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境中的第三帝国 第一百二十一章 带血的理想(下)

时间:2018-04-23作者:清扬飞鱼

    弗朗西斯科义正言辞的指出共和政府近2年来的失误,使得一干共和政府的官员都无言以对。

    毕竟,他们对弗朗西斯科的指责是有失偏颇的。换上任何一个人来,在弗朗西斯科当时的环境下,也未必可以扭转局势。换句话说,弗朗西斯科的失败是有客观原因造成的,不是主观上的失误。

    而共和政府开战以来犯得每一件错误,都是神经大条的愚蠢之举。简直可以说是对前线将领们的侮辱!

    拖延进攻进度,让未来的敌人帮忙保管黄金,一次又一次抛下部队迁都.......

    共和政府,做好了为他们所谓尊严付出代价的准备,但却不是让自己承担,而是把这沉重的担子甩给军队,让士兵用生命为他们的理想买单。

    确实,这份理想是崇高的。

    起初,共和派宣布宗教自由,通过了新的《宪法》,着手进行农业、教育、区域自治等方面的改革和立法。力图建立一个富强的共和国。

    可后来,共和政府不顾右派反对,过度压迫右派,导致了右派的反抗乃至政变。

    再之后,共和政府在战争中表现出对战争的认知不足与懦弱。一再做出错误的决定与举策,导致内战中共和军的惨重伤亡。

    要不是因为共和政府的理想深入人心,弗朗西斯科早就不可能拥护这种愚蠢的政府了。只是凭那可笑的“找德国保管黄金,上交保证金。”,弗朗西斯科就有种拿枪崩掉所有共和国官员的冲动。

    最后,还是由当初负责攻占拉帕尔马岛,留在岛上的德克斯中将打破了弗朗西斯科与政客们的对峙。试图缓和气氛的安慰道:“从现在的局势来看,我们掌控着梅卡诺岛和拉帕尔马岛。就相当于还有超过八万的人口,和大约一千五百平方公里的战略纵深。”

    德克斯中将指着早就挂在酒店临时会议室墙面上的海域地图分析道:“就拿临时政府所在的拉帕尔马岛来说,不但拥有大面积的森林,分布于沿海平原的发达农业,还能产香蕉、烟叶、蔬菜、甘蔗、水果、谷物、葡萄等。此外。拉帕尔玛岛上还建有酿酒、制糖、面粉等工厂,完全能做到生活物资的自给自足。”

    一位军衔仅为中校的共和派海军军官,此时也接话道:“?除此之外,在拉帕尔马岛上的拉帕尔马圣克鲁斯港,我们的海军舰队完全可以进行简单的维修与保养,战斗力也能有所保障。”

    这位中校口中的海军,就是共和政府现在仅有的3艘炮艇和15艘武装商船。这样的船队在别处更本不可能被称为舰队,可在共和军看来,这确实他们现有的全部海军家当。

    而那位发话的中校,就是共和军现在的海军总司令。没错,一名中校担任海军总司令!这也算是一场惨烈战争中的一大特色了。

    弗朗西斯科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既然如此,那就请我们保证战斗力的海军尽可能阻止敌人登陆吧。我会等你们好消息的。”

    “你.......”作为海军总司令的小中校显然很不高兴,但又不敢对弗朗西斯科的话做出反驳。当然,就算他号称自己的海军可以挡住拥有17艘驱逐舰的国民军,也未必有几个人相信。他这个海军总司令的含金量有多少,他自己很清楚。

    看着预言又止的中校,弗朗西斯科摇了摇头,没有继续理会。向着一群只知道喊口号的政客们敬了一个敷衍的军礼后,弗朗西斯科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个会议室。

    他不想在这个只存在空泛理想的地方浪费时间了,一刻都不想!

    “将军。”过了一会儿,刚刚在会议室里打圆场的德克斯中将也离开了会议室,找到了海边默默抽烟的弗朗西斯科。

    “怎么?”弗朗西斯科吐了一口烟圈,轻蔑的笑道:“你又想对我说你那套自欺欺人的理论了?还是说,你真的以为这区区两个小岛,还能让我们的共和军翻盘?”

    一声不吭的听完弗朗西斯科抱怨后,德克斯中将只是缓缓的向其敬了个标准的军礼,然后神色严肃道:“上将阁下,我说那番话并不是因为我相信2个小岛能翻起什么风浪,而是因为作为一名军人的我,此刻已经别无选择。”

    看着听完后沉默不语的弗朗西斯科,德克斯接着道:“的确,我们输了,而且输的很难看。但是,既然选择了追随共和派的理想,我等军人就只能尽最大的能力去思考如何作战。那怕明知道必败!”

    “刚刚在会议上,你说生活必需品可以自给自足,那武器弹药呢?”沉默的弗朗西斯科冷不丁的问了德克斯一句。

    “很遗憾。”德克斯神色落寞的沉声道:“武器弹药完全无法补充,岛上的库存也只有我当初带来的一小点。每支部队大概还有2个标准基数的弹药。”

    “那还有什么必要打下去!”听完德克斯的话,弗朗西斯科情绪更激动的吼道:“非得要所有人都死在这里,死在自己人的手上,才算满足吗!?”

    “将军!”已经贵为中将的德西卡,像个毛头小子一样一把握住弗朗西斯科的双手,昂声正色道:“那怕全军覆没,我们也应该拼搏一把。至少让全世界看到我们共和派的坚强!让我们的理想因此给他们留下更深的印象!”

    可惜弗朗西斯科并没有受德克斯的影响,一把甩开他的手坚定的道:“这是带血的理想!你没有经历过那些大规模会战,自然不会懂得这种理想要实现起来有多残酷。”

    弗朗西斯科表情凝重的看着德克斯那双眼睛,冷声道“不要老想着为了理想之列的东西就非要打仗,一听到这种问题就热血沸腾,起哄要打大仗,恨不得立刻就去冲锋陷阵,血战沙场,马革裹尸。作为一名将军,你在此之前要先为你的士兵想想,战死沙场的会是你吗,家破人亡的会是你吗,那些失去家人的家庭,会是你的家庭吗?!战争是血腥的,是拿命去填的,千军万马去,孑然几人归,这不是游戏,玩输了还能再来。况且我们已经输了,为什么还要付出更多的鲜血!?”

    “这就是你逃避作战的理由?”德克斯心有不甘的试图争辩道。

    “半个西班牙死了,它死在了另外半个西班牙手中。剩下的西班牙,不能再继续流血……”没用回答德克斯的问题,弗朗西斯科留下一句意味深长的话后,沿着海岸线独自走远。

    只剩下德克斯一个人,纠结在他那带血的理想和残酷的现实之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