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境中的第三帝国 第三十七章 国会之争

时间:2018-04-23作者:清扬飞鱼

    柏林中心区的德国国会大厦内,超过500名议员被艾伯特紧急召集。等待他们的,将是德国历史上最为疯狂的一份议案。

    一辆宝马汽车停在了国会大厦的停车区,年龄高达50岁的总统艾伯特双手扶着车门缓缓下车。由于过度的劳累,艾伯特的身体比同龄人差许多。就连艾伯特的秘书都能看出,这位总统的时日已经不多了。

    看着国会大厦上的铭文,艾伯特内心的激情如同开了闸门一般,爆发出来。

    主建筑上镶嵌着一行哥特式的字体“为了德意志人民”,这在德语中仅仅是3个单词。但在艾伯特看来,简简单单的3个单词,却概括了他担任总统期间的全部理念与追求。

    艾伯特眼前的这座德国国会大厦,位于柏林市中心,体现了古典式、哥特式、文艺复兴式和巴洛克式的多种建筑风格,是德国统一的象征。曾由于威廉二世的反对,建筑上的铭文“为了德意志人民”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才被镶上。

    这里见证了德意志的荣耀与沉沦,经历了德意志的每一次重大抉择。

    而今天,已经开始显露老态,任期将至的艾伯特,下定决心要在他最后的时间里通过一份议案,一份寄托了德意志复兴希望的议案。

    就如同国会大厦是玻璃与钢铁掺杂的集合体一样,国会的议员也各式各样。占少数的无党派议员往往会公正的做出表决,然而占多数的各党派议员则常常自私的把自身党派的利益放在首位。

    当艾伯特在一名助手的陪同下走入国会大厦的大厅时,常年混迹政界的艾伯特立刻看出了其中的猫腻。【】

    各党派议员几乎都分别集合在一起,讨论着总统接下来即将提出的议案。相互之间保持友好关系的党派议员,正互相寒暄,向大众暗示他们会在表决中统一战线。

    而像加入了社会民族党这样大党派的议员,则占据了一大片议席,甚至超过了紧挨一旁的所有无党派议员议席之和。

    进入大厅的艾伯特没有理会议员们的“表演”,大步走向国会大厅中央的位置,有些喘气的伸出双手,撑住提前安置在大厅中央的木质扶手。这样的扶手是专门为身体状况欠佳的艾伯特临时安放的。在一米左右的桃木桌上加了0.4米高的扶杆,桌后摆了一把梨木座椅。这样总统先生就可以在讲累了以后,比较舒适的坐着继续。

    不过,艾伯特显然没有领这个情。几乎是一脚踢开椅子的艾伯特,仅仅是用劲抓住扶手而已。

    由于身体原因,艾伯特还没来得及发话,额头就冒出了散发热气的汗珠。然而,艾伯特已经用力度不大的一脚,已经表现了他不愿意坐下的意愿。

    这是一种态度!许多社会民主的议员感到有些意外。一向温和的艾伯特,用这样一种方式作为开场白,表明了他强硬的态度。他们隐隐感觉,艾伯特带来的议案或许有些棘手。

    “肃静。接下来由艾伯特总统向大家称述他此次召开议会的目的。”议长做出简短的开场白。

    “诸位德意志的议员,大家好。我是魏玛共和国的总统,艾伯特。”还有些喘气的艾伯特,说到这里停下来休息了几秒。

    与身体的疲惫不同,艾伯特此时的内心正无比的激动。他有一种预感,今天他所要做的事,其意义将超过他过去几年担任总统期间,做出的所有成绩!

    自从当上一名政治家以后,自己有多久没有这么热血沸腾过了?自从政以来,他有多少次,不得不做出妥协;又有多少次,不得不做出与内心相反的决定。

    不过现在看来,自己内心深处的激情还没有消散,流淌在每一处血管的热血还没有冷却!

    艾伯特的嘴角微微上扬,他用久违的自信语气,像个年轻人一样对着大片的议员说道:“今天,我的提议很简单。那就是在国会加入一个全新的政党,社会主义工人党。同时提案为社会主义工人党增设300个议席。”

    艾伯特此话一出,立刻引发一片哗然。整整增设300个议席。这对国会现有势力的平衡将是一个重大打击,国会议席占有量第一的社会民主党,更是会因此以53个议席之差沦为第二。

    面对艾伯特突然拿出这份影响巨大,触及各大党派既得利益的议案。再冷静的人,都忍不住要惊讶的叫出声来。

    “这种事情从来没有过先例,它完全不合理”一名带着单片眼镜身材的瘦高的男人吼道,他是国会议席占有量第二的布尔什维克党党议员。

    “我抗议,这是对国会稳定的破坏。”

    “我也抗议,这简直是个笑话……”

    各个大党派的议员纷纷抗议,此起彼伏的不满声,远远压过了议长单薄的“肃静”发声。

    “总统先生,我想你没有这个权利,私自增加国会议席。你甚至没有权利把这个不知名的垃圾政党加入国会,更别提给他们议席了。”在众议员渐渐安静下来以后,一名社会民主党的老议员缓缓讲到。

    他的声音不大,但却直中要害。没错,艾伯特没有这个权利!

    老议员接着调侃道:“如果总统阁下需要,倒是可以使用您的委托立案权。不过,立案能不能通过,还得看投票结果。”

    说到这里,在场的各位议员几乎都明白过来了。艾伯特的提案根本不可能被通过,至少现在,决定权还掌握在第一大党社会民主党和第二大党布尔什维克党手中。而这两个政党的议员,刚刚已经表明了态度。

    一名无党派议员叹了口气。事实上,他对两大党派的所作所为很是轻蔑。社会主义工人党是不是不出名的小党派,大家心知肚明。前段时间举国欢庆的那场大捷到底是怎么来的,他们会不清楚?无非是为了自身那点利益罢了。

    现在的国会,早已不复当初“为了德意志人民”的初衷。

    看看国会里那些道貌岸然的议员,他们偶尔利用父辈影响,偶尔利用法律空隙,偶尔利用人性美色;疯狂敛财,结党营私,凶残奸诈,甚至通敌卖国!

    作为一名不愿意与之同流合污的无党派议员,他很是赞同艾伯特总统,给国会引入社会主义工人党这样一支清流。可是艾伯特的胃口太大了,若是他能把对席位的增设要求适当缩小,说不定还能勉强通过。像现在这样,一上来就触动两大党派的核心利益,是绝对不可能成功的!

    艾伯特不知道这样会引起强烈反应吗?

    他当然知道,作为一个在政坛摸爬滚打一辈子的老油条。艾伯特太了解那些利益既得者的本质了。可是他没办法,他已经没有时间去慢慢改变现状了!

    向死而生,艾伯特要用刮骨疗毒的方式,除去国会里的毒瘤!

    当今的德国,需要做的事太多了。艾伯特自认是没有时间去逐步改革,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的身体能不能撑到任期结束的那一天。

    他现在要做的,就是竭尽全力让社会主义工人党掌权。接下来的改革,将由这个新兴的政党来进行。

    艾伯特不确定社会主义工人党能不能彻底改革,改变连他自己都没能改变的现状。但他愿意相信领导这个政党的张承天,相信这个曾经在斯图加特就清晰的向自己分析德国现状,精准的预测到未来的年轻人。

    那时候的张承天,不过是一名小小的上尉而已。如果不是因为他精确的预判到卡普政变时间与政府逃亡路线,随后预先在斯图加特迎接流亡政府,当时担任总统的艾伯特根本不可能和这个年轻人搭上话。

    没有理会议员们的嘈杂,艾伯特愉快的想到,自己或许正在为一段传奇拉开序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