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境中的第三帝国 第六十八章 悲情法兰西

时间:2018-04-23作者:清扬飞鱼

    与热情高涨的意大利领袖不同。法兰西第三共和国第十二任总统加斯东·杜梅格此刻却是悲情无比。

    他在法国进军德国鲁尔失败后上任,接手了经济不断下滑的法国烂摊子。

    这场得不偿失的行动,不但没有像预想中那样彰显法国的力量,反而体现了德国人的顽强不屈。同时,法国也没有拿到德国拖欠的赔款,反倒是损失了大笔军费。

    法国的“大规模进攻派”,被彻底打压,一切要求增加军费的文件都被驳回。杜梅格不得不节俭军费来维持国内经济的稳定。

    就在杜梅格好不容易把经济稳定下来,准备考虑增添军费时,德国本该的支付赔款上又出问题了。

    这次德国倒是没有拖欠,反而还清了之前的全部欠款。但是,德国人支付的都是如同废纸一样的马克。在德国境内,几乎所有的人都开始用新货币纽克进行交易。

    谁说德国人死板固执不懂变通,眼前的德国人哪里还有半点死板的样子?!

    这群之前还认认真真赔款的德国官员,现在仿佛都变了一个样子似得。一个二个还死不要脸的保证,马克任然是德国货币。作为纪念币发行的纽克不过是“第二货币”,不会动摇马克的地位。

    杜梅格对于突然开窍的德国人,几乎是没有任何反驳能力。因为德国人说的的确没错,马克任然是他们的货币,只不过现在的上千万马克,连一根牙签都买不起。

    满怀悲情的杜梅格向国联提交申请,要求德国改为支付纽克向法国赔款。但是申请被英美等国驳回了,理由是德国按照凡尔赛条约支付马克赔款,合情合理。德国没有改为向法国支付纽克的义务。

    此外,杜梅格还听说。英美两国与德国总统古斯塔夫达成共识,为德国又提供了超过7000万美元的贷款。

    英美两个同样追求欧陆均势的国家,同时选择扶植弱小的德国,对峙“欧洲陆军第一”的法国。

    “欧洲陆军第一”,这个法国人自我吹嘘的空头称呼,到头来除了引起英美的警惕外,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拿不到赔款,本国经济又在不断下滑。一向骄傲的高卢法国,也只能谴责德国两句,灰溜溜的不了了之。

    军费杜梅格是没办法增加了,他只能把有限的军费用在最关键的地方。杜梅格选择大胆启用马其诺防线的提议者——马其诺将军。

    此举使马其诺防线的修建进一步加快,法国政府从有限的军费中,提出了超过百分之五十用于防线的修建。为此,法军的许多军事演习,武器研发项目都因为军费紧张而搁置。

    但这一切都是值得的!法国军政两界都持认同态度,都认为马其诺防线的修建是他们的骄傲,这个欧洲最为庞大的工程项目将筑城技术发挥到了极至!

    如此一条坚强的防线,完全断绝了敌人从侧翼迂回的可能性,只有在付出惨痛代价的情况下才可能达成突破。而法军则可以在使用少量兵力守备防线的情况下,调集尽可能多的预备队对来犯之敌进行痛击,这几乎就是完美的军事思想!

    虽然有一名叫做戴高乐的上校提议,应该把钱花在机动防御的装备上,比如更多更好的飞机和更多的装甲师,而不是把钱扔进地下。

    但是,这名参加鲁尔战役的失败者,其言论自然是没有分量的。

    在杜梅格看来,要不是他们当初和比利时联合进军鲁尔时,被德国人打的灰头土脸,导致比利时政府重拾对德国的恐惧。现在的比利时政府也不会严守中立,反对法比边界修建马其诺防线。

    不过这也并不是全是坏事。本身法国政府修建马其诺防线的资金就捉襟见肘,能省下法比边界超过60公里的防线修建资金,也能让法国政府轻松许多。

    再者,法国和比利时边界的阿登森林地区被法国参谋部认为是安全可靠的天然屏障。而且法国参谋部认为他们的盟国比利时本身对法国来说就是一处很好的战略缓冲区,至少可以为法国争取八天时间来组织防御力量。

    当然,这些结论是建立在一战中总结的步兵行进速度基础上。法国参谋部并没有考虑机动部队的存在因素。

    初此之外,法国在一战后建立的东欧霸权,也被满怀激情的意大利领袖给抢走了。巴尔干半岛的法国小弟们,如罗马尼亚和南斯拉夫,全都改换门庭,跟着得到英国支持的意大利混了。

    一代强国法兰西,到处都被英国这个无情的原盟友给节制,一时间显得悲情无比。

    还好有一个传统盟友波兰,至今为止都站在法国的同一阵营。否则法兰西这个欧洲第一强国,可就成彻彻底底的孤家寡人了。

    现在倒好,在英国的放水下,凡尔赛条约一天比一天宽松。结果法国这边钱没拿多少,和德国之间的仇恨却拉满了。一旦德国崛起,第一个报复的肯定是法国。

    进攻德国还是镜中花水中月的事,悲情无比的法兰西,现在能做的也只有安安心心修自己的马其诺防线。

    当然,悲情归悲情,身为总统的杜梅格还是竭尽所能的为法国争取更好的战略环境。

    于是,杜梅格做出了与张承天一样的选择,即主动与危险的苏联接触。

    且不说杜梅格与苏联的接触晚与张承天,即便他与苏联暗中建立了联系,也不可能达成任何有效协议。

    让苏联放弃跟德国的合作?开什么玩笑!

    第一,现在的杜梅格对苏德合作还毫不知情。

    第二,苏联也不可能放弃好不容易与德国建立利益交换合作。

    杜梅格唯一可以突破的方向,就是请求苏联在未来德法交战的时候出兵偷袭德国后方。

    但这在当时更是天方夜谭,不可能实现的要求。

    因为其中有一个问题是绕不开的,波兰!

    苏联与德国并不接壤,中间还有一个波兰。苏联要进攻德国,就必须波兰允许苏军通过波兰领土。

    而波兰和俄国有着两百多年的世仇,它对俄国几乎是恨得咬牙切齿。于是就有了后来波兰那段富有哲理的回答:“亲近德国,我们会丧失自由。亲近苏联,我们将丧失灵魂。”

    为了一个靠不住的苏联,牺牲传统盟友波兰,这显然是法国政府不可能接受的。

    于是,悲情法兰西最终选择不管不顾,埋着头专心修它的马其诺防线去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