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境中的第三帝国 第二十八章 法兰西第一名将

时间:2018-04-23作者:清扬飞鱼

    等到贝当到达前线指挥部的时候,西德尔的第一装甲师,已经分别对党卫军剩余的两处高地阵地发动过火力侦查了。

    法国前线指挥部把这两处高地分别编为“二号高地、三号高地”。当然,这样的编号,某种意义上也是刚到暗示元帅大人,法军也曾拿下过“一号高地”。至于是谁动的这种小心思,那就不得而知了。

    当然,贝当也懒得去管这些小事。这名伟大的法国元帅,现在一心想的都是,如何尽快占领鲁尔。

    法军已经拖不起了!直至今天,国内对这次引起战端的政府已经有了不少怨言。虽然现在还能压的住不和谐的声音,可是长此以往必然会出问题。

    再者,本来是为了搜刮油水才发起的占领行动,现在却不断的让国内从捉襟见肘的军费中补贴。

    彭加勒总理对此更是心急如焚,多次催促。

    贝当知道,自己的时间不会太多。彭加勒总理会提议在这种时候紧急把自己调往前线,为的是借用他的名气鼓舞士气,鼓舞法军速战速决。

    法军的新前线指挥部,是设立在一个德国乡村小镇上的。此刻的小镇上已经没有了原本的住民,早在三天前的首战爆发时,镇上的人就都搬走了。

    法军的总指挥所,设立在镇上的一所学校中。学校老旧的灰白色墙壁下端,还遗留着以往调皮学生的涂鸦。可学校广场上,已经没有了往日嬉闹的学生。取而代之的,是沉默穿行的法国各级军官。

    一辆法国军队内也配备的不多的军官汽车,停在了临时指挥所安置的学校门口。车上一名戴着法国军官标准五银环军帽,系着深蓝色腰束的将军快步下车,走进大楼里的指挥所。

    本来使用深色布料的腰束已经是几个世纪以来法军的习惯,但是由于这名军官将军的身份,所以他的腰束也就特殊了一些。而他腰带上的银制匕首图案,透露了他来自装甲师的身份——法兰西第一装甲师师长,西德尔。

    进入贝当所在的房间,西德尔自觉的走到这名提拔过自己的元帅身后,陪着贝当一同看着铺开在墙边的大地图。

    “来了”贝当头也不回的说到。

    听到贝当的话,西德尔接道:“元帅,我来迟了。按照你的要求,我已经把德国人的前沿部署摸透了。他们余下的两个高地阵地,也是五千人的配属,同样没有重武器。”

    在西德尔看来,即便知道了德国方面的部署,法军的时间也来不及了。就算接下来两个高地,法军都能用比之前快一倍的时间拿下。那远在鲁尔工业区留守的德国部队,又会消耗法军多少时间呢?法军真的还有那么多时间吗?

    西德尔明白,他相信贝当也明白,国内最多也就再给他们一个星期,拿不下鲁尔,法军就只能灰溜溜的退回国内。因为如今的法国,已经没有再去承受一次世界大战的勇气了。

    不过,西德尔的忧虑并没有影响到贝当。作为一代名将,贝当的手段可比西德尔想象中多的多。

    和当年的凡尔登比起来,眼前的情况要好太多了。至少主动权一直在法国手中,哪怕不能赢,法国也不算输。

    更何况,既然他贝当这名排行在法兰西第一的名将来了,法军就不可能空手而归!

    贝当的到来,对参加过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史蒂夫来说也产生了极大的震撼。

    虽然当初贝当凡尔登一战成名的时候,史蒂夫只不过是一个基层军官。不过,对于贝当的名声,史蒂夫还是非常了解的。

    在史蒂夫眼中,这位毕业于法兰西圣西尔军校,向来以滴水不漏,稳扎稳打的战术风格著称的法国元帅。是一名值得尊敬的对手。甚至,他史蒂夫连做贝当对手的这个资格都没有!

    想当初的凡尔登战役。本来,随着德国明目张胆地向香贝尼增兵,做出要在香贝尼发动攻势的姿态。法军总司令霞飞已经上当,法军主力几乎全被骗往香贝尼。

    那个时候,整装待发的德军兵团已经以闪电一击的速度攻向了缺兵少将的凡尔登要塞,随时准备冲进法国首都巴黎。面对几近全面溃退的法兰西军队,整个德国高层,都乐观的认为,德军主力能轻松推进到巴黎!

    可是没想到,刚刚就任凡尔登要塞司令的贝当一赶到凡尔登前线,就稳住了局势。他指挥法军仓促调来的两个二流师,死死的堵住了德军通往凡尔登的关键公路!

    那一场攻防战,至今都被德法两国当做战例反复研究。贝当利用两个二流师加上他自己的两个师,总共四个师的兵力,不断添油式的填往战区。虽然头一天就被德军推进了6公里,不过总算稳住了阵脚。

    四个师,为贝当争取到了96个小时的时间!

    这四天里,他拼命地收拢残兵,拼命地抽调分布于后方各处的小股兵力。并且将这些军队,坚决地投入战场。这种送死般的战术,让德军总参谋部束手无策。他们不知道那些前段时间已经被击溃的部队番号,为什么又出现在自己面前?

    德军拼尽全力地发动攻击,试图达成突破。可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当法国的增援部队如同潮水般出现在凡尔登一线的时候,德国总参谋部上下,都发出了一声深长地叹息。

    他们知道,最好的机会,已经错过了!

    自此,双方在凡尔登一带形成了战略相持。而这种相持,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比倾尽全力的决战,更残酷!双方不断的投入兵力,用人命去填上一处处战略要地。巨大的凡尔登要塞区,自此成为绞肉机的代名词。

    德军不想这样,法军也受不了这样。可是,大家还得这样毫无技术含量的打下去。

    仗打到这一步,已经是骑虎难下。哪一方先顶不住,哪一方就会彻底崩溃。这样的崩溃,将如同多米诺骨牌一般,导致全线崩溃!

    双方不断的往前线运输物资,运回伤员。

    法军利用唯一与后方保持联系的巴勒迪克—凡尔登公路,源源不断地向凡尔登调运部队和物资,一周内组织3900辆卡车,运送人员19万、物资2 . 5万吨。形成战史上首次大规模汽车运输。

    作为进攻方的德国则多次往后方运回伤员。往往一次大规模进攻后,德军都得在一周之内运回上万名前线医院无法救治的重伤员。再加上运往前线的物资,德国把每一辆汽车的作用都发挥到了极致。来的时候运来物资,走的时候运走伤员,可以说是没有浪费一丝运力。

    即便如此,前线的战争还是没有任何进展。一个整编团被拉上前线,很快就打没了。然后再拉一个团上去,一个团不够,就一个旅;一个旅不够,就一个师!

    一个普通的高地,往往上午还在法军手上,下午就成了德军的阵地,晚上又回到了法军手中。双方都在用人命填,谁也不敢停下来!

    这种拉锯战,残酷得让人发疯。从双方在凡尔登形成相持开始,前线的炮声,就从未停止过。大家都在拼命,争取以优势兵力,寻求最后的决战!决战早一天到来,这种折磨人的曰子,就早一天结束!

    激战到4月,原本兵力较少的贝当,在兵力上已与德军相当。急迫的威廉二世,甚至派出皇太子亲征,并首次使用了毒气弹。但贝当仍将德军的攻势一次又一次阻止在要塞前。

    7月,德军发起了最后一次进攻高潮,但仍被贝当抵挡住。到秋天,贝当下令反攻,拥有优势兵力的法军终于解了凡尔登之围。

    回到这次鲁尔之战,在贝当又一次确认了地图上的标注后,一丝自信的微笑浮上了他的嘴角“命令各部队按b计划进攻,如有惊慌失措、泄露进攻计划者,按军法处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