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境中的第三帝国 第六十章 小心思

时间:2018-04-23作者:清扬飞鱼

    坐在摇晃的轿车上,希特勒闭着眼睛回忆着十几年来的经历。

    他有种预感,如果不在这短暂的空闲时间中,凑空好好回忆一番。或许,就没有回味过去的机会了。

    20年前的自己,何曾想过要做一名政治家?那时的自己,最大的愿望就是当一个优秀的画家。

    希特勒现在还记得,在他当年怀揣着梦想来到艺术之都维也纳时,先后两次被维也纳美术学院所拒绝。

    微不足道的积蓄很快被花光,即使他省吃俭用,也不不得开始过上流浪的生活。

    当他饿着肚子走在维也纳街头,望着那些灯火辉煌的大楼时。一名穿着华丽的犹太商人,厌恶的指着自己,对儿子教育道:“如果不能学会赚钱的本事,将来就会和眼前这个垃圾一样,只配流浪讨饭。”

    年轻的希特勒愤怒了,他揍了那个讨人厌的犹太商人一顿,当着商人儿子的面!

    希特勒自认为给那个犹太人上了一课,“就算一个人在落魄,他也是有尊严的!”

    随后,犹太商人叫来的警察抓走了希特勒。在被带上警车的那一刻,希特勒亲眼看到,犹太商人再往一名警长的手中塞钱!

    年轻的希特勒被彻底激怒了。因为贫穷,他被犹太人侮辱,被践踏尊严,还被犹太人贿赂的警察抓走。

    他在那一刻发誓,绝不会让这个情况维持下去,至少不能让更多像自己一样,拥有理想的穷人,守到同样的委屈。

    出狱后的希特勒由于没钱,晚上只能睡在公园里或是门廊下。有一段时间,因为维也纳多次降雨,只得把“家”搬到拱桥下面。

    刚到深秋,他已经把衣裳变卖干净,连唯一一件御寒的烟大衣也卖了。最后,他在维也纳的风雪中走了两个小时,到达难民收容所。

    如今,坐在轿车上的希特勒和当初已经大不一样了。希特勒睁开眼睛,漫无目的地看着柏林的街道上的行人。就仿佛看见了过去的自己一样。

    一名站在街头卖明信片的年轻人,引起了希特勒的注意。

    曾几何时,他也是靠着画明信片维持生计。那时候的他,虽然一穷二白,但是每天都是充满梦想起床,对未来满怀幻想。

    直到那一天,一向看好希特勒,并认为希特勒画功的非常精细的切尔教授,以“没能留下深刻印象”的理由,把推荐名额给了一名犹太学生后。乐观的希特勒,陷入了彻底的失望。

    那名犹太学生的画功如何,大家都心知肚明。希特勒不知道犹太学生用了什么方法,取得了教授的支持。但他知道,自己已经彻底恨上了这个民族。

    “党魁,我们到了。”坐在希特勒身旁的戈林,小声提醒着似乎睡着的希特勒。

    “知道了,”希特勒摆了摆手道:“走吧,去见见我们的兴登堡元帅。是时候,让他履行承诺了。”

    前排的司机,在把车停好以后,立刻下车为希特勒拉开后排车门。

    车门拉开的瞬间,希特勒恢复了他那锐利的眼神。当他的靴子踏在地面上的时候,没有人还会认为希特勒刚才有过彷徨。

    “戈林,你跟我一起去找兴登堡元帅,记得带上那个东西。”希特勒说话的时候,已经完全平复了心情。

    这几年以来,吸纳激进党徒,招募冲锋队成员,策划突袭行动……起早贪烟费尽心血。一切的辛苦,一切的付出,都为了报复当初那些犹太人的羞辱与排挤!

    他已经下定决心,要以抢光犹太人一切财富的方式,作为自己的复仇之路,也作为自己的晋升之路。

    在其位谋其政,希特勒不认为自己有错。

    他到现在也没有想通,张承天为什么在可以拿走犹太人全部财产的情况下,选择只拿百分之八十。

    不过,说妇人之仁也好,说鼠目寸光也罢。总之,希特勒已经借此看透了一个事实,张承天与他不是一路人的事实!

    不是一路人,就注定不能一直挤在一条路上。事到如今,希特勒除了奋斗,也别无选择了。

    ……

    “参谋长,我们真的要去包围陆军总司令部的所在区域吗?”一名冲锋队头目焦急的对冲锋队实际领导者罗姆询问到。

    “包围陆军总司令部的所在区域?”罗姆冷哼了一声:“他希特勒疯了,我可没疯。这样的命令和让我们去送死有什么区别?”

    听到罗姆没有带任何敬语的直呼希特勒大名,这位冲锋队头目也明白了这位领袖的意思。

    想到这里,小头目有些疑惑的问道:“参谋长,既然这是让我们送死的命令,为什么我们还要去执行呢?”

    “执行?谁说我要去执行?”罗姆得意的说到:“我集结队伍,并不是去包围陆军总司令部的。我们的目标,是捉拿反动分子希特勒,并把他交给社会主义工人党的元首,由莱因哈特将军来处置。”

    历史上的罗姆,在权利扩大后,便在公开场合,批评希特勒没有贯彻国家社会主义革命,借此太高自己的地位。后来为了让国防军与冲锋队合并,罗姆更是把不配合的希特勒贬得一文不值。

    这样一个在大好局面下尚且不能保持忠诚的人,遇到如今的困境自然是立即想到了倒戈。

    可惜,他名义上的第二上级张承天,此刻并没有感受到罗姆的“好意”。

    西克特一纸调令,将国防军的一个步兵团派往镇压冲锋队。而张承天也让罗斯派出了两个团的党卫军,配合清剿冲锋队。

    在人数两倍于冲锋队,精锐程度数倍于冲锋队的国防军—党卫军联合部队镇压下,罗姆的冲锋队获胜几率近乎为0。

    可惜,如今的罗姆,还一个劲的催促他那3000多名冲锋队成员,全速前往兴登堡的庄园,捉拿希特勒。

    与此同时,一支150人的军队,在兴登堡的庄园暗中集结。

    “国防军第一师211团1营1连,集结完毕。”一名佩戴2级铁十字勋章的少尉,正向站在队列正前方,佩连长军衔的哈姆艾特中尉敬礼汇报。

    哈姆艾特回了一个军礼后,淡淡的说到:“归列,全连在此待机。”

    看了一眼手腕上的石英表,哈姆艾特心中默念,再过5个小时,那个行动就该开始了。现在他的任务,就是保护兴登堡元帅的安全。

    希望那个所谓的冲锋队,可以起到点作用,哈姆艾特心中祈祷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