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饼直播间 39.星空蛋糕四

时间:2018-04-23作者:苹果鱼

    阮甜刚在被周穆抱去浴室洗澡时便已经昏昏欲睡, 这会儿头刚沾了枕头就沉入黑甜的梦乡。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杜琳琳的来电。

    大半夜的给阮甜打电话,肯定是有急事。阮甜睡得毫无知觉, 周穆拿过手机接通, 听筒里立马传来杜琳琳的哭声。

    “甜甜!你快来医院!老师出事了!”

    原本还带着些睡意的周穆听到这话立即清醒。在他的细问下方知这是科室里出了医闹, 今晚恰好值班的李老师被医闹的人用刀捅伤,这会儿正在急救室里。

    “我们马上过来!”挂了电话,周穆连忙把已经睡着的阮甜叫醒。

    大半夜,两人连忙从山上赶去市区。

    “李老师不会有事, 我们马上就过去了。”在路上时, 周穆发现阮甜的脸色惨白如纸, 不由地开口安慰她。但实际上李老师现在的情况到底是什么样,他也不清楚。

    杜琳琳明显受到了不小的惊吓, 电话里也说不清什么具体的内容, 只能让他们赶紧过来医院。

    医闹。

    这是周穆经常在社会版新闻上看到的词汇。他与这个词距离最近的时候大概就是上次阮甜接待那个不可一世的太太和她儿子。而就是这样,在当时还是作为阮甜追求者的他已经无法忍受。

    如今阮甜的母亲则直接因为医闹而进了急救室。她与李老师母女俩相依为命了那么多年,他发现, 自己只是去想象一下阮甜此时的感受就觉得无比心疼。

    车子一开到医院,阮甜甚至没有等车子停稳就直接从副驾驶座上跑了出去。周穆连忙找地方停好车,在护士站经过好一番询问才找到李老师所在的手术室楼层。

    手术室的灯还亮着,走廊上却没有什么人。周穆找了护士才知道阮甜他们去了手术室上方的示教手术室。他证明身份后被带了进去, 之后发现杜琳琳正满身血地坐在一边, 而阮甜站在正播放着手术实况的闭路电视前同另一位医生冷静地讨论李老师的病情。

    “......一共三刀, 最致命的一刀捅到了主动脉。”

    周穆走进后, 发现竟然那人是温弘然。而他身上的白大褂也沾了不少血, 到现在还没来得及脱下来。示教室下方便是手术室,他们身上的血都来自此刻躺在手术台上的李老师。

    “现在主要的情况就在于老师失血过多引起休克。别的没什么大问题,主刀是血管外科的许主任,加上普外的杨主任,不用担心。”温弘然对阮甜宽慰道。

    阮甜双眼死死盯着闭路电视上的实况转播,木木地点了点头。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周穆走上前,扶着阮甜的肩膀,将她按在了一旁的座位上。杜琳琳一直在默默流泪,身体止不住地抖,此时明显的情绪还在崩溃状况之中,根本没办法问她什么问题。“温医生?”他又问。

    温弘然长叹了口气。

    “事情的始末我并不是很清楚,好像是因为前些日子一个产妇。这两天不知道怎么了跳楼了,现在夫家找来闹事。我是有收到妇产科的会诊通知,结果电梯门一开刚好看到了那一幕,就上去搭了把手。”温弘然对着周穆和阮甜解释道。

    “具体的......”他瞥了眼依旧坐在角落垂着头看着地面的杜琳琳,之后没再说什么话。

    因为温弘然遇到这件事,神外派了别的医生赶去妇产科,此时科里没有可以主事的医生,都是些实习生,他得赶紧赶回去。

    周穆环着阮甜,看了眼坐在一旁的杜琳琳,皱起了眉头。

    “冒昧问一下,可以让杜小姐的男朋友过来陪一下她吗?我听说她男朋友刚好和您一个科室。她的状态......”

    温弘然听了后神情有些复杂。

    “孙同学今天休息,但是现在电话拨不通......”

    脾气一向很好的周穆听到这时候突然很想骂人。

    “对了,医闹的那些人呢?”周穆问。

    “已经被警方带走了。”温弘然答。“你们,安抚一下她吧。”说着他又转头看了一眼依旧缩在墙角椅子上无声啜泣的杜琳琳。“这是刑事案件,等白天了她要去警察局做笔录。医院也成立了相关的调查组,要对当时李老师给那病人的手术和其他的治疗方案做合规调查。”

    周穆了然地点了点头,谢过温弘然。

    温弘然离开前又向杜琳琳那里看了一眼,叹了口气,他松开门把手走到了她身边。

    “杜同学,把白大褂脱下来吧,我给你带出去。”温弘然弯腰,抬手扶上杜琳琳的肩膀低声对她道。

    杜琳琳没有什么反应,在又被温弘然叫了一声后怔怔地抬起了头,眼中全是空洞。

    温弘然低叹了口气,又看了眼木木地坐在闭路电视前死死盯着屏幕的阮甜,以及立在她身旁守着她的周穆,咬了咬牙,抬手帮她脱下那件已经没办法再穿的白大褂。

    “白大褂我帮你带走了。”他轻声对杜琳琳说。看着她满脸的泪痕,最后又安慰她道:“没事的,李老师不会有事。”

    医生向来不会对患者或者病患家属做任何关于病人病情的承诺,这也是为了避免遇上失去理智的病患家属的保命之策。温弘然一直坚定地践行着一原则,不过今天他却没怎么犹豫,竟然对杜琳琳说出了这样的话。

    他有些懊恼,但好在当此话说完后,杜琳琳一直空洞麻木的双眸中终于出现了些波动。最后又点头对杜琳琳笑笑,他抄着她的白大褂准备离开,自己的衣角却突然被捉住。

    “没事的。”他叹了口气,又看了眼房间另一端相守的那对情侣,此刻对孙绍祺的愤怒达到了极点。温弘然抬手轻轻摸了摸杜琳琳的发顶,最终还是带着她的白大褂赶回神外科。

    示教手术室里少了那件被溅了不少血的白大褂,空气里也少了几分压抑。然而很快,周穆发现自己错了。

    阮甜像是一个机器人一样,手术进行期间动都不动一下,就那么直挺挺地坐在椅子上。她双手扣在一起,眼睛直勾勾地死盯着闭路电视的显示屏看着手术的实况转播。

    这副模样,就像是在她的世界里除了这场手术再没有什么别的事情存在。

    她不哭也不闹,就这么安安静静地坐着。这让周穆无比担心,他哪怕她哭她闹,也比现在这副样子强。

    而再望去另一个角落,杜琳琳整个人缩成一团,头埋在膝盖里。

    他脱下自己的外套罩在阮甜的肩上,想了想还是先从示教手术室中离开,准备去给她们弄点热的东西。

    只是现在是凌晨四点半,这些东西他要上哪去给她们找?

    出去的这会儿周穆还大半夜的打了好几通电话,把自己的几个能干的助理和公关部长都从床上叫了起来。

    x医大一附院发生医闹伤医事件,这不是什么小事,怕是不等天亮就会有记者赶来报道。他虽然不知道医院对此事的态度,但他这边要为了阮甜做提前的应对准备。

    他在住院部楼下的自动贩售机买热饮时又听遇到了几位病患家属,接着就打听了下事情的始末。据说那产妇生产完后突然大出血,紧急手术。当时手术主刀恰好就是李老师,为了保住产妇性命果断切除了子宫。

    因为子宫被切除,产妇的夫家对病人的态度一落千丈。产妇大概是换上了产后抑郁,因此才从楼上跳了下去。现在人没了,反倒是产妇的夫家打着“杀人偿命”的旗号,准备来医院讹钱。

    最后他拿着几罐热牛奶重新走进来时,却发现杜琳琳移了个位置。她坐到了阮甜的身边,像是遭遇了海难的人,紧紧偎依着她,如同抓着最后一块救命浮木一般。

    而阮甜也将杜琳琳揽入怀中,机械地抚着她的脊背安抚着刚刚经历过医闹的闺蜜。

    两个女孩紧盯着闭路电视屏幕,时不时小声交谈一句手术上的事情,看样子两人的情绪都已经冷静了下来。

    然而走进了看,周穆却发现阮甜那只没有揽着杜琳琳的手却攥得死紧。

    他先把一罐热牛奶递到杜琳琳手中,接着又悄声坐到了阮甜的身边。拉开易拉罐的拉环,想要喂到阮甜的嘴边,却发现她根本注意不到热牛奶的存在。

    “甜甜,喝点热的暖暖身子。”他轻声在她耳边说,可她却依旧没有什么反应。

    明明他和她紧挨着坐在一起,可周穆却只觉得自己此刻被排除在外。他瞥了一眼已经在小口喝着牛奶的杜琳琳,突然明白了一个事实——阮甜此刻依旧只在自己的世界中,谁都没办法进去。

    这状态,估计只有当李老师宣布脱离危险后才能被打破。

    凌晨五点半,窗外的天已经擦亮,手术终于结束。

    手术进行得很顺利。结束后阮甜立即冲出示教室去手术室大门口等候即将出来的医生,询问母亲的状况。一晚上没怎么休息的她眼眶下已经出现了黑眼圈,而她却依旧冷静淡定,像是平稳运行却没有灵魂的一个机器人。周

    穆跟在她的身后,一颗心揪着。她这样的状态根本不对——将自己所有的情绪都压住,一丝发泄的机会都不给自己留。

    再这样下去,她的崩溃只是时间问题。

    “手术很成功,各项体征也比较稳定,现在就等她醒来了。”主刀的许主任安抚道。

    阮甜对他们鞠躬致谢,跟着护士将母亲送到重症监护室后,她便转身抬步往电梯那边走。

    “去哪?”周穆拉住她的手问。“手术很成功,你休息一会儿,嗯?”

    “我要去警局。”阮甜对周穆点点头。“那边我得去一趟,还有舆论和新闻记者这方面也要应付。”家里除了母亲就只剩她了,这些事情她必须自己顶着,没有人可以替她来完成。

    “我都安排好了,无论是警局还是记者。你现在必须去睡觉。”周穆语气强硬道。“李老师这里我帮你守。”

    “啊?”阮甜抬头,此时此刻,她一直木然的眼神中,突然出现了些许裂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