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境中的第三帝国 第四十九章 无耻之徒

时间:2018-04-23作者:清扬飞鱼

    其实,要说古斯塔夫是社会主义工人党的一员是有些牵强的。

    古斯塔夫有自己的团体,一个不大的小政党,自由党。

    作为一个成立时间远超社会主义工人党的政党,自由党虽然规模不大,但底蕴却是实实在在存在的。

    而古斯塔夫之所以和社会主义工人党扯上关系,完全是为了获得临时国会的议席。

    以社会主义工人党为核心组建的临时国会规定,所有想要获得议席的其他政党成员,都必须在名义上加入社会主义工人党。

    这些外党议员,被允许同时加入两个政党。除了加上一个社会主义工人党成员的头衔外,他们不用额外付出任何代价。

    最开始,德意志工农党的主席,汉斯.冯.弗曼雷德,率先带领全党成员加入。

    随后,许多原先议会里的无党派成员,也在领袖人物维特.李.道儿斯的率领下,选择自愿加入这个充满朝气的新兴政党。

    对于这些原先就在国会里担任议员的老成员,社会主义工人党一概让他们继续担任新国会的议员。

    作为自由党的领袖,古斯塔夫也选择在名义上加入了社会主义工人党。

    对于诸如此类的加入者,社会主义工人党也都是来者不拒。原先只有23个议席的自由党,更是在新国会中获得了46个议席,整整翻了一倍!

    为了保持新议会的公正性与民主性,社会主义工人党在广泛吸纳各个政党的同时,也削减了自身所抢占的,原本属于布尔什维克党与社会民主党的议席。

    现在的社会主义工人党,所占新国会议席一共168个,占新议会全部议席的40%,也就是说,社会主义工人党并没有原先两大党派那样的绝对决定权。

    社会主义工人党的做法,赢得了社会各界的一直赞扬,也给了张承天吹牛的资本。

    比如现在,西克特就真正的相信了张承天的鬼话,认为古斯塔夫是社会主义工人党的一名实际党员。

    接下来,尝到乱说大话苦果的张承天,被西克特叫去找古斯塔夫,商议总统竞选事宜。

    ……

    古斯塔夫的自由党办公室,是租用的一座7层办公楼的整个第5层。在按照地址找来的张承天,走进第5层的时候。古斯塔夫还在离办公大楼不远的饭店吃午饭。

    大厅里的两名自由党女党员,在认出张承天的那一刻,正分别吃着自己的便当。

    二名女党员惊讶的差点把口中的饭喷出来。

    “那是报纸上报道的莱因哈特少将吗?”一名胖胖的女党员一口咽下嘴里的那口饭,痴痴的问到自己的同事。

    另一名相对显瘦些的女党员,过了几秒后,疑惑的回答道:“应该是吧。不过真人看上去比报纸上亲切的多。”

    听到亲切这个词被用来信任自己,张承天的内心涌入一股暖流。曾几何时,形容他的词语口都是“猥琐,沉闷,无趣……”之类的贬义词。

    果然,一旦成功以后,再怎么猥琐的人看上去都不像以前那么猥琐了。这大概也是人类社会的一种定律,无论在过去还是未来,大众衡量一个人的标准都离不开他所做出的成绩。

    在两位女党员的亲切带领下,张承天轻松的进入了古斯塔夫的个人办公室。

    虽然觉得这样未经主人允许就进来不太好,不过张承天的身体却非常自然的坐在了古斯塔夫办公桌后的真皮坐椅上。

    “行了,你们都出去吧。”张承天很自然的对领自己过来“参观一下”的两位自由党女党员指示到。

    隐隐约约感到有些不对的两位女同志也没有细想,下意识的听从张承天的指示,关上门离开了。

    “他刚刚是不是只说过来参观一眼?怎么坐上了?”胖胖的女党员疑惑道。

    “好像是……管他呢,莱因哈特将军家喻户晓的可是英雄人物,咱们只管听他的就行了。”另一名女党员放心的回答。

    事实上,张承天可不是什么令人放心的安分守己之徒。

    两名女党员刚走开,他就随着好奇心到处翻阅古斯塔夫的藏品。

    “咦,这不是挺普通的绿茶吗?古斯塔夫这个不懂行的家伙,居然当宝贝放在玻璃橱柜的定上。”张承天一点也不客气的替古斯塔夫品尝了珍藏绿茶的味道。

    “这种成色的瓷器,居然摆在这么显眼的位置,难不成古斯塔夫把这个残次品也当做宝贝了?”张承天饶有兴致的把玩着古斯塔夫架在办公桌上的一个陶瓷盘。

    “乓!”一不留神,神经大条的张承天手一滑,把陶瓷盘摔倒地上,碎了!

    又喝了一口绿茶,压了压惊。万恶的张承天蹑手蹑脚的轻轻开门,跑到厕所去释放了体内的多余液体。

    接着,张承天装作没事人一样,和大厅的两位女党员聊起了人生与理想。

    两位女党员刚才其实都听到了古斯塔夫办公室里传来的声响。不过,张承天一脸清澈的表情让她们也没好意思去问详情。

    直到古斯塔夫和几位干部从餐厅回来,办公室里的情况,才得以解密。

    一脸热情的张承天,在与古斯塔夫进行了简短的问候以后,就被邀请到古斯塔夫的办公室详谈。

    开门的瞬间,古斯塔夫充满笑意的脸上,瞬间换上了不可思议的表情。

    一名跟在古斯塔夫身后的中年人,更是皱了皱眉头道:“谁干的。”

    随后中年人的目光扫了一圈,停留在了张承天的身上。

    感受到众人怀疑的张承天一脸无辜,随后立刻表现出同仇敌忾的表情,把目光投向身后的其他人,怒道:“谁干的!”

    一帮自由党的同事,都用古怪的神色看着张承天。

    在场的各位平日里低头不见抬头见的,谁不知道古斯塔夫办公室里面那些东西,是他的珍藏宝贝。

    一群同事之间,许多人也都与古斯塔夫早就认识了好几年。就连门口那两位女党员,也都是入党3年,十分了解古斯塔夫藏品的人。

    要说自己这些人会干出眼前这番事,估计古斯塔夫自己也不会相信。

    众人尴尬的看着古斯塔夫办公桌上还冒着热气的半杯茶,又瞟了一眼地上那个古斯塔夫最喜欢的东方瓷器,留下的碎片。

    最后,几位同事再一看张承天。靠!这家伙还在用怀疑与愤怒的目光,替古斯塔夫怒视着自己这些“犯罪嫌疑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