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境中的第三帝国 第一百四十四章 算漏了一点

时间:2018-04-23作者:清扬飞鱼

    “对波兰来说,当下最主要的任务就是在德军东面尽可能的拖住其主力,等待我们法军的总攻支援。”贝特朗环视一圈,坚决的说道。

    “为此,波军在北面最好是利用布布尔河——纳雷夫河一线的天然屏障,抵御德军的北线重兵。如此一来,即便德国在北线有大量装甲部队,在这样的地形下也难以发挥作用。”

    “南面,波军的首要任务是扼守柯尔巴阡山隘口,阻止德国实施大范围的合围。只要能够把德军的第一轮进攻挡在柯尔巴阡山以西,或许等不到他们发起第二轮进攻,我们法国统帅部就已经做好总攻准备了。到那时........”

    贝特朗嘴角明显的上扬,断然道:“留在东线的德军无论进退,都将无法挽回他们的颓势。要是继续向东进攻,那他们后院的火会越烧越大。而德军若是向西抽调兵力,波兰方面只需要出动大量骑兵追击,就能让这些兵力在重新聚合之前,又不得不迅速被拆分来填补东面兵力空缺。最后,德国还将会像上一次世界大战那样,在陷入两线作战的泥潭,直至失败!”

    贝特朗的机会,几乎算得上是至今为止,可行性最高的一个了。那怕是一名完全不懂军事的外行,在对比之后也肯定会认为,在座这些波兰将领们的机会,没有哪一个会比这份方案更稳妥。【】

    按照上述方式,波军将有很大几率成功迟滞东普鲁士与西里西亚两个方向上出击的德军。

    第一,天然的地形优势将会帮助波军提升防御力。第二,这样可以通过撤退的方式避免在边境上遭受德军的突然打击,并且不费一兵一卒的察觉到德军的主突方向(但要损失一定的土地)。第三,通过后撤进更短的防线,能够腾出足够多的战略预备队,以应对德军后续的打击。

    而且,这样一份大胆的方案,可不是区区数十人的法国军官团独自制定的。这可是由法国本土的作战部精心确定下来的方案,结合了整个法国总参谋部智慧的结晶。

    东普鲁士和西里西亚,就是法国本土作战部确信的2个德军主攻方向!

    东普鲁士不必说,德军北面会师东普鲁士部队后合军南下,几乎是必然的选项。会师兵力增加后带来的实力增加,这一点任谁都看得出来。

    至于德军在西里西亚方向上可能的主攻推断,便是来自法国作战部对德国东部铁路公路网的比较,并由此发现西里西亚方向上的铁路公路网更适合德军实施快速兵力集结。如果德军还想在东线尽快达成某种战役目标,就必定会走西里西亚这条“捷径”!

    可惜,千算万算,虽然法国本土作战部考虑了军事上的问题,却算漏了波兰政府的秉性。

    “贝特朗少将提出的方案虽然看起来非常理想,但我想这并不适合当下的波兰政府。”

    说出这番话的不是别人,正是现如今的波兰陆军总司令,斯米格雷元帅!

    斟酌了一下用词,斯米格雷缓缓的说道:“作为一名波兰的元帅,我的使命可以是开疆辟土,但绝对不能是丢城失地。一枪未放就要放弃整个波兰西部的重要工业区与农业区,这对任何一个国家的政府来说都是不可能做到的。而下达这种命令的指挥官,必然会被钉上历史的耻辱柱!”

    “没错,这种大范围的撤退是对波兰军人的羞辱!”

    “对,我们的军队绝不能一枪不放就溜走,这不符合波兰陆军的光荣形象!”

    “........”

    一时间,响应斯米格雷的声音此起彼伏。众多早就看贝特朗不顺眼的波兰将军纷纷起身大喊。

    面对这样一群不会分辨形势,只剩满脑子冲动的将军们,贝特朗架起了手,冷笑一声:“战争,总是要付出代价的。这种代价或许是士兵的生命,或许是国家的土地。但是无论如何,付出代价的最终目的都是为了赢!如果非要抱着不放弃一切的愿望来面对战争,在兵力本就不足的情况下还要受心理与政治的束缚,那贵国还有多大的几率达成赢这一最终目的?”

    不愿意主动的放弃任何地区,这样的愿望通常情况下的确会使得弱势的一方失败。可问题是,在这些将军的眼里,波兰是个毛的弱势方?!就凭那20万骁勇善战波兰铁骑,近百万(算上民兵)的总兵力,和德军打个势均力敌没问题吧?更何况还有英法盟军的策应嘛。

    也正因为还指望法国人的军事支援,斯米格雷才没有对这位嚣张的少将发火,反倒是笑呵呵的道:“我们不是还有法军的支援吗?德国人再厉害,也不可能同时和欧洲陆军派第一和第三的大国同时抗衡。”

    这欧洲第一的陆军,自然是在拍法国人的马屁。毕竟法国自封的欧洲陆军第一还是有真材实料的,也算是为大众公认。

    至于这斯米格雷口中的欧洲第三陆军嘛,那当然就是指的波兰陆军了。在此以前,波兰要说波兰陆军派欧洲第三,还比较勉强。毕竟捷克斯洛伐克的现代化陆军也不弱,谁排第三还真说不准。当然,在德国“十万国防军时期”,波兰陆军也是可以跻身前三的。

    不过自从德国与捷克斯洛伐克合并以后。德国陆军稳坐了第二的位置,波兰陆军也顺带坐稳了这第三的位置。现在要说法国与波兰的陆军表面上排名第一第三,也没错。

    但是,斯米格雷这半自夸半拍马屁的话并没有引起贝特朗的共鸣,对方只是淡淡一笑,然后丢下一句:“既然元帅话里话外都透露着自信,那我也放心了。只要你们能抵御德军6到8周,之后法军一定会发起全线进攻。”

    与斯米格雷的自我夸耀不同,贝特朗则是极其自负的笑道:“一旦我们法兰西的军队发起进攻,那结局也就注定了。在此之前,波军只需要坚持住就好。”

    作为斯米格雷的亲信,在场诸位中脑子还算转地快的费利波维茨当时就感觉出不对劲了。6到8周?那在此之前法军不是就可以隔岸观火了?这简直就是明目张胆的坐收渔利,最后还得让替他们打工的波兰政府感恩戴德,谢谢他们出兵相助。

    不过,这种事费利波维茨就算有所察觉也只能憋在心里。毕竟,是波兰自己不肯把但泽走廊还给德国,搞得别人杀气腾腾的来找自己麻烦。法军能够出兵,也的确是在帮波兰的忙。

    可惜,就算如此。波兰和法国还是算漏了一点。在欧洲,和波兰有血海深仇的,可不止德国一个国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