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境中的第三帝国 第一百一十三章 尊严不是无代价的

时间:2018-04-23作者:清扬飞鱼

    “哼。”史蒂夫的一声冷哼,毫无风度的打断了古斯塔夫的高谈阔论。

    “你……好啊,不愧是莱因哈特的手下,简直无法无天!”古斯塔夫气急反笑。

    在他看来,莱因哈特纠结的这群所谓热血军人,都是一群不顾后果的蠢货。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明白自己的那些大道理。

    没有理会古斯塔夫的轻视,史蒂夫毫无顾忌的放声道:“是不是有点危险就要吓得一动不动?德国的尊严与荣耀就以这样的姿态来捍卫?受欺负最多的,永远是软弱者!现在德国急需的利益不是黄金和外汇,而是一个强硬的姿态!否则,在日后可能爆发的战争中,德国将用什么样的形象去应对?没有牺牲的战争,是永远也不存在的!现在的西班牙内战只是序幕,如果将来……”

    史蒂夫的声音清晰洪亮,“新一轮的世界大战一但爆发,那就是痛彻心扉的恶仗!那将是在地狱中求存,在绝境中寻生!大批的士兵将被投入堪称绞肉机的战场,大量的城市将变成一片废墟!那时候,我们还需要交代吗?向谁交代!?”

    “啪”,史蒂夫顺手把古斯塔夫桌上的精美瓷器往地上一摔。

    “看到了?”史蒂夫怒气冲冲的对着古斯塔夫大声道:“在武力的威胁下,再美的东西都无法保存下来。如果德国不能拿出一个强硬的姿态,那我们就会像这个华而不实的瓷器一样,被人轻而易举的打碎!”

    或许只过了一会儿,又或许已经过了很久。就在史蒂夫以为古斯塔夫不会回应自己时,他却看见古斯塔夫缓缓开口了:“我不会在最后这段任期内阻碍你们。”

    在史蒂夫诧异的眼神中,古斯塔夫垂着头,叹了口气后说道:“下一届总统,我不会竞选了。我将指定莱因哈特作为我的接班人。”

    愣了好几秒后,史蒂夫才反应过来,对着改变主意的古斯塔夫敬了个45度抬手礼:“谢谢!”

    “不用谢我。”古斯塔夫头也不抬的转身,摆着手道:“就算我不推荐,你们也会有无数手段把莱因哈特推上这个位置的。”

    “替我转告他,该收手了。如果现在停下来,他将成为德意志历史上最年轻最优秀的总统。”缓缓离去的古斯塔夫,在推开门的那一刻,悠悠的对史蒂夫道。

    “无论如何,元首都会是德意志最伟大的总统。”史蒂夫毫不怀疑的坚定回应道。

    话虽如此。但看着古斯塔夫远去的身影,史蒂夫竟有些失落的站在原地。

    比起那些醉生梦死的无良商人,比起那些在和平之中贪图享乐,追逐金钱的财团,古斯塔夫这样的政客,其实并不算坏。

    对方只是不想让德国遭受更多的伤痛,希望当一个平平淡淡的优秀总统。虽然政见不同,可古斯塔夫的出发点是爱国的。

    可惜,这位善良的德国总统却看不明白一个简单的道理——尊严,不是无代价的!

    想要拾起德意志掉落的自尊,找回四散的荣耀,德国就必须有一位强硬的领导人。而古斯塔夫,显然已经不适合这个阶段的德国。

    ………………

    在慕尼烟的一户普通家庭里,一名退役的独臂父亲,在晚饭后把刚满22岁的儿子叫去阳台,一声不吭的与儿子喝了2个小时的酒。

    “你真的下定决心要去报名党卫军?”半斤白酒下肚后,独臂的父亲对着儿子认真问道。

    “爸,我应该去。”年轻的儿子咬着牙坚持道:“元首需要我们,为德意志搏得一个的辉煌未来。”

    “又是这种老套的宣传……”曾经当过兵,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被炮弹炸了一条左臂,死里逃生的父亲,用心疼的眼神看着年轻气盛的儿子说道:“我曾经也为德皇打过仗,丢了一条手臂。可德意志并没有辉煌起来,最后反倒是被一大群杂种给骑到头上欺压。”

    “现在的时代已经和你那会儿不一样了!”年轻的儿子情绪激动的大声喊起来。

    “有什么不一样?”摇了摇头,年迈的父亲喝了一大口酒,接着沉声道:“不过是效忠的对象换了另一位,使用的杀人武器变得更有效率……”

    正值青年的儿子还想争辩几句,却被父亲摆手拦下。

    随后,父子二人在无声中又干了几大杯酒。

    当第三瓶酒快要见底的时候,身子有些疲惫的父亲缓缓起身:“家里的事,不用担心。你妈还在那家黄油加工厂工作,我也被安排到预备役去当新兵教员了,待遇都还过得去。”

    “爸……!”青年兴奋的看着父亲。他知道,自己的理想已经被默许了。

    “既然决定了,那就好好干,让我看看,你到底能不能做到我当年没能做到的。”没有回头,父亲只是留下一个苍老的背影和一句话。

    等到父亲推门走进卧室后,青年分明听见了母亲歇斯底里的凄然哭声:“为什么?你为什么要同意自己的儿子走你那条老路!他可是你的亲生骨肉啊,你怎么这么狠心……”

    坚强的父亲,用仅剩的独臂关上了卧室门。用单臂搂住妻子,嘴唇颤抖着安慰道:“别哭,相信我们的孩子,相信我们的魏特曼。他会成为英雄的,他会的……”

    “不……!”母亲的哭声更凄厉了:“我只要他好好活着,只要他活着……”

    整整一晚上,魏特曼都呆呆的伫立在阳台,不敢推开母亲的卧室门,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位全世界最心疼自己的人。

    第二天凌晨,他一大早就悄悄地出门前往党卫军军营。

    他不敢叫醒父母,只能选择这种懦弱的离别方式。

    在走出家门的那一刻,魏特曼朝父母卧室的方向,深鞠一躬,咬着牙,转身关门。

    等走到离家大约200米的位置上,魏特曼最终还是没能忍住,再次回身往里一眼家的方向。

    当他的目光落在家上的瞬间,一股电流,刺激了他的全身!

    在家外的阳台上,父亲母亲,正默默的看着自己!

    没有任何的语言交流,当3人的目光交汇时,一切都已经释然。

    嘴角露出一丝温容的笑容,母亲朝魏特曼挥了挥手。

    仿佛卸下来一块压在心中的石头,魏特曼突然轻松了许多。

    母亲,最终还是理解了他的志向。

    ……

    自莱因哈特1935年开展征兵制度以来,大批在一次大战当过部队军官者,或是因凡尔赛条约被迫退伍的旧军人均被列为预备军官,招入预备役。

    而许多年轻人则是被党卫军吸纳,作为同时对德国人民和社会主义工人党负责的军事力量。

    由于莱因哈特本人并不在乎身高,这一世党卫军的招募并没有历史上那种苛刻的身高,招募数量也就比历史上更庞大。

    当然,这也是身高不到一米七的魏特曼能够加入党卫军的原因。

    此外,德国国防军在莱因哈特的推动下,逐步开始采取了新的征兵制度,那就是以“防卫区”为单位负责召集士兵。

    首先军方将德国分成15个防卫区,每个防卫区下面又分两到三个征兵区,每个征兵区下辖数个分区负责该征兵分区内的征兵及新训任务。

    一旦开战,一个防卫区就能迅速改建为一个师拉上战场。

    而防卫区内实行的“影子部队方针”,更是让防卫区同时拥有2个师的指挥班子。

    也就是说,当一个防卫区抽调了一个师进部队后。剩下来的一批指挥班子,从师长到班长都一应俱全,可以迅速支持起一个新师的骨架。

    德国近期发布的各种各样政策都在表面,这个国家,已经做好了为尊严与容易,付出代价的准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