东西又不需要多大的炮口动能,会过日子的人都会精打细算。

    随着一声沉闷的炮响,炮弹被发射药推出炮口,飞向大楼。

    紧接着,70公斤重填满爆炸物的弹丸击中大楼中央,剧烈爆炸。

    ......整座大楼正面出现一个巨大的坑,就像一块烟面包被人咬了一口,楼里一直没停的枪声也听不见了,直到烟尘散去也没有恢复出之前的压制力度。

    然而,卡尔并没有给楼内波军喘息时间。

    在两名装填手努力下,第二发炮弹很快被推进弹膛,又是一声炮响,原本结构还算完整的大楼直接塌了小半边!

    “咳咳.......咳咳。”巨大的塌陷也波及到了费利波维茨所在的一楼指挥室,他缓缓扶着墙壁,从充满四散灰尘的房间内爬起来:“还有活人吗...,这里除了我以外还有谁活着吗...”

    虽然费利波维茨在这充满烟尘的房间内,因为吸入大量粉尘而显得声音沙哑,但是他任然尽可能的用最大音量呼唤着幸存者。

    十秒,二十秒,半分钟,一分钟.......

    终于,一个接一个的幸存者被发现。最后,算上费利波维茨在内,一共有五名在坍塌中幸存下来的军官。

    看着这些死里逃生的战友们,费利波维茨的内心一时涌入了剧烈的愧疚。他没能带领大家抗住,没能保住波兰首都最后的尊严。

    虽然他早知道一定会失败,但当失败来临的这一刻,居然是这么痛心!这么悔恨!

    “我们唱首歌吧......”看着迷惘的军官们,费利波维茨强笑着打气道:“就唱我们的国歌,《波兰决不灭亡》!”

    “恩,波兰绝不灭亡!”

    “对,绝对不会亡!”

    ........

    几名刚刚在鬼门关走过一圈的军官纷纷附和着。

    他们本来可以跟着斯米格雷元帅逃到罗马尼亚,苟延残喘的活着,然后组建流亡政府。

    可是他们没有,他们选择和费利波维茨留下来,保卫自己祖国的首都,保卫波兰最后一丝尊严。

    当初,非要侵占德国但泽走廊,引发战争的,是斯米格雷那些人。

    可现在,危难关头正真留下来,履行军人诺言的,却是费利波维茨他们!

    如果当初那些夸夸其谈的决策者里面,多一些像费利波维茨这样的人,或许波兰就真的不会亡!

    可事实刚好相反,那些决策者先是为了提高自身声望,强硬的侵占了德国的土地。

    然后又为了维持自己的声望,拒绝收缩防线,幻想守住每一寸土地,导致大批军队在边境被围歼。

    最后,在国家最需要他们站出来的时候,他们逃走了,留下人民与军队,无耻的逃跑了!

    大楼的残垣断壁内,传来阵阵波兰语歌声:

    “波兰不会亡!

    只要我们一息尚存,

    波兰就不会灭亡。

    举起战刀,收回失地,

    ........”

    这是波兰的国歌——波兰绝不灭亡,这是费利波维茨他们最后的呐喊!

    “那个方向有声音,好像是在唱什么?”犀牛突击炮内,卡尔上士清楚听见了远处的歌声。

    “听不懂.......算了,谁管他那么多,先开一炮再说。”由于语言不通,卡尔最后只好得出这么一个丝毫不解风情的结论.......

    1939年10月10日,华沙政府大楼被党卫军第四(警察)装甲掷弹兵师攻陷。

    前线记者的照片中,几名身穿烟制服的士兵潇洒的将万字旗插在了波兰政府大楼顶上。在他们下边,是大声欢呼庆祝胜利的德国所有作战人员,有党卫军,也有国防军.......

    同日,华沙残余抵抗势力宣布投降,2日后,波兰最后一支抵抗部队也向德军交出了武器,大获全胜的德国,自此开始享受起了波兰战役的胜利果实。

    两周后,斯米格雷带领的波兰部分外逃人员经过一番波折,终于来到英国伦敦,宣告成立流亡政府,并向德国元首莱茵哈特郑重宣告:波兰不会灭亡!

    莱因哈特在厕所内打发时间时,看完了写着波兰人宣告的英国报纸。他笑了笑,然后将那张报纸扔进了厕纸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