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境中的第三帝国 第一百六十二章 飞鱼牌香烟

时间:2018-04-23作者:清扬飞鱼

    里昂紧张的盯着自己的手表一秒秒转动,脸上的肌肉也紧绷到了极致。

    作为一名德国国防军的连长,他和他麾下的第7步兵连一直被部署在德波边境上。在此之前,他们连接到的命令一直的修筑“东方壁垒”,负责某某地段的警戒,轮换下来训练一类。

    7连的所有官兵都相信,他们的任务仅仅是防御,顺便是给波兰政府施压而已。而里昂自己也认为,德国是不会出兵波兰的。

    倒不是里昂自信自己有多聪明。他做出这种判断的依据,完全是凭着最近几年来所形成的惯性思维。

    当初德国进军莱茵兰,合并奥地利,接纳捷克斯洛伐克,接收匈牙利,有哪一次是真正开了火的?不都是先调兵压过去,然后就顺理成章的达到目的了。

    更何况这次元首要的只是小小的但泽走廊,比起来合并奥地利,匈牙利,捷克斯拉夫时拿到的土地面积来说,几乎是微不足道的。

    在里昂这么一位小军官的眼中看来,只要波兰政府的领导人有点脑子,态度好一点,把但泽走廊还给德国,这件事多半也能和平解决。

    之后,苏联的波兰大打出手更是让里昂乐开了花。这波兰都和苏联大打出手了,总不可能还敢找德国的麻烦吧。

    里昂是一名小人物,他从来不去想什么大层面上的东西。他只知道注意眼前的消息,比如波兰和苏联开战,在他看来就是德国坐山观虎斗的好机会。以一名小人物的眼光来看,别人打架自己看热闹,不正是世界上最爽的事吗?

    可惜事与愿违,元首在今天下令了,要求东线的德军按既定计划,于午夜过后越过边境,对主动进攻德国的波兰侵略者发起报复。

    里昂不知道为什么波兰人会在这种时候主动进攻德国,难道他们不怕两线作战吗?

    不过,报纸上已经刊登了照片,那是一队波兰士兵到波德边境上占领了一家德国电台,后来被击毙时的照片。听说他们还在电台里用波兰语咒骂了德国政府,宣布了波兰对德国的入侵。

    “这群波兰蠢货!”里昂嘴里很不干净的骂了几句。他们因为坚决不归还但泽走廊的态度,已经让国内口诛笔伐好一段时间了。如今居然还敢恬不知耻的入侵德国!波兰的领导人脑子都进水了吗?

    同时和苏联德国两个强国交战,这结果连里昂这种小人物都猜得到,波兰政府居然会不清楚!

    没有人去质疑这场莫名其妙的“波兰入侵”是否真实,至少在德国还没有人发出质疑声。莱因哈特成功的利用舆论煽动了全国人民的情绪,让愤怒中的民众把注意力全都放在了如何报复上。社工报社一天之内引发了平日里两倍的报纸,刊登满了义正言辞的谴责文章。

    德国已经被欺压了太久。英国欺负,法国欺负,现在连正处于战争中自顾不暇的波兰都不忘侵略一下德国,这还得了!

    00点01分

    “连长,午夜刚刚过去,命令已经不可能收回了。也就是说还有9分钟,我们就要参加一场真正的战争!”说话的是里昂手下一名排长,叫做布鲁斯。他和里昂一样,都是地方军校毕业的年轻一代军官。从来没有见识过真正战争的他们,此刻的心情都处在同样的极度紧张中。

    点了点头,里昂深吸一口气道:“十几年前,我还是小孩的时候就一直羡慕在鲁尔打败了法国侵略者的前辈们。没想到,现在我也有了上阵杀敌的机会。”

    说完,里昂又看来一眼手表——00点05分,还有5分钟德国就和波兰开战了!

    越是紧张的时候,人就越容易想起一些以前的事。在这发起进攻的前几分钟,里昂的脑子里突然冒出了他小时后的一段经历。

    那是法比联军入侵德国鲁尔区的第一天。因为是周末,所以正在上学的里昂那天正好在家。

    印象中,那天的父亲一个劲的抽烟,抽完了一支又很快点上了另一支。很快,整个房间内都弥漫着一股呛人烟味。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里昂从那一天开始就极度讨厌香烟,并且认为自己这辈子都不会抽烟。

    可后来,初露锋芒的党卫军打赢了那一仗后,高兴的父亲又开始一根接一根的抽烟。年纪还小的里昂对此奇怪了好一会儿,爸爸怎么难过也抽烟,开心也抽烟。不会是脑子抽出问题了吧?

    再后来,里昂也学会抽烟了。在他入伍的第一天,和他一个寝室的布鲁斯就“逼良为娼”的一个劲怂恿自己抽烟。原本他不想抽的,可听说现在军队中每人每月都能领免费到一条莱因公司生产的“飞鱼牌”香烟,不抽白不抽。本着不浪费的原则,里昂干脆也就选择自销了每月发放的“飞鱼”香烟。

    没错,和历史上德国政府不提倡军人抽烟相反,莱因哈特不但不反对,反倒自己卖其了香烟。他从土耳其进口质量还不错的烟叶,然后自己加工生产“飞鱼”香烟。

    生产飞鱼香烟所余下的烟叶边角料,则用来添加一些填充品后,生产成“清扬牌”劣质香烟,拿来当做劳动建设兵团那些劳改犯的奖励品。

    别看这些香烟质量低劣,对于那些常年只能领到果腹食物的劳改犯来说,这种廉价的香烟其实可以调动起他们相当高的生产积极性。毕竟在大环境固定的前提下,人类的追求就会变成如何让自己在当下过的尽可能好一些。而精明的犹太人则尤其如此。

    当然普及香烟要是放在和平年代也许是一件相当烟心的事。可在战争年代,要是像历史上希特勒那样限制军人抽烟,反倒是一件跟加脑残的事了。

    想象一下,在炮火连天的岁月,士兵们朝不保夕,今天活生生的弟兄说不定明天就只剩下尸首了。这时,有人告诉他们小心肺癌爱惜健康,岂不是笑话?

    再说,战场上子弹横飞,战壕里血迹与泥污混成一片,战事昼夜不分。对许多士兵来讲,唯一可以舒缓神经,让人暂时忘却现实惨况的,恐怕就是手上的一根香烟了。

    要是连这点慰藉都不留给士兵,那才叫真正的不负责任!

    回忆中的里昂,顺手又掏出一根飞鱼香烟准备点燃。在他抬手准备点烟的一瞬间,手表上的数字赫然在目——00点09分30秒,还有半分钟,战争就开始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