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境中的第三帝国 第七十二章 杂种

时间:2018-04-23作者:清扬飞鱼

    这一刻的莱因哈特,忽然想起了很多年前,在他还没穿越时的大学时代。

    那时候,自己还是一个毫不起眼的宅男,坐在宽敞明亮的教室角落里发呆。望着窗外校园绿树成荫,看着那些捧着书本的同学和步履从容的教师们,从林荫下经过。听着炎日里的蝉鸣,却昏昏欲睡。

    教室里的投影仪总是那么的清晰,变换投放各种图形与公式。讲台上,头发花白的老教授,用教杆指着烟板上的推导过程,声音抑扬顿挫。他无聊的时候,也详细的观察过周围的同学们。学习成绩差的同学,大多一脸无所谓,有的人吊儿郎当的发呆,有的人埋头玩手机,有的人直接趴在课桌上睡觉。学习好的则全神贯注,专心致志的记下每一个重点,勾画书上的讲解例题。

    那时候的自己,只是一个成绩不高不低,没有让人眼红的身世,也没有出众的外貌的宅男大学生。

    那时自己是那么懦弱,不求上进,没有拿得出手的志向,更谈不上对未来的规划。跟在那时的大哥肖尧(梅川酷子)屁股后面,替大哥跑腿买零食。即便知道对方看不起自己,在背后和朋友取笑自己,还偶尔通过恐吓自己取乐,莱因哈特也从来没有想过要反抗。

    他知道,有些事就是不公平的。他不奢求和肖尧(梅川酷子)平起平坐,因为他已经找到了理想中的女友,得到了属于他的幸福。

    学习之余,陪女朋友逛逛街买点小礼物,似乎就是那时自己的全部。

    普通而幸福,充满了青春期的幻想与荷尔蒙。

    那个时候的自己,是那么容易满足而开心。

    可是,一切都被残忍的打破了。自己被肖尧当着女朋友的面打了一顿,整个过程,他甚至都没敢还手。

    女友最终还是受不了自己的懦弱,离开了自己.......

    就在他以为再也没有和前女友产生交集的可能性时,一封邀请函送到了他面前。肖尧邀请自己参加他的婚礼,和自己前女友的海上婚礼。

    那时的莱因哈特,笑着对周围的所有人说,自己是为了免费蹭吃蹭喝才去的。可在他内心最柔软的地方,是留着一丝遗憾,一种不舍的。无论如何,他要去见她最后一面。即便是在这个被羞辱的背景下!

    在举办这场海上婚礼的豪华游轮中,莱因哈特被分到最底层的房间,吃最难吃的伙食。那段时间,是他最痛苦的时间,已经成熟的他,无法像以前年轻时一样忽视这些耻辱。

    就在他快要崩溃的前一刻。游轮传来了巨大的晃动,房间外开始充满尖叫声和咒骂声。这一刻的莱因哈特,反倒成了最平静的一个人。

    在冰冷而又刺骨的海水中,他终于结束了自己痛苦而又懦弱的一生。闭上双眼的前一秒,他连做梦都没有想到,一切居然会成为穿越的契机。他更没有想到,穿越后的自己能够走到如今这一步,然后重新面对曾经给自己留下无数人生阴影的那个人。

    这一刻的莱因哈特,是幸福的。他拥有了不亚于,甚至高于梅川酷子的背景。他有了在同一起跑线上,击败对方的机会!

    “说吧,你来德国的目的是什么?”莱因哈特出乎意料的先开口了。

    楞了一下,梅川酷子随即扬起了他的嘴角。果然,对方还是以前那个懦弱的,不敢反对自己的废物。

    当然,梅川酷子也不会傻到以命令的口气要求莱因哈特。适当的斟酌后,梅川酷子用平稳的口吻道“相信我,与我合作的话,我们是可以改变历史,赢得无数功勋的。实不相瞒,我此次来就是为了让德国断绝和支那的军火贸易。”

    支那?!莱因哈特的嘴角在不可见的侧面抽搐了一下。身为一个来自中国的穿越者,梅川酷子竟然用支那这个带有侮辱性质的词称呼自己曾经的祖国。强忍着怒火的莱因哈特,用尽全身力气才没有让自己冲上去揍对方两拳。

    穿越前,莱因哈特是个宅男,梅川酷子却是富二代。按理说,梅川酷子受过更高等的教育,应该有更高的素质。可是,如今的张承天却仿佛重新认识了这位曾经的富二代“大哥”。

    在穿越后,对方和自己一样用尽手段,爬上高位。可自己想的是如何在为新祖国崛起的同时,尽可能帮助灵魂的祖国避免历史上的伤疤。梅川酷子想的,却是给他的自己的胸前,增加勋章。

    莱因哈特吞了吞口水,深吸一口气强使自己镇定。

    他原本只是想找个机会,在柏林带人揍梅川酷子一顿,出出气。

    可他现在改主意了,他要宰了这个杂种!无论如何!

    “你不会还对支那有感情吧?”梅川酷子疑惑道:“现在的你可是德国的上将,未来德国的盟友是大日本帝国。别告诉我,你现在和上学时那会一样死脑筋!”

    由于梅川酷子提高音量,引来一旁的罗斯、史蒂夫和大岛浩注意。

    “没错,我或许一点都没有变。”莱因哈特用只有他和梅川酷子听得见的声音说道:“从骨子里来说,我一直都为自己身为华夏人而骄傲。你我都知道,历史上从来没有哪个民族可以征服华夏民族。所有试图挑战华夏的侵略者,不是被我们击败,就是被我们同化。”

    “我们?!”梅川酷子瞪大了眼睛:“你刚刚说我们。天皇在上,你完全没有融入到新的人生里,到现在还停留在过去中。”

    莱因哈特摇了摇头轻声道:“我的灵魂是不会改变的。的确,穿越这件事是不分国界的。但是,穿越者是分国界的,我们是来自中国的穿越者!”

    接着,莱因哈特狡黠的一笑:“况且,我并不看好日本这个国家,这个国家太疯狂了。”

    少有被反驳过的梅川酷子也不甘示弱道:“你这么说是因为不了解日本。不错,日本国民赌性极大,越是别国不敢赌的地方,我们就越是拼命下注。对于战争的狂热,没有哪个国家可以和大日本帝国相比。日俄战争,甲午战争,日本赌的从来都是国运!但是,都赢得了最后的胜利。”

    莱因哈特叹了口气,这样的争辩已经没有意义。对方,从各种意义上来说,都不算一名中国人了。与一个连祖国都能放弃的人,又有什么好争的?历史不会在乎口舌之争,日后的胜利者,也不需要对历史做任何解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