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境中的第三帝国 第一百五十四章 面子与里子

时间:2018-04-23作者:清扬飞鱼

    除互不侵犯条约外,里宾特洛甫还与莫罗屠夫签订了一份秘密附加协议书,其中规定:

    第一,属于波罗的海国家(芬兰、爱沙尼亚、拉脱维亚、立陶宛)的地区如发生领土和政治变动时,立陶宛的北部疆界将成为德国和苏联势力范围的界限。【】

    莱因哈特其实早就猜到苏联会提出这个要求了,他也知道所谓的“发生领土和政治变动”在日后会意味着什么。

    可是,他最终还是忍痛默许了这一点。

    事实证明,苏联的备战做的并不好,东方战线也几乎没有发挥作用。反过来想,让苏联为了构筑他们的东方战线而对波罗的海的几个小国下手,在政治上也能进一步加深英法等国对这个红色巨兽的恐惧心理。如此一来,德国在绥靖政策下的日子也能更好过。

    再有就是,如果苏联不把芬兰揍一顿,抢一大块土地走。以芬兰这个国家的秉性,二战的时候还未必会跟着德国一块玩。

    等到苏联跟芬兰结仇以后,德国在未来还能多一个军事盟友,何乐不为。

    第二点就是在东南欧方面上,苏联窥伺罗马尼亚的比萨拉比亚省,而德国则违心的宣布在该地区政治上完全没有利害关系。

    这一点莱因哈特也早就预料到了,并且明确告诉里宾特洛甫直接同意,不用考虑。

    德国正在进口罗马尼亚的石油是不假,但本土保密状态下的石勒苏益格-荷尔施泰因州油田也随时都能开采。就算罗马尼亚的油田处在苏联的威胁下,那石勒苏益格-荷尔施泰因州的油田苏联总该鞭长莫及了吧。

    同理,不让苏联先蛮横的占领罗马尼亚一大片土地,德国未来又怎么会有一个忠心耿耿的小弟呢?

    与罗马尼亚有世仇的匈牙利已经跟德国合并,在地图上消失了。如今只要苏联合罗马尼亚一结仇,那未来罗马尼亚的唯一敌人就只能是苏联了。到那时,不必留守军队防范匈牙利的罗马尼亚,将会拿出更多的部队前往东线,为德国提供作战兵力。这正是莱因哈特希望看到的结果。

    最后一点就是,签订条约的双方都必须将视本协议书为绝密文件。

    当莫洛托夫提出这一点的时候,里宾特洛甫内心简直笑开了花。要知道,在他还没当上外交部长的时候,当时还只是西克特将军下属的莱因哈特就和日本签订了《防苏协定》。因为这份秘密协定的原因,日本和苏联的关系也一直非常紧张。

    要是让日本人知道德国和苏联签订了《苏德互不侵犯条约》,日本人会怎么想?

    日本人肯定想,我靠,让这帮孙子给玩了!

    现在莫洛托夫主动提出要求保密,里宾特洛甫还不得满心欢喜的接受这份“天赐大礼”。

    保密的结果是,苏联没有让世界看到自己分赃的丑陋形象,保住了面子。

    而德国则可以继续装成一支资本主义世界的看门狗,让英法沉浸在他们祸水东引的美梦中,让日本傻乎乎的替德国在远东牵制苏联,赚足了里子。

    等到里宾特洛甫秘密回国后,莱因哈特亲自接见了这位德国的大功臣,并且邀请里宾特洛甫共进晚餐,开了一瓶珍藏的红酒来犒劳他。私底下,莱因哈特将这位意气相投的外交部长称作“比脾斯麦更伟大的外交部长”。

    “我尊敬的元首”里宾特洛甫在莱因哈特举杯后,将杯中倒得半满的红酒一饮而尽,眼眶有些泛红的道:“感谢您为我签发了全权证书,这才给了我放手发挥的底气,完成了我平生最巅峰的一次外交活动。”

    这可是我从克虏伯庄园里好不容易搞来的好酒,你他妈的当喝啤酒呢!?莱因哈特看的心疼无比,暗暗下定决心,下次再也不拉上这个“卖小香槟酒的商人”品尝好酒了。把价值一瓶超过10万纽克的红酒当小香槟喝,简直就是暴殄天物!

    只抿了一小块酒的莱因哈特,擦了擦嘴道:“签署一份全权证书而已,这是我应该做的。想要的话,以后我多签几份给你留着,去苏联的时候带上。”

    莱因哈特说这话是发自内心的,别看德国和苏联现在都乖乖遵守着合作条约。那边苏联源源不断的送来矿石和石油,这边德国也刚刚交付了一艘看上去不错的战列舰。可是真要等到波兰这个中间国家消失,苏德接壤的那一天到来。签订的条约还有多少效果,那就只有天知道了。

    虽然莱因哈特一副不用谢的语气,但里宾特洛甫心里很清楚他给了自己多大的机会。作为一个外交官,他这次完成的外交功绩,足以令他名留史册。

    “元首!”里宾特洛甫激动的举杯,想要敬酒。可他突然发现自己杯中已经没有酒了,刚才都喝完了。

    “倒酒。”莱因哈特看着一旁的佣人,肉痛的指示到。

    乘着倒酒的间隙,莱因哈特提醒里宾特洛甫道:“对了,过几天你记得向英国提出‘请波兰派遣一名全权特使前往柏林谈判’的建议。”

    愣了几秒后,里宾特洛甫马上就反应过来莱因哈特的意思,笑着保证道:“请元首放心,我一定会把面向世界的舆论工作做到位,尽我所能的迷惑英法等国。”

    “了解就好”眼看着佣人又给里宾特洛甫倒了大半杯红酒,莱因哈特心不在焉的道。

    混蛋,那可是椭圆形的大玻璃杯啊!这佣人也太没有眼力劲了,感情不是你自己的酒,怎么倒都不会心疼啊。

    眼看在这么喝下去,好不容易找克虏伯搞来的波尔多顶级佳酿红酒就该见底了,莱因哈特赶紧脸色一变:“哎呦,哎呦呦,我肚子怎么有点不舒服.......今天就到这里为止吧,改天我再邀你共进晚餐。”

    没有看出莱因哈特内心想法了里宾特洛甫关心道:“元首,你的身体没事吧,要不要我帮您叫医生。”

    难怪平日里还算激灵的里宾特洛甫都没看出莱因哈特真正的用意,谁能想得到堂堂一国元首,德国最大财团莱因集团背后的真正老板,会他妈小气到心疼一瓶酒!

    虽然都已经穿越了10多年了,可莱因哈特本质上还是没去掉那种斤斤计较的思维。作为一个国家领导人,他这样的品质对资源贫乏的德国来讲非常适合。可作为一个上司,就有点委屈他的下属了。

    “不必了!”莱因哈特赶忙制止,摆了摆手道:“你先回去吧,我这里要去趟卫生间。改天...改天我一定再约你出来吃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