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境中的第三帝国 第十九章 表态

时间:2018-04-23作者:清扬飞鱼

    张承天之所以敢一开价就狮子大开口,并不是因为鲁莽。相反,张承天这么做是有着自己的考虑的。自己敢于要价的本钱,在于自己可以拿出来给苏联的东西够多。不但如此,有些东西,就算苏联方面没提出,他张承天也要提醒苏联提出来。而不引起怀疑的最好方法,就是自己这边先狮子大开口。作为回报,再把预先给苏联设想好的报酬提出来。

    微笑着注释着正经的斯大林,张承天开口补充到:“当然,我们为苏联朋友准备的东西也不只是精密机床。我们还可以为贵国引进欧洲的先进铺路技术,帮助苏联建设大量满足欧洲一流标准的铁路和公路。相信这些新修的路会极大改善苏联的运输情况。当然,所有援建铁路公路,包括机床。苏联方面都可以用石油,矿石,粮食来交换。这对外币储备不多的苏联可是最实在的交易了。”

    斯大林提出抱怨的意见是真的不满德国的要价吗?当然不是!这不过是斯大林接下来加价的筹码。德国人要的苏联都有,同理,苏联要的东西德国人也有。张承天开价越多,他斯大林就可以加价越多。从某种意义上说,斯大林其实是希望张承天狮子大开口的。

    作为华沙惨败的经历者,斯大林清除的认识到了苏联军队的一个大问题——后勤不济。正考虑如何从德国里面找到解决方案,德国人就自己把解决方案送上来了。对此,正经的斯大林非常满意。不过,既然德国人自己都接受这个加价了。那苏联就可以再此基础上索求更多。既然德国要训练陆军和空军,那不妨让他们顺道帮苏联提升一下海军的战斗力。

    作为一个拥有广阔陆地面积的国家,苏联却一直有着海军大国的梦。这一点,从沙俄时代就如此了。可是,即便如此苏联的技术储备却完全达不到期望值。在这样一个崇尚坚船利炮的时代,苏联却连一份成熟的战列舰技术都拿不出。

    果然,斯大林毫不客气的向张承天索要德国皇帝级战列舰的图纸。

    说起皇帝级战列舰,张承天尴尬的笑了笑:“这个好办,当年我们彩虹行动的时候就自沉了5艘皇帝级的战列舰。他们的图纸应该还在,我回去找找。不过,以苏联现在的状况,估计没有生产的条件。苏联朋友喜欢的话,我们可以在克虏伯公司设立于荷兰的造船厂帮你们秘密建造。”

    当斯大林听到德国曾经财大气粗的自沉5艘皇帝级战列舰时,再坚强的神经也经受不起这份打击了。人比人气死人,当苏联还苦苦挣扎在战列舰建造的基础阶段时,德国早就有了高级许多的战列舰,然而他们还毫不珍惜的自沉了?!

    看见斯大林一脸自卑像,得到满足的张承天慷慨的大气一出:“战列舰我们德国帮苏联造,图纸就当送苏联了。以后有条件苏联自己也可以造。不过德国的钢铁储备不够,需要的钢铁还得苏联提供铁矿石。”

    此时看似大方的张承天,其实可以说是无耻到了极点。公事上,他不断误导苏联把钢铁用在错误的方向。当苏联拿到改动为侧装甲被加厚,顶部装甲被削弱的战列舰图纸。接收防空能力几乎为零的战列舰时,对不起,这些战舰面对德国这边的航空母舰只能躲在厕所(军港)里哭。

    害怕德国耍诈的斯大林提议道:“苏联自身的钢铁产量虽然不高,但是造两艘战列舰的钢铁和设施还是拿得出的。可以改一改,德国那边建造三艘战列舰,剩下两艘苏联自己造。”

    一听到苏联还要自己造,张承天开心的回答到:“好啊,那样的话就方便多了。”一想到苏联未来造坦克用的钢材,还得分给战列舰建造。张承天就安心了不少。等到苏联的公路修好了,铁路改成德国的宽轨标准后。看未来的苏德大战,苏联拿什么抵挡德军。

    办好了公事的张承天,紧接着就开始捣鼓他那点私事:“那斯大林同志,运到德国造战列舰那些铁矿石的加工,可不可以就交付莱因公司。”别的不说,自己这位莱因公司的幕后老板总得给公司拉点业务吧。

    常年混迹于苏联高层的斯大林,在张承天说完这番话后,马上就猜到了张承天和莱因公司的关系不一般。在斯大林看来,这名上校指不定拿了别人多少好处。想到这里,斯大林心里总算明白了张承天为什么之前要和自己套近乎,谈判又为什么如此顺利,德国对为什么苏联有求必应。

    一切都是因为这位上校,急于给那个加工铁矿石的莱因公司谋取利益。说到底,就是因为资本主义的低劣性造成的腐败。丝毫没有想到张承天是为在战场上坑害苏联的斯大林,自以为是的答应了这个送莱因公司好处的方案。

    在斯大林看来,德国的利益被自己通过这名自私的上校挖走了一大块,为了一己私利,出卖国家技术,建设了别国。

    在张承天看来,苏联的利益被斯大林这个白痴丢掉了不知道多少,白送德国铁矿石,帮未来的德军修路搞好后勤还付钱,把未来关键的坦克钢材用在有大缺陷的战列舰上......

    对于最后的协议,双方都很满意。德国提供给了苏联30台不算先进的机床,5份秘密改动后的残次品战列舰图纸,沿莫斯科至柏林一线修建大量公路以及苏联出钢铁修建铁路网。苏联向德国提供承诺的明显超过援建战列舰需求量的铁矿石,分期支付两亿公斤的小麦与水稻,两万头黄牛,两百万吨石油,以及各类矿石共三十万吨。

    和莫斯科会议室的其乐融融比起来,柏林西克特办公室的气氛就显得尴尬了许多。

    “鲁登道夫上将,西克特将军以及通过明升暗降的方式,把莱因哈特上校调走到运输部门去了。今天上午刚签署的调任文件,中午人就调走了。”被张承天留下来替代自己工作的罗斯,对鲁登道夫这位闯入西克特办公室的来客安抚到。

    “哦?”对于西克特调走张承天这件事,鲁登道夫还是很意外的。在此之前,鲁登道夫还一度以为西克特要帮助他这位弟子报复自己。

    自以为西克特在向自己妥协的鲁登道夫嚣张的笑道“我就说这位年轻人,为人浅薄,行事鲁莽。西克特上将对此看的倒是很透嘛。”

    坐在办公桌后的西克特,自一开始就没有说话,本来他也打算一直不说话。让张承天留下来的罗斯去处理。

    但是,鲁登道夫并不满足于此。鲁登道夫希望听到的,是西克特亲口回答自己,亲口宣布他鲁登道夫的胜利。为此,鲁登道夫一直盯着西克特,不愿离开。

    “罗斯,不用跟鲁登道夫上将废话了。帮我请他出去。”西克特对于鲁登道夫的猖狂作风实在是无法忍受。忍不了就不用忍!作为张承天的老师,西克特潜移默化中也从张承天身上学到了某种品质。

    对于西克特突然间的表态,鲁登道夫一时竟无法反应过来“西克特,你什么意思?你别为了逞一时的口舌之快,荒废之前的努力!”

    “口舌之快?在我看来逞口舌之快的是你鲁登道夫。”愤怒的西克特直接吼出了鲁登道夫的名字。“我可以在这里给你明说,莱因哈特迟早会回来的。我从来没有想过把这个优秀的学生雪藏起来!”

    鲁登道夫也不甘示弱:“回来?一旦你这个冲动的学生回来闯出什么祸,到时候都得由你背着。”

    听完这番话的西克特冷哼一声:“在我西克特手下,没有闯祸这个词。就算我这个学生把天捅个窟窿,也有我给他兜着,怕就怕他没本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