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境中的第三帝国 第五十二章 分化

时间:2018-04-23作者:清扬飞鱼

    “你要我帮你插手总统竞选?!”克虏伯被张承天的条件给吓了一大跳。

    “是的,准确的说,是为自由党的领袖古斯塔夫提供竞选资金。分化商人团体。”张承天继续解释道。

    在张承天看来,与自己有着联姻关系的克虏伯家族,是最为天然的盟友。

    要想与国内的犹太财团分庭抗礼,就必须有另一个有足够发言权的商人团体。

    莱因财团的根基太浅,不可能召集起一个商人集团。有这个能力的,且可能支持自己的,只有火炮家族克虏伯集团。

    然而,克虏伯对这种冒险行为显然有所顾忌。

    他的确渴望得到张承天手上的那两份图纸。身为一名武器商人,克虏伯清楚两份图纸的价值有多巨大。

    但是比起图纸,克虏伯更在乎自己的生命,克虏伯集团的前途。

    要是赢了这场总统竞选,作为支持者的他将得到巨大的好处。这一点,克虏伯并不否认。

    然而,要是自己支持的竞选者输掉了竞选。那接下来等着自己的,很可能就是当权者的打击与报复。

    克虏伯权衡利弊,更倾向于作为一个中立者。这样一来,不论那方获胜,中立的克虏伯集团都不会受到打压。

    除此之外,虽然得不到特别照顾,但以克虏伯集团的技术和能力,公司也可以维持下去。

    下定决心中立的克虏伯,试探的提道:“要我提供资金可以,不过在名义上,这笔资金是用来向你购买技术的。当然,你可以转交给古斯塔夫的宣传团队。”

    老狐狸!张承天当即就看穿了克虏伯的小心思。

    不过张承天没有拆穿克虏伯的小心思,而是一脸惊喜道:“哥,你愿意提供资金真是太好了。这样我就可以拿出更多的资金,为古斯塔夫的团队提供支持。”

    哥?!张承天用的这个称呼让克虏伯随之感到奇怪。虽然通过联姻,张承天已经与自己成了亲戚。可这家伙平常也从来没有这么亲切的叫过自己。

    张承天仿佛看穿了克虏伯的心理活动一般,贴心的解释道:“哥,你想啊,我们之间的关系国内还有谁不知道。在大众眼里,我的态度不就是克虏伯家族的态度吗?”

    这下克虏伯全反应过来了,张承天的目的就是无论如何把自己拉上贼船。就算自己想要中立,这家伙也会制造出克虏伯家族与他同流合污的新闻消息。

    克虏伯对张承天的无耻,有些愤怒的道:“非得把我拉上你们的破船吗?”

    张承天也不甘示弱道:“首先,我们社会主义工人党已经成为了国内第一大党,不是破船。”

    接着张承天话锋一转道:“其次,负责拉拢商人团体加入任务的,不是我,而是你克虏伯。”

    克虏伯惊讶的发现,张承天的胃口远远不止他想象的那一点。这个家伙想的是成立一个新的商人利益集合体!

    原本克虏伯还想着要劝张承天,放弃这种一步登天的想法。可是,在克虏伯与张承天四目相对的瞬间,克虏伯的放弃了这个想法。

    克虏伯惊讶的发现张承天的眼神,和他3年前带兵前往这里时,有了不小的改变。

    3年前那次相遇,张承天带来了整整一个连荷枪实弹的国防军部队。那时候,他虽然在武力上有着绝对优势,但眼神中却透露着少许惊慌失措,不大自信的感觉。

    克虏伯现在还记得,当时的张承天看上去就像一个爆发户一样,拥有了许多财富,却没有对应的心智。身为一名掌握生杀大权的军官,张承天却与自己这位被抓住把柄的商人对等谈判。

    可如今,只身前来找自己交流的张承天,却比当初整整一个连的军队更有气势。与曾经那个刚穿越不久的自卑少年相比,如今张承天的眼神中多出了一份自信,少了一份犹豫;同时也多了一分果决,少了一分软弱。

    克虏伯给邦娜递了一个眼神,邦娜也很快明白的克虏伯的用意。接下来,克虏伯要和张承天谈一些不太愉快的消息,他希望邦娜最好暂时避让一下。

    不过,邦娜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在看了一眼张承天,等到张承天点头示意后才起身离席。

    对于邦娜的举动,克虏伯全都看在了眼里。他发现,曾经那名自己最疼爱的妹妹,已经彻底爱上了眼前这名年轻的军官。

    克虏伯对于邦娜的爱护,在克虏伯家族中是众人皆知的。按理说,邦娜找到了一名年轻有为,前途无量的丈夫,克虏伯应该为她感到高兴。

    可现在的克虏伯心里却保持着一份挥之不去的担忧,张承天的前途的确无量。不过这即意味着可能走的更高,又意味着可能摔的更惨。克虏伯并不确定,邦娜嫁给他真的是件好事吗?

    等到邦娜带上餐厅的大门后,克虏伯才缓缓的对张承天开口道:“莱因哈特,你知道自己将要得罪的人有多可怕吗?他们曾暗中操控德国的经济与政治,左右国家的稳定。即便在德国经历换代改朝时,这些人也没有被一同更替。”

    “我知道,这是一群掌握了包括煤炭、钢铁、电力、化学等多个领域的财阀集合体。他们垄断对国家各个方面的控制权,借此左右国内局势。因此,他们容不得任何人与之争夺利益。”张承天打断克虏伯的担忧道。

    克虏伯点了点头,补充道“看来你非常了解容克财团的特性。可我要告诉你,你的对手不只是容克阶级!除了容克财团,德国还存在另外一个恐怖的商人团体。”

    张承天听到这里一愣道:“你是说柴尔德家族财团?!”

    克虏伯带着几分敬畏的描述道:“没错,在我们商届,柴尔德家族财团一直都有着商界无冕之王的外号。严密的家族控制,完全不透明的烟箱操作,像钟表一般精确的协调,永远早于市场的信息获取,彻头彻尾的冷酷理智,永无止境的金权欲望,以及基于这一切的对金钱和财富的深刻洞察和天才的预见力,使得柴尔德家族在世界两百多年金融、政治和战争的残酷旋涡中所向披靡,建立了一个迄今为止人类历史上最为庞大的金融帝国。”

    看张承天听完后沉默不语,克虏伯淡淡的说道:“就现在而言,他们已经对你们的做法起了些意见。”

    “这没什么。”张承天端起一杯茶,一饮而尽。随后抬起头,迎着克虏伯的目光道:“或许要不了几天,他们对我接下来的做法,将会有更大的意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