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饼直播间 40.星空蛋糕五

时间:2018-04-23作者:苹果鱼

    小天使你买到了防盗章哦!24小时之后就可以看了呦~  阮甜厨艺很好。因为父亲早逝母亲工作繁忙, 她很小就学会了烹饪。最初直播的内容是简单的各类家常菜,机缘巧合爱上了烘焙报了个烘焙班, 毕业之后就成了一个坚定的甜品制作主播。

    这么些年来她一直坚持直播, 虽然从未露脸, 但到现在竟也成了花瓣直播美食分区的台柱之一。

    今天母上大人值夜班,她提前半小时开直播,算是补上了之前的请假时间。

    “今天时间比较多,我们来做卡士达酱泡芙。”阮甜一边说着, 一边开始现熬卡士达酱。

    “我饼的卡仕达酱是现熬的!!”

    “66666!”

    “玉米淀粉过筛, 加上沙糖拌匀。分离出蛋黄后将蛋黄打碎......”阮甜一边示范着操作一边讲解。

    “卡士达酱里必不可少香草口味。”她说着, 又从柜子里取出昨天用剩的半根香草荚,将香草荚中的籽取出后放入牛奶, 接着又将牛奶连同香草荚放到炉火上加热。

    香草荚的价格最近一直在涨, 观看她节目的粉丝们大多也喜爱烘焙。在看到香草荚出镜后便大喊“饼壕”。

    阮甜抽空看了眼旁边平板电脑上,直播间里呼啸而过的弹幕,不禁笑出了声。

    “我哪壕啊, 这也是为了吃没办法呀!”通常玩烘焙,在需要香草口味时一般都会选择价格更为低廉的香草精或者香草膏,直接上香草荚的属于高端玩家。

    “这样好了,今天抽奖五位幸运观众, 分别赠送500克香草荚!”500克香草荚市价大约是两千软, 够用很久。

    阮甜虽然是花瓣直播美食区当家台柱之一, 但是美食区并不是什么太过热门的分区, 平台的流量一般都在游戏那里。

    她话音刚落, 还未等嚎叫她壕的弹幕刷出,先有人给她连着送了好几间超豪华的白玫瑰花房直播礼物。

    花瓣直播给主播打赏的礼物同平台很搭。最便宜的是撒花瓣,接着有一朵整花、一束花、几百只花等等。其中花的种类在价格上也有区分,最贵的便属玫瑰花,而超豪华玫瑰花房在平台则是最昂贵的打赏礼物,分为白玫瑰和红玫瑰两种颜色,粉丝们可以按照喜好选择颜色赠送主播。

    阮甜有一个土豪老粉,名叫周而复始,是支撑她成为美食区台柱的重要粉丝。大概从三年前便开始,每每她开直播时便开始疯狂撒钱。尤其是阮甜要回馈粉丝送礼物时,他就像是要给阮甜补上那些礼物的钱一般,更是流水般给她刷礼物。

    再定睛一看,这几座白玫瑰花房果然是那位名叫“周而复始”的粉丝送的。今天阮甜送出去总共一万块的香草荚,这位周而复始便给她刷了五万块的花房礼物。

    “周爸爸”出现,粉丝们立马炸开了锅。

    “周爸爸!!合影!!”

    “我去啊我熬夜看个深夜放毒直播都要被土豪伤害!”

    “我饼的直播真的有毒,这几年坚持看下来我不仅胖了,现在眼还瞎了!”

    “我饼你老实说,周爸爸和你到底是什么关系?”

    “我不要香草荚了!我饼给周爸爸省点钱吧那花房刷得我心颤!”

    “周爸爸”这个绰号是粉丝们给周而复始起的别称。这位神秘的土豪粉丝时常给“一枚老甜饼”刷礼物,因为出手阔绰竟也积了一批粉丝。

    这天是阮甜自那晚在聚贤庄的饭局之后第一次直播,看到“周爸爸”这三个字后竟然心头不由地想起那天遇到的周穆。

    真是见了鬼了......

    作为主播也是需要维系粉丝关系的。这些年周而复始作为她收入的主要来源.....是的没错,就是主要收入来源!阮甜每次抽奖活动不管有没有抽中他,都会追加一份礼物送给他。

    而从去年起周而复始的地址起了变化,从帝都变成了x市。当初阮甜还感觉这颇有缘分,而这次在某鸟驿站给小姐姐说地址的时候,她却油然生出一种微妙的感觉。

    三天后,x通快递的包裹送达。

    这天恰好是个周末,正在上小学三年级的穆周放假在家。

    “快递来啦!”小胖子抱着一堆包裹一边走一边扯着嗓子喊。

    “妈妈的信,爸爸的信,哥哥的包裹。”他边走边扒拉刚刚取回来的包裹和信件,一件件地对着家人通报。

    穆周是《哈利波特》的忠实粉丝,今年夏天穆小胖就要十岁了,算算正是霍格沃茨的入学年龄。

    这一新学期开学后,家里的包裹和信件都是由他接收,从不假他人之手。生怕来自霍格沃茨的入学通知书被家里的谁给藏了起来。

    “还是没有我的信。”检查完没有自己信件的穆周拉着个小脸,将怀里的信件包裹分发完毕后颇为消沉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

    周穆父亲姓周,母亲姓穆,起“周穆”为名以示周穆两家的两姓之好。弟弟叫穆周,寓意同周穆。

    其实就是周爸周妈犯懒罢了。

    小穆周在自己的座位上消沉了两秒后又跑到哥哥身边围观他拆包裹。几年前开始,哥哥经常会收到很多有趣的礼物。

    “这次是什么啊?”穆周一边瞧着周穆拿剪刀剪开胶带一边巴眨着大眼睛好奇的问。

    周穆只看一眼快递纸盒上寄件人的字迹清逸签名就知道这是老甜饼的抽奖礼物。粉丝们很喜欢老甜饼的字,因此她每次的抽奖礼物都是从她这里寄发,就为了在包裹离加一张给获奖粉丝的祝福卡片。

    “亲爱的周而复始:

    谢谢你一直以来的支持,这些香草荚送你,祝你能做出美味的甜品!祝你工作顺利,生活幸福。”

    看完这次的卡片,周穆微微弯了弯嘴角将卡片放进上衣口袋。

    “是我在霍格沃茨念书时的魔药学教授寄来的东西。”周穆从纸盒中取出真空密封包装的香草荚,骗穆周道。

    周穆曾经在英国求学,见穆周迷上《哈利波特》后就逗他曾经也是霍格沃茨的学生,没想到穆小胖竟然真的信,还一信就是这么多年。

    密封包装的香草荚如一条条黑色炭块,看上去很是唬人。

    小胖手把那快递盒子扒拉到自己跟前,看着上头“甜饼”的签名觉得自己受到了欺骗。

    “你骗人!这个签名明明是中文,你魔药课老师又不是中国人。而且这是通过麻瓜的快递寄过来的,又不是猫头鹰!”

    “这是为了不被麻瓜们打扰,所以才走了麻瓜的快递途径,‘甜饼’是我们之间的暗号。”周穆笑着戳了戳穆周的额头,拿着那包香草荚起身向厨房走去。

    “那这个东西叫什么,是作什么用的?”

    “我上次和教授写信随口提到你喜欢吃甜食,她就寄给了我这草药。用这副魔药做甜点会很好吃。”周穆随口胡说着,走到厨房把这香草荚交给已经开始准备午餐的厨师。

    之后弹了弹穆小胖的额头低笑:“小麻瓜。”

    “我才不是麻瓜!我是个巫师!”

    兄弟二人打打闹闹地回到客厅,看完手中信件的穆女士抬眼从眼镜上沿瞥了哥俩一眼。

    “你又欺负你弟弟。”穆女士摇了摇头下结论道。“少让穆周吃点甜食,你就这么纵着他,迟早会吃出一口虫牙来。”

    想了想穆女士觉得还不够。

    “你最近有空,就带你弟弟去看看牙好了,前几天我还听到他喊牙疼。”

    “我不要!!不要!!”穆小胖嚎得撕心裂肺。

    周穆低头看着抱着他大腿哭嚎的穆周,极有责任感的点了点头。

    因为和x医大的口腔学院有合作,周穆现在也算是院里的熟人。其中和他最熟的莫过于院长刘洛教授。

    老刘听到周穆要带弟弟来看呀,皱起眉头想了两秒后,突然心生一计,接着立马借口自己出差不在本地,把这位金主爸爸扔给了自己的博士生。

    “周先生还记不记得当时在饭局上我一个来敬酒的女学生?”老刘靠着椅背对着电话那头的周穆循循善诱道。

    那晚来敬酒的女生只有阮甜一个,之后那姑娘还拒绝了他送她回家的好意。加上那天下午相亲时的乌龙以及她的泡芙,周穆对阮甜的印象可以说是非常之深了。

    “小阮啊,她现在主要是在牙齿正畸这个方向,病人大多也都是小孩。小孩么,都害怕牙医,小阮对小孩特别有一套。”说完这些,老刘越发觉得自己在仓促间做的这个决定特别完美。

    “你看这样如何,我让小阮陪着你弟弟去看医生。让她好好安抚孩子,别让孩子有抵触情绪。毕竟牙齿健康很重要的!”

    得到那边的肯定回复后,老刘喜滋滋地挂了电话给阮甜发了条微信过去。

    “下周周六时间腾出来啊,有个小病人要接待。”

    “小病人?”阮甜秒回了过来。

    “是啊,投资商家的小公子,吃糖吃坏了牙,你到时候照顾着点!”发完这条消息后,老刘立马退出微信,靠在椅背上喝了口刚泡好的枸杞茶,嘴角微微勾起一抹围笑,深藏功与名。

    阮甜瞪着老刘给她的消息简直要拍桌而起。她一个正畸科的,管哪门子的蛀牙啊!

    接下来的一周,达斯投资开始对花瓣直播投资案正是开始进行。周穆忙于此事,因此竟然有一周时间没有再去找阮甜蹭午餐。

    阮甜乐得轻松。

    之前去香积寺摘花淋雨受凉,她原本以为吃一粒感冒药睡一觉便能搞定。结果拖了好几天,嗓子的炎症却丝毫未退,反而有越来越严重的趋势。

    “你要不要去医院看一下?最近甲流很多的。”科室里的张医生很是关心地建议道。

    “去过,已经做了检查了,就是普通的受凉然后感冒,医生让我自己扛过去。”阮甜喝了口水润嗓子,精神不振地道。

    今天是周五,是每周来科室实习的日子。好在今天病人不算多,预约的病人就只剩了一个。原本和那位病人预约的时间是在半个小时以前,可这会儿还没有到。

    阮甜趴在办公桌上,神色颓丧地同杜琳琳发微信吐槽。

    “真的好烦,早点来早点检查我早点回家。”

    “回家你也是没人照顾,苦逼的一个人独守空房。”杜琳琳毫不留情地戳她痛点。可接着又不由得开始操心起来。

    “老师今晚值班,明天直接去外地开会,这次开会她带我一起走,你一个人在家行不行啊?”

    “......行吧。”阮甜撇撇嘴,没精打采地回复消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