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境中的第三帝国 第四十八章 下一任总统

时间:2018-04-23作者:清扬飞鱼

    “号外,号外。艾伯特总统昨夜遇害,凶手鲁登道夫凌晨拘捕被毙。”一名报童,拿着社工报早就印发好的报纸,穿梭在大街小巷贩卖。

    人们在为艾伯特总统骤然遇害感到惊讶的同时,更为党卫军迅速的抓捕行动感到疑惑“总统当晚遇害,凶手次日凌晨就被找出来了,怎么这么巧?”

    况且张承天击毙鲁登道夫的行为,更是令这场抓捕蒙上一层死无对证的阴影。

    与社工报社报道主题不同的是,德国国内最大的一家,由犹太人开办的报社——自由之声,将报道的重点放在了对德国政局的分析。

    自由之声报社分析,在艾伯特与鲁登道夫接连被杀的情况下,国内尚且有资历担任下一届总统的,就只能是拥有“斯芬克斯”(狮身人面像)外号的陆军总司令西克特,与被誉为“护国之神”的陆军元帅兴登堡。

    接下来,自由之声报社话锋一转,大肆宣城西克特上将的资历看似雄厚,但是却远不及兴登堡元帅。

    一个是上将,一个是元帅,谁的资历更深厚,一眼就能看穿。

    而真正意味深长的是,自由之声报社在结尾总结到,如果西克特最终当选总统,那艾伯特与鲁登道夫的死亡原因,或许就不像表面那么清晰确定……

    “扒!”在办公室里看完自由之声报社的言论后,西克特愤怒的把报纸向墙上一甩:“这简直是胡说八道,按照他们的说法,我到成了一个阴谋家了。”

    干掉鲁登道夫后,便立刻前来西克特办公室的张承天,也跟着点头道:“没错,自由之声报社明显在试图错误的引导舆论。一旦老师你也参加接下来的总统竞选,那负面的报道肯定会接连不断的出现。阴谋论一旦出现,就会一直不停的发酵。”

    西克特打断张承天的善意提醒,坚定的说道:“我至始至终都没有竞选总统的想法,这纯粹是被人杜撰的。”

    “这就更有问题了,”张承天脸色严肃的分析道:“若是老师你因为这篇报道而选择退让,也只会让那些不怀好心的暗中操纵者达到目的。”

    西克特反应过来道:“你是说,兴登堡元帅和这伙人有关系。”

    张承天摇了摇头道:“兴登堡元帅和这些人什么关系我不敢肯定。不过有一点是我可以肯定的,这篇报道的受益人一定是兴登堡元帅。”

    见西克特听完后沉默不语,张承天便接着道:“现在的问题是,无论老师你是否参选,自由之声报社都给兴登堡卖了一个大的人情。”

    有些话,张承天没有说出口。不过他和西克特都很清楚,人情这个词换一种思路来想,或许就意味着交易,某种见不得人的利益交换。

    良久,西克特缓缓说道:“如果元帅阁下真的为此欠下‘人情’,那他就不应该让坐那个位置。对一名政治家来说,欠人情是致命的,而对总统来说尤其如此!”

    作为一名军人来说,西克特对有着光辉战绩的兴登堡元帅是充满敬佩的。他不愿意相信,那位受到包括自己在内的成千上万德国军人敬佩的元帅,会与这种地下交易有关。

    叹了一口气,西克特放弃了继续纠结这个问题。总统的位置太重要了,无论如何,都不能让这个位置交到一个有疑点的人身上。

    现在这短暂的不受限制局面,是前任总统艾伯特牺牲名誉与生命换来的。西克特绝不允许,这来之不易的果实在自己眼前被夺走。哪怕是他曾经无比尊敬的元帅阁下,也不行!

    “说说吧,这种事就你的鬼点子最多。”西克特下定决心后,让以往展现出极强政治判断力的张承天提出看法。

    对于这段超出原本历史范围的变故,张承天并不能像之前一样预判接下来的结果。

    如果是刚穿越那会的张承天,或许会打退堂鼓。不过,在经历了艾伯特总统以生命与名誉为代价,给自己上的一堂课以后,现在的张承天已经有了不小的改变。

    既然无法按照原有规则出牌,那就仿造历史的规则,找另一个值得信赖,能力得到过证明的人,来替代兴登堡这个原定总统。

    张承天心目中的这个人选,就是历史上成功担任过德国魏玛共和国总理和外交部长的古斯塔夫·施特雷泽曼。

    对于这个获得过诺贝尔和平奖的德国百日总理,外交天才。张承天认同他来担任总统,是有充足原因的。

    历史上的古斯塔夫是作为一个伟大的外交家而载入史册的。在没有国家武力的保护下,他利用拉帕洛条约、洛迦诺公约和柏林条约三个条约,成功地拆散了反德同盟,为德国复兴打下基础。

    古斯塔夫继承了俾斯麦的外交事业,甚至可以说超越了俾斯麦!

    由于魏玛德国缺乏俾斯麦德国的实力,斯特莱斯曼的力量全部都只能来自于他的个人外交手段。

    古斯塔夫能调整自己,接受德国战败这一事实,能抑制住自己的民族主义意愿,创立合理的外交政策。并且,古斯塔夫对德国的复兴充满信心。

    这样一个成熟的政治家,比起军人出生,通晓战法而不擅政治的兴登堡更适合担任总统。

    在张承天说完自己的建议后,西克特也点头道:“古斯塔夫这个人我听说过,他是当下最有希望担任下一任总理的候选人。”

    见西克特对古斯塔夫影响不错,张承天也接话道:“没错,古斯塔夫作为一名政治家有极高声望。让一个成熟的政治家来担任总统,显然更符合德意志的利益。”

    “但是,你怎么确定这位原本打算竞选总理的政治家,会改过来参加没把握成功的总统竞选?”西克特提出了自己的意见。

    对此,张承天会心一笑道:“很巧的是,这位共和国的支持者,恰巧也是社会主义工人党的一名党员。”

    西克特瞪大双眼,他没想到这个成立时间不长的政党,既然只用了短短几年时间,就发展成了一个触及各个领域的庞然大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