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饼直播间 37.星空蛋糕二

时间:2018-04-23作者:苹果鱼

    小天使你买到了防盗章哦!24小时之后就可以看了呦~  “今天让周先生看笑话了。”老刘摆了摆手, 一副不愿多提的样子。

    “其实在有的问题上,逼迫作用不大。通常只有她自己想清楚想明白之后,才会发生改变。”周穆语气温和地道。

    “哎, 你不用给那丫头说话。你是不知道那丫头, 个人问题上倔得像头驴!”老刘气道。“不逼她她永远都不会......”正要继续数落时,他话头突然停住,接着带着些迟疑的眼神看了看周穆。

    周穆继续微笑以对。

    “......永远不会正面问题,瞅到机会就逃跑。这会儿她又是借着给本科生上课的机会躲我。”老刘摆出一副沉痛的表情, 演技蹩脚的对着周穆循循善诱。

    “阮同学现在还给本科生上课?”周穆问。

    “对,今年学校给她开了门课, 口腔颌面外科, 就在二教。”

    周穆了然地点了点头, 又同老刘握了握手。

    “那刘院长, 您忙, 我就先告辞了。”

    步出院长办公室, 周穆看了看表,此时正是上午十一点一刻。稍作思考后便给助理打了个电话,让他把中午的商务午餐的推到明天。接着就朝着二号教学楼的方向走去。

    阮甜在x医大真的很出名。他随意拦住个学生询问了下她这会儿上课的教室,那位同学就很热情的自告奋勇带着他去阮甜的教室。

    “呃,能问一下, 您是我们阮老师的什么人吗?”那同学憋了一路都没有说什么话, 但是大大的好奇确实明明白白的写在了脸上。直到两人站在教室外面时, 她终于没忍住向周穆问了出来。

    这男人穿着剪裁得体的西服, 身材挺拔, 相貌英俊,气质斐然,温润如玉,有匪君子。难不成是阮小灭绝的相亲对象?!最近听说李大灭绝和口腔学院的刘院长天天想给她安排相亲来着。

    什么人么?周穆微微偏头想了一秒。

    “......我是你们阮老师的粉丝。”

    粉粉粉......粉丝?

    女同学被这个回答惊到,阮小灭绝还有粉丝?

    周穆对着女同学点头笑了笑,接着轻轻推开教室后门,悄声走了进去坐进了最后一排。阮甜正背对着学生们板书,听到后门吱呀一声响,一张俏脸立即黑了起来。

    她今年开始给本科生代课,第一节课的时候就说了,她的课平时不会点名,但是谁敢不来或是迟到又给她发现了,平时成绩直接挂零。

    “我是不点名,但是警告过你们,一旦被我发现迟到或旷课平时成绩立即挂零。现在第二节课还有二十分钟下课,这位晚到的同学,你这是看不起谁啊?”写完最后一个字,阮甜把粉笔放进粉笔槽里,轻笑了一声转过身。

    她拍了拍手上的粉笔灰,看都没看教室最后面,那个可能正在瑟瑟发抖的迟到学生,直接低头在自己的教案夹里翻找花名册。

    讲台下面的学生面面相觑,阮小灭绝今天这是要发什么大招?学生们纷纷扭头看向教室最后一排,想看看究竟是哪位勇士敢这么不要命。

    就见一个穿着高档西装相貌英俊的男人十分突兀的孤零零坐在那里。

    这......

    一看就不是他们班的啊!

    衣冠楚楚,相貌堂堂,像是偶像剧里走出来的霸道总裁。可是他周身的气场却比偶像派明星们沉稳有力多了。

    看上去就很让人踏实。

    同学们连忙交换起八卦的眼神,这这这,阮小灭绝的追求者?

    “来吧,这位迟到的同学,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让我好给你挂零。”翻到花名册后阮甜将其翻开,语气森然地道。

    然后抬头,一眼看到了坐在教室最后一排的周穆。

    嘶......

    这人,这个时间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周穆看着黑着小脸瞪向他的阮甜,忍不住微微弯起嘴角,对她点头笑笑。

    这人竟然还敢对着自己笑!

    早晨那会儿他在院长办公室外面听自己和老刘吵架的墙角就不说了,后面被她抓了个正着后还一点悔意都没有!不仅没有什么忏悔之意,他还没经她同意就给她撩头发!

    撩什么撩啊!信不信她告他x骚扰啊!

    而且他后面那都说的是什么话啊!diss她孤狼的自称?还炫耀自己钱多?!

    怒气不自觉的侵入心头,连带着一股难以发觉的羞涩也一同爬上她的脸颊。

    动作很大的合上手中的花名册,阮甜又转过身面对黑板,告诉自己不能发脾气——那是院里的金主爸爸,给钱的!

    可是......

    她就是莫名的生气,止不住的生气,就是想要发脾气!

    “智齿冠周炎的时候要如何做冠周冲洗?”又猛的转身,阮甜两手撑着讲台,对着下面坐着的学生们提问题。“这个问题谁来回答?”

    一群学生举手。

    “就那位迟到的同学,你起立,把这个问题回答一下。”

    被点名的周穆愣住,接着在全班的注视下慢悠悠地站了起来。天知道,他上次在大学课堂上被点名回答问题的时候,大概是在七年前?

    “快回答啊,这么简单的基础问题都不明白?”阮甜冷笑一声,眼神毫不直勾勾地瞪着周穆。

    周穆又抬手摸了下自己的鼻尖,然后抬头,嘴角带着无奈和包容的笑看向阮甜。

    “阮老师,我是慕名来旁听的。”

    同学们闻言,激动地简直要从座位上跳起来。这是八卦现场啊!!阮小灭绝的八卦现场啊!!

    有人已经拿起手机发朋友圈开始了实时播报。

    “口腔颌面外科课,还有二十分钟下课,空降一绝世帅比!看起来各种高端人士!”

    “球八球深八!!”

    “自称慕慕慕名旁听阮小灭绝的课啊!!慕名!!”

    “阮小灭绝现在好像想要赶他出去!”

    “啊真的好帅!二十万字霸道总裁文已脑补完毕!”

    “......”伸手不打笑脸人,阮甜咬了咬下唇,思考要怎么把周穆赶出自己的课堂。

    “不是我班上的同学,还是不要来打扰我班同学上课!”

    不,请打扰!请尽情的打扰!渴求着八卦的同学们在内心深处嘶声呐喊。

    周穆闻言,赞同的点了点头。

    “好的老师,我下不为例。”总之就是要在课堂上待着,等到你下课。

    周穆把手机交还给杜琳琳,脸色同现在的朗朗晴空比起来,有点不是那么晴朗。

    “她现在怎么样?”周穆问。

    “啊,说是烧退了。”杜琳琳点头回答说。“就是嗓子还有点哑。”

    “谢谢。”周穆对着杜琳琳感谢地点了点头。不远处自己的助理提醒了他一声,他中午还有商务午餐要吃,这就得走。

    “如果有什么新情况,麻烦告诉我。”临走前他又对杜琳琳如此请求道,杜琳琳自是回以捣蒜点头。

    等周穆走远后,杜琳琳立马又拨通了阮甜的电话。只是任凭她怎么打,对面就是不接电话。无奈之下只能发微信。

    杜琳琳:“您这是害羞了?”

    对面秒回了一个“滚”字。

    见阮甜没什么大碍,并没有出现晕倒病重之类的情况,她放心地收回手机,去寻找李老师。下午还有事情要做,今天的安排比较紧张。

    阮甜靠着厨房的流理台,端着马克杯小口小口的喝着水。手机被她放在一边不愿去看,心中一直无法平静下来。那通过电磁波传递过来的声波仍在激荡着她的心湖,只是短短的几个音节,就让她失了往常的仪态。

    天啊阮甜,挂别人电话!这般不礼貌的事情你竟然还真做得出来!

    普通的小说都看不进去,更别提文献专著。

    在这种干啥啥不成的状态,让阮甜有一种莫名的惶恐感。她坐到厨房中岛旁的椅子上,拖着下巴两眼无神不知道是望着哪里。

    “啊......怎么会那么废啊!”她把头埋进胳膊,痛苦地哼唧着。内心深处有一种莫名感觉就要破土而出,面对这的陌生萌动,她却本能的想要逃避。

    直觉告诉她这与姓周名穆的那个男人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可她却没有胆量再向前一步。

    “回头是岸啊阮甜,回头是岸!”

    随便吃了些东西后,阮甜走进浴室洗澡。想要把昨晚因退烧而出的汗冲掉之余,她还希望那些扰人的情绪也能够一并被热水带走。

    周六下午天气正好,家中只有阮甜一人。往常她很享受这种独处,可今天却不知怎的,哪哪都变得那么不对劲。洗完澡后的阮甜如无头苍蝇一般在家中转悠来转悠去,这套学校分给教职工的不大的福利房突然空旷了起来。

    好不容易在阳台洗衣机旁的脏衣筐中找到了未洗的换下的衣服,阮甜却像是找到了什么救赎一般。

    洗完衣服后阮甜又将家中彻彻底底地打扫了一边,再抬眼已是下午六点。刚发完高烧的身体还处于较为虚弱的状态中,阮甜又坐回厨房中岛边上的座椅,她趴在桌面上,看着窗外的夕阳渐渐沉入远处的摩天大楼身后。

    夕阳的光辉透过厨房窗户,恰恰好落满了整个中岛的桌面。而随着那轮圆日的渐渐西沉,原本布满了整张桌面的阳光也一寸寸地消失在这方小小的厨房之中。

    趴在桌面上的阮甜就这样渐渐被黑暗笼罩。

    当夕阳彻底沉入地平线的那一刻,这座城市的霓虹灯与路灯很有节奏感地相继亮起。结束了一天忙碌与喧嚣的城市正准备要开始自己的夜生活,灯红酒绿就要上演。

    阮甜的心莫名的一抽,突然开始心慌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