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境中的第三帝国 第五十五章 警察局长

时间:2018-04-23作者:清扬飞鱼

    古斯塔夫是与几位自由党干部一起,走路前往国会的。他们没有乘坐张承天送的那辆烟色奔驰轿车,没有前呼后拥的成员。就如同进行一次饭后的散步一般,前来听取国会统计的投票结果。

    当他们来到国会大厦的门口时,许多支持古斯塔夫的民众,高举着古斯塔夫的名字和支持标语,大声地叫着他的名字,冲他挥手,呐喊加油。

    古斯塔夫一般微笑,一般向支持者们挥着手回应。

    这或许就是古斯塔夫从政以来最辉煌的时候,结束的时候!

    许多民众都清楚,这位沉稳冷静,横眉冷对财团贵族,俯首甘为人民解忧的男人,事实上并没有多大的获胜几率。

    即便大众都知道他的主张是正确的,即便许多人都希望古斯塔夫可以当选总统。

    可是,在这个在妥协中建立起来的共和国。正确起到的作用,远比不上容克贵族的一句话。

    与支持古斯塔夫的普通民众对比,那些媒体掌握更大的影响力,那些财团能影响更多人的财富,那些官员拥有更大的权力!

    “古斯塔夫……”在国会大厅里,柴尔德家族的候选人迈耶,在看见走进大门的古斯塔夫时,脸上露出一丝戏谑的笑容。

    他在记者的闪光灯中,跟古斯塔夫互相握手,笑着道:“没想到古斯塔夫先生在听说了那种消息后,还有前来的勇气。我真是有点佩服你了。”

    古斯塔夫内心一沉,看来柴尔德家族倒向兴登堡的消息是属实了。

    迈耶微笑着向四周拍照的记者挥手,同时用只有他和古斯塔夫两个人听得见的声音说道:“消息是我让人透露出来的。从一开始我就没打算竞选上总统,兴登堡元帅一直都是我们的支持目标。”

    古斯塔夫也微笑着向记者们挥了挥手,回道:“你们以为容克财团会允许其他人插手德国的利益分配?说到底,你们也不过是容克财团利用的棋子罢了。”

    “只可惜,你连成为棋子的资格都没有。”迈耶与古斯塔夫针锋相对道。

    国会大厦外的广场上,几名犹太人正兴致勃勃的道:“这回古斯塔夫的支持者可得气坏了吧。”

    “他们生气也没有。那群理想主义者永远不会明白,在金钱与权利面前,理想的作用是多么微不足道。”一位顶着大肚子的犹太商人,挥动着他那带满金戒指的肥手叫嚷道。

    就连周围一些同样支持兴登堡的民众,都听不惯这些倒戈过来,一同支持兴登堡的犹太“同志”们。

    他们不明白,这些连自己的代表都不敢支持,转而讨好容克阶级的犹太人,为什么还能恬不知耻的讽刺那些古斯塔夫的支持者。

    在这些兴登堡支持者们的眼中,敢于坚持给古斯塔夫投票的理想者们,远比这些投机的犹太商人高大的多!

    可惜犹太人们似乎感觉不到旁人的鄙夷,继续挖苦道:“一个再有理想的候选人,没有足够的根基,也只能永远当一名候选人。我真希望下一次……”

    “放屁!”一只皮鞋被甩到正在讲话的犹太人脸上。人们看见一位外表温文尔雅的中年男子,从古斯塔夫的支持者队伍中跳出来,与说话的那名犹太人厮打成一团。

    维持治安的警察,很快将打人的男子带走了。那一刻,他原本笔挺的西装,已经满是尘土。脖子上的格子领带,也在刚刚被扯断了一截。脸上有几团乌青,嘴角鼻子满是血迹。右脚的皮鞋也在刚才被甩出,露出一双烟色的短袜。

    被打的犹太人,侧躺在地上,双手捂住下体,表情扭曲的嚎叫着。

    许多认识打人男子的同事都十分诧异,平日里和气文雅的上司,打起架居然如此毫无顾忌,上来就用下三滥的招数。

    在穿西服的打人男子被压上警车那一刻,人们分明看到了他眼中的泪水!

    “这个刁民,穷鬼,简直就是渣子的化身。”看着被警察带走的动手者,骂人的犹太人群再一次沸腾起来。

    终于,压抑的氛围被打破,一只又一只的皮鞋被砸向了犹太商人的方向。

    古斯塔夫的支持者们一拥而上,在正对国会大厦的广场上,上演了一出几百人规模的混战。

    由于场面的混乱,这一次警察没能迅速将人群分离。随着产生的结果就是,善于经商,长期坐在办公室里,大部分人缺乏锻炼的犹太群体,被古斯塔夫的支持者们打的鬼哭狼嚎。一个劲的喊到“警察,警察!赶快过来!”

    那聚集在广场周围的警察到底在哪呢?此刻,他们都围在刚赶到现场的柏林市警察局长摩斯周围。

    一名靠关系加入警局不久的年轻警察队长,上前一步对摩斯局长道:“局长,我们是不是应该马上介入,疏散人群,防止势态扩大。”

    局长摩斯越来越头道:“再等等,古斯塔夫的支持者们还占着上风呢。”

    占着上风不管,等落下风以后再出手!摩斯的心思简直可以说是路人皆知。年轻队长对于摩斯的偏向感到惊讶,堂堂一个柏林市的警察局长,也能这么不要脸?

    一名跟了摩斯几年,已经当上柏林警局副局长的道尔顿拍了拍年轻侄子的肩膀。这名侄子的警察队长是他安排的,他也知道侄子耿直的性格。

    但是,道尔顿更清楚。摩斯局长加入的那个社会主义工人党,几乎可以说就是所有耿直性格者的克星。

    在他们的领袖莱因哈特带领下,社会主义工人党里,早就刮起一阵以脸皮厚为荣的风气。

    果然,不等年轻的队长说话。摩斯就哈哈笑道:“如果换成是我年轻的时候,被一群商人侮辱自己的理想,说不定比他们打的还更狠。年轻人嘛,冲动一点没关系。要是没点冲动,还能叫年轻人吗?比起那些无视理想,只知道追逐金钱的阴沉商人,我倒觉得性格率真的年轻人更招人喜欢。”

    虽然知道摩斯加入的社会主义工人党是支持古斯塔夫的。可道尔顿没想到,已经四十五岁的摩斯竟然还可以如此大言不惭。

    明明是古斯塔夫的支持者带头斗殴,摩斯却烟白颠倒的把这种行为轻描淡写的说成是年轻人的冲动,还顺带赞美他们是拥有率真性格的一群人。

    道尔顿苦笑一声,自从摩斯加入社会主义工人党以后,曾经那个战战兢兢明哲保身的老上级,现在竟是变得越来越不要脸了。

    道尔顿疑惑的猜测,难道信仰的作用就是加成脸皮厚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