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境中的第三帝国 第四十一章 儿戏的纪念币

时间:2018-04-23作者:清扬飞鱼

    “这简直是儿戏,我不得不对你的意见提出反对”时任德国货币局长兼中央银行行长的沙赫特,对自己的儿子沙里宾毫不客气的批评道。

    站在沙里宾身旁的张承天,尴尬的拍着沙里宾的肩膀,安慰着自己找来的这位同事。

    作为莱因公司的总经理,刚刚还坐在莱因公司总部那巨大的六边形总经理办公室,正在审阅各部门策划书的沙里宾,被张承天这位三不管董事长急急忙忙的拉出来,声称要见一名大人物。

    到了路上,沙里宾才听明白,自己要见的这位大人物,竟然就是家父沙赫特。

    而张承天要自己负责提议的事情,既然只是要发行一套鲁尔战役的纪念币。

    如果只是简单的发行一套纪念币,沙里宾只需要和父亲打个招呼就行了。可张承天的要求有点不一样,这个要求难就难在发行的纪念币要具有交易功能。

    对这种近乎儿戏的要求,了解经济学的沙赫特自然不会认同。虽然没有指着张承天的鼻子嘲讽,但是在指桑骂魁的对着儿子一顿臭骂中,已经把他对张承天这位军人胡乱插手经济的不满,表现的非常明显。

    看着代替自己被一顿臭骂的沙里宾,张承天苦笑了一声。看来这位原本在历史上,就因为脾气臭而不受待见的经济大师,并不是一个好说话的对象。

    还好张承天脾气好有耐心,没心没肺的继续接话道:“沙赫特行长,我对你的话深感认同,说实话,我最崇拜的经济大师就是你了。”

    沙赫特也是人,在听到别人的赞美后,僵着的脸色也好看许多。

    见况不错,张承天赶紧聊到正题:“其实,鲁尔之战的意义非常重大。这对德国人民来说无异于是苦难之中的一剂强心剂。现在大街小巷的民主都在议论这场胜利,民众们毫不吝啬的把这场局部战役的胜利誉为‘伟大的胜利’。此时发行这种特殊的纪念币,我想人民也一定会支持的。而且……”

    “支持?!民众支持有什么用,民主支持就可以稳定国家经济吗?”沙赫特大声打断张承天的发言,反问道。

    “我是说,这样的话……”张承天试图解释道。

    不给张承天辩驳的机会,沙赫特挥手打断张承天,继续说道:“我从来没有听说过那个国家会发行有交易作用的纪念币。像你这种门外汉,根本不了解发行这样功能的纪念币,会对德国经济造成的什么样的混乱,会把本来就脆弱的马克货币变得多危险。”

    “没有,我想说法国那边……”张承天赶紧插话。

    张承天的话再一次被沙赫特强势打断:“你还好意思提法国,中央银行这里收到秘密档案,说是你个人私自签订了向法国追加支付1亿马克赔款的条约。你那被驴踢了的脑子就不能好好清醒一下吗?这种赔款德国怎么可能付的起!”

    眼看对方丝毫不给自己面子,完全无视自己发出的善意,连话都不听自己说完,就把自己臭骂了一顿。张承天当即就有了一种想冲上去揍这个老顽头一顿的想法,最后看在一旁沙里宾的份上才强忍住怒火。

    “怎么?”沙赫特迎着张承天愤怒的目光,冷笑一声道“我难道有说错的地方?要不要我这个专业人士给你这个门外汉道歉?”

    张承天差点没被这固执,不听人说话的老头气炸。不过前世也受过不少冷眼的他,很快调整心态,摇了摇头笑道:“道歉就免了吧,我当你这个老头是在放屁好了。”

    对自己父亲性格十分了解的沙里宾,站在一旁倒吸了一口冷气。完了,要爆发了!

    “你给我再说一遍。”沙赫特咬着牙说道。

    “道歉就免了吧,我当你这个老头是在放屁好了。”张承天听话的大声重复了一遍。

    随即张承天欠扁的补充了一句,“挨了骂还要多听几遍,我这辈子还是头一次遇到怎么奇怪的要求。”

    在场的一共就三个人,很明显,张承天这话不是对着沙里宾说的……

    “放肆”沙赫特勃然大怒,“你这个门外汉有什么资格这么说我!”

    张承天也跟着发怒:“要不是你个老王八蛋不让我把话说完,我才不会骂人!”

    听到这里,沙赫特怒极反笑道:“好,我倒要听一听,你这个门外汉有什么好说的。”

    张承天不再理会沙赫特的嘲讽之意,白了一眼说道:“我之前说的那些官话,很明显是说给大众听的,尤其是说给法国人听。事实上,我们发行这款纪念币的根本目的,就是为了取代越来越不稳定的马克,成为新的货币。”

    沙赫特听到这里,发现自己可能误解了这位年轻人的用意。对方并不是像自己最开始推测的那样,是为了纪念自己的功绩而提出发行多功能纪念币的建议。

    不过,怒气冲冲的沙赫特也不愿服输,用不大的声音质问道:“如果要更换货币,你要怎么保证不出现货币崩溃的现象,怎么保证新货币不会贬值的更厉害。”

    沙赫特不愧是经济大师,一下子就说到了点子上。张承天内心暗自惊叹沙赫特的反应速度,嘴上却冷静的回答道:“这一点就是我们今天前来找您商议的东西。”

    看到张承天给自己抛了个眼色,沙里宾连忙拿出之前拟好的提案念道:“发行具有货币功能的纪念币有如下优点。”很明显,张承天在鱼目混珠,迷惑法国人的方面上下了功夫。德国方面将会咬死了这套新货币不叫货币,而叫纪念币。

    接着沙里宾一一列举到,代替马克的纪念币的三大优点。

    第一,不是赔款指定货币,不必收到赔款压力,稳定性大增。

    第二,德国政府可以把兑换来的马克全部交给法国,还清赔款。如果还是还不清,开足马力印钞票就行了。

    第三,暗中废除马克,全国自下而上,不再接受任何马克交易。彻底摆脱一战赔款对德国的摧残。

    敏感的沙赫特迅速发现了其中的闪光点。一旦这项举措成功,除开国际影响不说,德国经济将彻底摆脱凡尔赛条约留下的沉重枷锁。到时候,别说多赔给法国一亿马克,就是多陪十亿也没问题,不过是送法国人一堆废纸罢了!

    来回踱了两步,沙赫特兴奋的补充道:“这项创意非常优秀,抛开纪念币的名称不说,它完全可以成为新的货币。此外,为了防止过渡期出现货币危机。我认为可以把人们的财富与土地或工业产品先暂时挂钩。然后在此基础上,逐步推广纪念币,用等值的财产为新货币保值。”

    和历史上的做法一样,沙赫特想到了地产抵押马克的方式。不过这一次,这种方式为德国带来的不是短暂的经济稳定,而是彻底恢复正常经济状态的过渡。

    说完,沙赫特出人意料的对张承天鞠了一躬道:“我必须为之前的鲁莽,向您道歉。我承认,你在经济方面很有天赋。现在,我开始相信传言了。”

    受宠若惊的张承天,连忙扶起有着自己父辈年纪的沙赫特。面对这位原本历史上的“经济魔术师”,张承天红着脸问道:“呵呵,部长先生相信什么了?”

    沙赫特淡淡的道:“我开始相信,你或许真的像报纸上宣传的那样,是上帝送给德国的礼物。”

    张承天的脸越发的红了起来,显得很谦虚的对沙赫特道:“你也是,你也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