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境中的第三帝国 第两百零四章 秋后算账?

时间:2018-04-23作者:清扬飞鱼

    没办法,上完厕所的莱因哈特连手都没来得及洗,就急急忙忙的秘密冲出厕所给自己在莱因财团的联系人,也就是给总经理沙里宾打了个电话,交代了让施瓦茨提人的事。

    霍尔蒂也很会认清形势,马上就显得非常卖命,时时刻刻的盯紧了被他管理的那批犹太工人,严抓生产进度。

    人的本性就是如此,认清自己不得不处在上级压迫的大环境下以后,他们不但不敢违背上级的意愿,反倒会转而变本加厉的压迫下级,做出更好的成绩来讨好上级。

    霍尔蒂作为一个曾经混到匈牙利政界顶层官场老手,对这一套自然也不不会陌生。他甚至与另一个劳动营里的工人代表,前奥地利总理舒施尼格,被并称为劳动建设兵团的两大“司令”。

    很快,他就因为替莱因财团有效压榨工人,保障了生产进度,而得到了负责人施舍的许多“特权”。

    比如,只要他能威胁到几个老实倒霉工人把自己本该完成的工作量分摊下去,负者检查的二线党卫军士兵就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默许他的偷奸耍滑。

    再比如,他只要能要变本加厉的压榨那些劳改工人们,让每个月的生产量超过本来就已经很高的任务目标量,他就能每月得到一条质量相对上乘的“飞鱼牌香烟”,而不用和那些底层工人一样,靠劳动生产好不容易换来的点数,换取劣质边角料制作的“清扬牌香烟”。

    而他自己的生产点数,就能用来换取一些肥皂牙膏之类的生活用品。虽然这些也是用边角料制造出来的,不过毕竟这些东西质量差一点,对使用体验的影响也没有香烟那么大。

    在劳动建设兵团里,所有的人理论上都是犯了罪才进来的,其中为首的就是几十万反叛国罪的,有柴尔德家族血统的成员,这些人数量庞大,所以处在最底层。

    另外的就是一些诸如霍尔蒂这类的政治犯,他们善于管理,且大多都是一批一批的被投入劳动营,一般最后都成了兼任管理的工人。

    至于现在以及未来的几十上百万战俘,最终也将融入这套劳动建设兵团体现里。

    在劳动营中,许多政策都经过了看上去非常人性化的管理。毕竟,莱因哈特领导下的第三帝国几乎不怎么判决死刑,大多数时候都是让犯人以劳动的方式偿还他们所犯的罪。

    为了让劳动营内收容的劳动建设兵团成员能够更有积极性的工作,劳动营的管理方式一直都是奖惩分明的。

    总的来说,劳动营会定下每个人每天的生产量,这个份额虽然相对外界工厂很大。但按照每天的工作时间表,一级厂区认真生产14小时,二级厂区生产工作15小时下来,已经被区别对待的各个厂区工人们,也完全能完成自己的生产份额。

    不过不管是哪个厂区,一个小时的劳动都只能换取1个生产点数,想要更多的点数,就必须得自愿申请加班时间。

    另外前面也提到,在劳动营中任何东西都是需要点数来换的。

    一顿分量固定的早饭需要1个点数,分量较多的午饭和晚饭分别需要3个点数。就这,已经要7个点数了。况且高强度的工作往往会使人食量增加,从而为了加餐再花掉更多点数多换一份分量固定食物。

    饮水是免费的,毕竟这个缺不得,也算是一种福利了。

    另外就是肥皂牙膏等生活用品,这些本来就是由边角料制造的,每一份都很少,兑换起来通常也只需要4至5个点数。

    在这里,最金贵的就要属香烟了。

    一包劣质的“清扬牌香烟”,兑换一次需要整整100个点数。不过这是12支装,兑换一包可以分开抽12次。

    而一包质量上乘的“飞鱼牌香烟”,实际上也是可以兑换的,不过每次兑换都需要整整10000点数。至今为止,除了托关系的霍尔蒂,劳动营里实际上还没有人换过“飞鱼牌香烟”。毕竟享受一次“飞鱼牌香烟”的点数,够他们换一百次“清扬牌香烟”了。

    再说了,他们无论怎么省吃俭用也凑不出换飞鱼牌的点数!

    虽然在外界,飞鱼牌香烟的价格非常平民化,军队里更是每人每月都能免费领导一条。但是在劳动营里,物以稀为贵,这确实是珍宝一样的存在!

    压榨工人给莱因财团带来了千百倍利润的霍尔蒂,对于自己每月得到一条“飞鱼牌香烟”的福利,无比的满意。他不止一次,散出去一两跟香烟,或笼络自己的小团体,或找来几名替自己加班工作的工人,作为给他们的“工钱”。

    毕竟,在霍尔蒂这里做事,几次就能得到一跟“飞鱼牌香烟”,放在工厂车间里加班,那可是进一千小时才换的到一根的!

    霍尔蒂很满意自己拼死拼活换来的福利,殊不知,这在外面只不过是一名普通士兵的待遇之一。

    可今天,霍尔蒂突然遇到了一场重大变故。

    他和他那帮属下,要被拉走了!

    “我们要被带到哪里去?谁能告诉我吗!?”紧张的霍尔蒂,在党卫军押运士兵的枪口下,再一次体验到了刚进劳动营时的恐惧。

    释放自己,那肯定是不可能的!

    霍尔蒂早就看透资本家的本质了,远的不说,就说他在劳动营里为那群资本家做牛做马,也只不过换来一小点微不足道的“福利”。现在要说这些抠门的资本家会放自己走,谁会相信?!

    若不是被释放,难道........会被枪毙!

    难道是自己曾经在匈牙利当摄政王时,威胁莱因哈特的旧账被翻出来了?现在要被秋后算账!

    “我........我为劳动营出过力.........出过力的啊.........你们不能这么对我........”情急之下,霍尔蒂居然嚎啕大哭起来:“我不想死!我不想死!.......你们要我做什么都行.........我不想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