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境中的第三帝国 第两百零三章 施瓦茨的见解

时间:2018-04-23作者:清扬飞鱼

    德国柏林,长剑街。

    作为社会主义工人党的司库长,弗朗兹·沙维尔·施瓦茨接到了一份特殊的命令。

    本来,施瓦茨在历史上是应该该成为莱因哈特上司的男人。如果没有莱因哈特的穿越,整个第三帝国的党卫军里面,他的地位将仅次于希姆莱。

    不过,现如今的情况是,本该成为党卫军首领,盖世太保总管的希姆莱,只不过是罗斯手下一名名不经传的低级干部。

    而原本由希姆莱独掌大权的党卫军与盖世太保,分别被莱因哈特交到了史蒂夫和罗斯两位亲信手中,分权管理。至于原本身为莱因哈特上司的施瓦茨,现在反倒成了莱因哈特下属麾下的下属。

    好在施瓦茨这人天性就不喜欢显摆,对于莱因哈特的任用也没有半点不满。

    毕竟,施瓦茨在1922年就加入了希特勒的小团体,那时莱因哈特的都还没有穿越过来。而之后希特勒的冲锋队在于莱因哈特的党卫队交手中,两次失利,直接导致冲锋队的分崩离析以及希特勒的功垂身亡。

    在施瓦茨看来,莱因哈特能重新启用包括戈培尔以及自己在内的这些敌对团体成员,并予以重任,这已经是天大的恩惠。

    至于自己本来该是莱因哈特的上级这件事,他也根本不知道嘛。

    现在,作为党的司库长,施瓦茨事实上是非常尽职尽责的。在他的管理下,社会主义工人党的经济事务被理得是井井有条。

    这位经过了历史考验的司库长平日里很少在公开场合抛头露面,党内许多重要的活动他也常常是穿着便服参加,且难得发言。

    在历史上,施瓦茨的好评甚至不比莱因哈特少。若是没有穿越事故,莱因哈特将因为他“精明强干,智勇双全,洁身自好”等优点,被称为第三帝国的楷模形象。而施瓦茨,这位本该是比莱因哈特级别更高的党卫军荣誉指挥,也同样得到了不少第三帝国上层人物的欣赏。

    希特勒的宣传部长戈倍尔博士就曾在他的日记中写道:“施瓦茨始终是我们党忠诚的老同志和老战友。不同于那些爱吹牛的人的是,他总是善于做实事。”

    现在,戈培尔任然是宣传部长,可他已经成了莱因哈特的宣传部长。作为同样被莱因哈特从希特勒阵营提拔出来的官员,戈培尔当然就不好向莱因哈特推荐同为当初希特勒团体做事的施瓦茨。

    不过莱因哈特自己知道施瓦茨的能力与为人,所以他还是在党内保留了施瓦茨的司库长职位。

    反正他穿越后本来就是鸠占鹊巢,成立党派的事更是强行架空了希特勒一手建立的社会主义工人党。对于人品过关,能力到位的人,莱因哈特是统统留下了。

    那些思想狂热的人,如果愿意追随自己,就留下。【】怀念元首那套理论的,就去劳动建设兵团和犹太人一起体验生活,建立友谊。

    而这一次,施瓦茨得到的任务,就是处理东部人数越来越多的劳动建设兵团。

    因为超过五十万波军战俘的涌入,原先建好的几座劳动营已经容纳不下这么多的劳动力,出现了劳动力过剩的情况。

    为了更好的接纳多出来的劳动力,已经未来还将出现的超过十万波军战俘。莱因哈特紧急下令,让帝国财政部拨款在建两座大型劳动营。

    同时,社会主义工人党也被要求,出资建造一座劳动营,替政府承担财政压力。

    这倒不是因为德国政府缺那点钱,完全是莱因哈特在为党内财务谋取福利。

    一旦投资的劳动营建设完毕,那就将源源不断的带来收益。未来越来越多,几十上百万的劳动建设兵团成员,也就是战俘与劳改犯们,将成为世界上最廉价的劳动力。

    这一切,莱因哈特都是清楚了解的。

    建立一座劳动营,需要的地基可以从波兰的土地上直接划。监督人员也可以从二线那些战斗力不强的老弱党卫军中免费调,社会主义工人党只需要花点水泥钱,就能轻轻松松的得到一座工人们只需要管吃管住的廉价生产工厂,何乐不为!

    不过这一次的任务,特殊就特殊在,莱因哈特要求施瓦茨从以前劳动建设兵团里抽调一批模仿工人,派往新建立的营地里充当管理工人的小头目。

    “从本土的劳动营里抽调两百名模仿工人,安排到东部的新营区........”看完莱因哈特下达的指示后,施瓦茨来回踱了几步。

    一旁的几名党员干部接过指示后,反复看了好几眼,也没发现有什么不对。其中,一位最年轻的党员干部首先上去一步问道:“司库长,这份命令不过是让我们给东部营地派两百名优秀工人而已,没有什么困难的地方,可你为什么看上去很忧虑呢?”

    “没有困难?”施瓦茨苦笑一声,悠悠的道:“本土的劳动营,除开政府手里的一座外,名义下是还有一座是归于我党领导的。可是,实际上那里的生产安排,人员调度,都被控制在莱因财团手中。这个在不到20年间就崛起为帝国第一财团的势力,怎么可能听我党的安排,让出200名模仿工人。”

    “可是,他们不是每年都把劳动建设兵团的盈利让出一部分给我们,作为党内经费吗?”一位干部疑惑的想了想,安慰施瓦茨道:“再说了,莱茵财团里面超过百分之九十的成员都是我们的党员,其中不乏有许多干部。我想他们不会因为这区区200人和我党闹僵吧?”

    苦笑着摇了摇头,施瓦茨拍着这位干部的肩膀:“你还是太年轻了,不明白那些资本家对利益看得有多重。他们之所以会给我经费,那还不全是看着元首的面子上,因为给我们钱就是讨好元首。”

    说完,施瓦茨独自叹了口气:“你只知道里面有超过百分之九十的人都是我们的党员,可你不知道,这些已知的党员中,没有一个是莱因财团最高层的领导之一!别说他们是不是我们的党员,就连他们的身份是谁,连我这个党的司库长都丝毫不知情!敢如此大量的使用我们的党员,又能把自己的身份隐藏的如此之深,他们的后台决定不简单!”

    “我想,元首之所以没有直接找他们要人,也是对他们的后台有所忌惮。这才让我先代表他去试试水,看看这莱因财团的幕后烟手卖不卖这个面子。”施瓦茨抽丝剥茧的为在场的党内干部们分享道:“我去之后,即便被拒绝,那也说得过去。毕竟隔了一层,元首日后也好和他们继续打交道........”

    “原来如此!”

    “有道理!”

    “还是司库长看得清楚!”

    一时间,施瓦茨的办公室内,充满了恍然大悟的声音........

    同一时刻,在几条街外的元首府邸内。

    “我去!”莱因哈特上厕所的时候突然拍着脑门自言自语道:“指示好像下错位置了,我该把调人的事情分开安排到公司里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