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境中的第三帝国 第二章 似曾相识

时间:2018-04-23作者:清扬飞鱼

    为了德国舰队的拘留之地,协约国煞费苦心。原本决定解除武装的水面舰只在中立国就地扣留,可没有一个中立国愿意自己的港口成为德国舰队的拘留所,日后成为是非之地。之后,协约国与西班牙交涉此事,但遭到西班牙政府的拒绝。

    最后,战胜国们干脆撕破脸皮直接选择了英国的斯卡帕湾,他们认为那里是拘留德国舰队最安全的地方,因为好歹,那里是英国皇家海军的基地:谁还敢在太岁头上动土啊?他不要命了?至于德国面子上挂不挂得住,那很重要吗?就算德国丢了面子,难不成他们还敢动手。大不了再打一仗,不过这一仗打完嘛,德国可就没有殖民地可以赔了。到时候,属于德国的本土或许就更少了。英国法国波兰,大伙一块瓜分德国就是了。

    1918年11月19日,公海舰队起锚,踏上了艰难的不归之程,按照计划,21日它将与战胜国押运舰队会合。负责谈判协商的德国海军少将雨果莫鲁尔被告知:将有一支规模可观的舰队届时“恭候”德国公海舰队的到来。这所谓规模可观的舰队由英国的皇家海军、美国的一个战斗舰舰队以及其它战胜国舰只所组成,共计370艘舰船。

    21日上午8时30分,按照英国皇家海军将领贝蒂的命令,德国公海舰队以一字形单列队形,在相形渺小、悬挂着气球风筝的英国轻型巡洋舰的引领下,鱼贯驶入预定的海域,在此待命押运的战胜国庞大的舰队如临大敌:虽然已知德国舰只武装已被解除,但协约国的舰只依然荷枪实弹严阵以待,以防万一出现的突发事件。

    或许是为了表现自己的胸怀,英国海军将领贝蒂说道:“此情此景令人伤感,实际上,我应该说这是可悲的一幕。”不过,从他脸上得意的可笑容一点也看不出他对此感到可悲。用兔死狐悲来形容此刻的英国海军再合适不过了。毕竟不久以后,消化了这批德国军舰的英国皇家海军就可以号称天下无敌了。

    在协约国强大的押运舰队的押送下,这支曾经令人骄傲的公海舰队到达了目的地的第一站福斯湾,在那里经过了战胜国的检验。黄昏时分,德国海军的军旗降了下来,英国海军将领贝蒂下达了命令:德国海军的军旗从此永远不可以再升起来。几天后,这支舰队进入了它最后的目的地:斯卡帕湾。

    从这一天起到次年的六月,整个德国公海舰队被协约国拘留在斯卡帕湾,战胜国对她实行了严厉的监规:禁止舰上拥有电台,德国海军少将罗伊特和他的军官们几乎与世隔绝,只能靠四天前的英国报纸来了解外部世界的形势。不过,对于知晓历史进程的张承天来说,别说四天前的报纸。四天后的报纸他也可以猜个大概。

    与此同时,战胜国继续为这支舰队的命运而争吵不休,英国自然是想独霸这支舰队,而不愿意与其盟国共享。事实上,英国的外交官们也几乎完美的完成了这一任务。除了少量舰艇分给美国和法国外,他们让出一部分赔款。然后,就几乎拿下了德国海军的精华。

    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局势的演变,拘留地的德国舰队官兵的态度从沮丧变成愤怒的藐视。1919年的5月31号,他们居然公开庆祝日德兰海战胜利三周年,并且公然违反贝蒂的命令,将德国海军的军旗和革命的红旗升上了桅杆的顶部。

    与此同时,英国港口盛传英国政府准备夺取德国舰队。英国确实已经准备夺取德国舰队。英国海军将领贝蒂和梅登都同意如果德国人自毁舰队,他们就采取行动夺取舰队。一些英国将领甚至提出无论如何都要夺取德国舰队,以免夜长梦多、节外生枝。

    6月16日,英国海军将领弗雷曼德向梅登正式递交了夺取德国舰队的行动计划,时间定在21日半夜。后因协约国延长了最后通牒至6月23日,夺取德国舰队的计划相应推迟到6月24日凌晨。

    正是在这种危急而纷乱的局势中,张承天的计划开始了实施。这是个绝好的时机,正好打一个时间差。因为只要德国政府还没有在凡尔赛条约上签字,那就意味着战争还没有真正结束,因此,任何人都无权阻止彩虹行动。

    事实上,路德维希早已把张承天的计划报告给了德国政府。而随后,也得到了批准的回复。当然,还有顺带的嘉奖和升迁。张承天因为在这次行动中起了关键作用而晋升为少尉,获得一级铁十字勋章。

    尽管英国也曾预见到德国人有自毁其舰队的可能,但由于拘留舰队的协议明文规定:英国不得派遣武装人员登上德国舰队实行武装看押,所以,英国只能在自家军舰上远远地看管着德国舰队。

    之后,张承天声称6月21日在斯卡帕湾负责监押德国舰队数月的五艘英国战列舰会驶离了斯卡帕湾,去港外进行军事演习。他号称这是他通过一个自愿投奔的德裔英国军官了解到的。

    英国会在这种时候进行演习!?就算是最乐观的人也不敢这么想,可是张承天就这么轻描淡写的把这种消息摆在了大家面前。戴尔上校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瞪着张承天。可惜,他也没瞪出个名堂。

    “好,我信你。”出人意料的是一向稳重的路德维希给出了这么一个答案。不过,这不是说路德维希是个鲁莽的人。相反,他很快的考虑了英国人设下圈套的可能性。不过,他想来想去都觉得英国人没必要在这种事上设圈套。毕竟,现在没有什么比这种舰队更诱惑英国人了。拿到这些德国精锐战舰做饵?英国人还没那么阔气!

    再者,难不成说不相信?那眼前这位提出并参与策划的英雄多尴尬。反正相不相信也没什么区别,到时候英国军舰离不离开自然见分晓。

    6月21日上午10点,路德维希吃惊的看着张承天。虽然他说自己相信,但是他没想到一个小小的少尉居然能搞到这种情报。英国舰队,真的出去演习了!来不及想太多,路德维希决定优先执行彩虹行动。

    “莱因哈特”

    听到点名的张承天回了一声。然后就听到了路德维希的赞美:“不错,好样的。”

    不等张承天谦让,路德维希便转身下令升起讯号旗。

    由于路德维希之前给足了张承天面子的“相信”。今天所有人员都准备的非常到位。

    很快,讯号旗升上了桅杆:“执行第十一段。”

    这些看上去似乎是非常普通的旗语,可实际上已经赋予了全新的意义,那是凿沉舰队的预备密令。在得知所有舰艇都收到了他的密令之后,路德维希发出了新的讯号:“z状况-凿沉!”接着,他亲自给旗舰的舰长下达了沉船的命令。各舰的桅杆都升起了德国海军的军旗,而甲板下的自毁装置都在悄然打开了阀门,海水立时涌进各舰艇。

    随着渐渐沉入海底的巨舰,张承天发出一阵似曾相识的感慨。他似乎回到了穿越前的那个夜晚,回到了那艘沉海的邮轮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