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境中的第三帝国 第三十六章 不再沉默的狮子

时间:2018-04-23作者:清扬飞鱼

    柏林总统府,安静的总统办公室里,德国总统艾伯特正一个人静静地坐在自己那落第窗户旁边的烟色沙发上。他的办公室桌上,摆满了今天被秘书送来的文件,可他一份都没有心情去看。

    艾伯特的全部目光,都集中在窗外欢庆的游行庆祝队伍上。老艾伯特那有些浑浊的眼中闪动着泪花,德意志的国民,有多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十年?二十年?似乎太久太久了……

    良久,他站起身来,缓缓走到巨大的落地窗前,隔着玻璃,在这安静的办公室里,听着总统府外各大街头传来的欢呼雀跃。

    门外,传来亲亲的敲门声。年轻的女秘书隔着门报告道:“总统先生,容克贵族的代表,霍尔先生要求立刻见您。”

    “请他进来。”艾伯特拉上了窗帘,没有转过身,声音低沉地道。

    几乎在女秘书准备回答的同时,办公室的大门就被人擅自打开了。一名身材矮小,有些佝偻的老贵族,用刺耳的音调叫道:“艾伯特总统,您需要立刻发表全国讲话。现在全国民众的情绪都很不稳定,他们所举行的游行,会对社会稳定造成很大冲击,他们的情绪需要引导!一旦国内的右派乘机抬头,将德国再一次陷入战争的万丈深渊,国内的各大财团都会因此受到不可挽回的损失……”

    “够了!”艾伯特猛的转身,厉声呵斥这位前几天还在勾结议员向自己发难的无耻贵族。

    如果没有这场胜利,此刻这些容克贵族应该已经把自己和西克特给弄下台了吧,艾伯特不屑的想着。

    事实上,一直在做出妥协的艾伯特,对容克贵族阶级没有丝毫的好感。

    当初,艾伯特不过是一个被一群容克贵族,资本财团,自私的政客推上前台,签署屈辱的凡尔赛条约的替罪羊罢了。

    艾伯特对此心知肚明。不过,他不介意!

    以当时的情况来看,凡尔赛条约的所有条条框框都已经被贵族们暗中操纵,商议完毕。他们需要的,只不过是一个签字的倒霉蛋而已。

    艾伯特愿意做这个倒霉蛋!对他来说,这不但是一种耻辱,更是一个机会!

    即便被国人唾弃,即便被骂做卖国贼,即便一辈子生活在国民的鄙视中,艾伯特都不在乎!

    或者说,艾伯特在乎的是更重要的东西,他在乎的是德意志的未来!只有坐上这个位置,他艾伯特才有机会实现自己的理想!

    作为一个成熟的政治家,艾伯特比谁都清楚。就算他不坐上这个位置,那些操控了局势的容克贵族还是能找到牛伯特,马伯特……来坐这个背负骂名的总统。

    与其让那些把家族利益看的比国家利益重十倍百倍的容克贵族,找到一个方便他们控制的傀儡当总统,倒不如他艾伯特来坐这个耻辱的位置。至少,自己能为德国做点实事。

    暂时被人民钉上耻辱柱算什么?在自己费尽心血,为德意志能够走出如今的绝境而鞠躬尽瘁以后,历史的法庭终将还自己一个公道!

    可惜,艾伯特还是小看的容克贵族的胃口。不满足于艾伯特政府改革政策(事实上,这个改革只需要容克贵族阶级让出一小部分利益)的容克贵族,想方设法的架空艾伯特的魏玛政府。

    容克贵族先是暗中挑动德国左派,以其曾镇压工人起义并杀害卡尔·李卜克内西及罗莎·卢森堡等知名左翼领袖而指责艾伯特的魏玛政府为“革命的叛徒”;

    随后,容克贵族阶级又联合德国右派以魏玛政府在十一月革命时曾强令德皇退位并与协约国签署和约为由指责其为“民族的叛徒”且对其提出起诉。

    以上种种阻挠,使得艾伯特的魏玛政府疲于奔命,改革收效甚微。

    艾伯特累了,他开始向容克贵族们妥协。为了德意志,他再一次低下了自己高昂的头颅。

    即便如此的艰辛,艾伯特还是为德国做出了不少贡献。在他任期内,他为妇女争得选举权,为平民争取受教育的机会。他也在帮助西克特暗中强化国防军,安置退役军官。他领导德国走过一段艰苦的路程,赢得了人们的尊重和支持。

    (历史上的艾伯特是个温和的社会民主党领袖,一生致力于实际工作,而避免理论上的纷争。例如他对马克思主义丝毫不感兴趣,但却无时无刻不在关心如何提高工人阶级的实际利益。)

    如今,这位无私的总统终于开始对容克贵族的自私行径发出怒吼!

    如同被一耳光扇在脸上一般,代表了国内整个容克贵族阶级的霍尔,顿时张大了嘴,呆呆地看着眼前这位体型丰满,温和,向来喜怒不形于色的总统。他忽然发现,自己好像根本就不认识这位魏玛共和国的领导者。

    “通知你背后那些妄图伸手的人,都给我把手伸缩回去!”艾伯特无视伫立的霍尔,径直向办公室外走去,经过女秘书身旁时,他沉声道:“准备车,联系国会,我需要立刻召开紧急会议。另外,给国防军陆军司令部的西克特和莱因哈特两位将军打电话,告诉他们……”

    艾伯特顿了顿,语气兴奋地道:“……他们干得真他妈漂亮!”

    艾伯特大步走出办公室,身躯笔直。

    这个国家,已经走了太多的弯路。自己的任期,已经只剩下一年有余。

    太多的得失计算,太多的纷杂牵制,迷惑了自己的眼睛。只有在今天,当年轻的莱因哈特少将领起党卫军反抗时,当民众爆发出响彻云霄的欢呼声时,自己才猛然清醒过来,这个国家的民众,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在这个新旧交替的时代,想要让德意志走出容克财团的操控,跳出绝境,需要的,绝对不仅仅是忍让!

    在这个时刻,谁也不能再给这个国家的热血军人们任何束缚与牵制。包括自己在内的所有人,只能是支持,竭尽全力的,毫无保留的支持!

    和自由,和尊严,和德意志的荣耀相比较,和窗外民众的欢呼声相比较,和自己听到胜利相信那一瞬间,全身血液无法抑制的沸腾相比较,官场上的勾心斗角,是那么的微不足道!

    历史会记住奋不顾身的勇敢,不会记住明哲保身的忍让!

    跟了艾伯特3年的女秘书,被一向温和的艾伯特总统那忽然暴发的强硬态度惊得目瞪口呆。不过,她很快就回过神来,激动地快步向总统追去。

    临到走廊拐角处,女秘书回头看了看寂静无声的总统办公室,在心里无声的嘲笑了那位自以为是的容克贵族代表!

    在莱因哈特少将与西克特上将背着承担一切责任后果的包袱,毅然决然保卫德意志的尊严时;在一群得不到政府支持的党卫军民兵,为了祖国抛头颅洒热血时;这群远在安全后方的容克贵族,居然还想着什么引导民众情绪,保证他们既得利益的稳定!

    连国家的尊严都不在乎的人,也配叫做德国的贵族?

    他们不配!

    随着艾伯特与机要秘书的快步立刻。空荡荡的总统办公室内,只剩下代表容克贵族前来向艾伯特提要求的霍尔一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