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饼直播间 34.歌剧蛋糕四

时间:2018-04-23作者:苹果鱼

    小天使你买到了防盗章哦!24小时之后就可以看了呦~  直到周五晚上, 老刘才很坏心的通知阮甜第二天带着孩子来就诊的投资商到底是哪位金主爸爸, 并且没有告诉阮甜来就医的小孩是周穆的弟弟。

    在听到这是之前见到过的那位周先生家的小孩之后, 阮甜莫名松了一口气。原来周先生已经有孩子了。

    那晚在饭局上老刘特别把她拉出来给周先生介绍,总让她有种老刘想要把她和金主爸爸凑作堆的不详之感。

    第二天上午,在阮甜接待完两个之前预约的病人后, 就快到和周穆约的时间了。周穆他家小孩是去看蛀牙不是来矫正,阮甜的工作也就暂时告一段落。把诊疗室稍微收拾一下后她便在师兄弟们羡慕的眼神中离开, 前往导医台等待金主爸爸的到来。

    口腔科曾经属于五官科,因此讨论哪个明星到底有没有整容便成了日常谈资。这会儿很神奇的,前来就医的人不算多, 导医台小姐姐便在空档和阮甜聊起了最近特别火的一个女网红主播蓝苓。

    说起这个蓝苓,阮甜也是有印象的, 蓝苓和她一样同是花瓣直播的主播。只不过她是美食主播, 蓝苓则是美妆主播。

    “你看她前两天的声明了吗?说什么自己只是拔了牙没整容, 快笑死我了。”

    “只希望那公告出来后, 有些年纪小的小姑娘也想效仿她,跑来医院给自己拔牙。”说到这里, 阮甜就有些不忍直视地抬手虚捂住自己的眼睛。

    “我前两天看八卦, 蓝苓好像是想进军娱乐圈?所以给自己搞了这么一出声明。”

    “可能吧。”阮甜无所谓的耸了耸肩。突然身边的妹子动作很大地晃了晃她的袖子。

    “快看快看!好帅好萌啊!”

    阮甜顺着导医台小姐姐指向的方向看过去,医院大厅玻璃门外, 一个穿着西服身型高挑的男人正牵着个十岁上下的小正太,朝他们走过来。

    小正太表情不太好, 小嘴巴撅得能挂酱油瓶, 男人牵着他正在低头安抚。

    “所以现在的帅哥全都当爹了吗......真的是盛世美颜啊!”导医台小姐姐遗憾地看着那对疑似父子摇头道。

    阮甜眯着眼睛看了两秒, 认出了这就是老刘交代过的,她曾有过两面之缘,今天要负责接待的——金主爸爸。

    周穆,和他家孩子。

    “是的,不是当爹就是去搞基。所以你现在可以思考一下自己要不要开始搞姬。”阮甜拍了拍小姐姐的肩膀,假意安慰道。“这是我导交代我今天要伺候的皇帝,我先去了,你加油。”

    阮甜整理了下表情,弯出一抹自认最得体大方温柔可亲的围笑后,朝着周穆父子俩走去。

    天知道,她一个正畸科的,平时都是用甜品和小孩儿们套近乎。可是现在把一个吃甜食把牙吃坏的小太子,这让她如何安抚?

    “周先生,您好!”阮甜一边在心中吐槽,一边带着笑迎上去和周穆打招呼。

    “你好,久等了。”周穆对着阮甜笑着打了个招呼,然后附身拍了拍还在低头闹别扭死都不愿踏进医院大门一步的穆周。

    “快和姐姐打招呼!”

    “我不要去看牙医!不要!不要!”穆周看也不看阮甜一眼,就抱住周穆的腰歇斯底里地大喊。

    阮甜嘴边的笑凝了一秒。叫姐姐?呵!叫声他金主爸爸,还真敢给自己抬辈分,把自己当爹了啊?!

    “周先生,你让他喊我阮阿姨就好。”完全无视穆小胖的哭喊,阮甜要为自己的辈分挽尊。

    “抱歉,孩子有点紧张。”周穆对着阮甜抱歉一笑,再低头看了眼自家熊弟,长叹一口气,直接将闹脾气的小正太一把抱了起来。他一手托住穆周屁股,一手护在他后背。

    “阮小姐,我们进去吧。”

    穆周已经上了小学三年级了,受到他家基因的良好影响,他在同龄小孩中完全算得上是大个儿。更别说穆周还有一个“穆小胖”的绰号,怎么看都没有像是抱三四岁小孩那般,被一把抱起靠肩膀的潜质。

    阮甜被周穆这么利落地单手抱起小胖子的模样所惊呆。带着些磕绊连忙帮周穆把医院玻璃门推开,陪着他走向挂号台办理就诊卡。

    “名字?”挂号台里工作人员的声音通过麦克风传了出来。阮甜突然想起来,昨晚她竟然忘了和老刘问周太子的名字!

    穆小胖还在大声的哭嚎,引来了大厅里所有人的目光。

    “周,周......”阮甜默默咬了咬下唇,故做镇静地支吾道,可脸上的窘色却丝毫不给她一丁点面子。只两秒钟,她白皙的脸庞便烧成了粉红。

    周穆抱着穆周,稍稍低了低身子,对着访客收音麦克风道:“穆周,肃穆的穆,周朝的周。马上十岁。”

    “卡里要充值多少?”工作人员又问。

    周穆的钱夹放在他上衣外套内里的口袋里。这会儿他抱着穆小胖,一点都不方便自己动手取。他看了一眼尴尬地站在自己身边的阮甜。

    “你帮我拉着他别让他跑了。”郑重对阮甜交代后,周穆蹲下身把一直抱着的穆周放到地上。像是怕穆小胖真跑了,他竟直接将穆周的小胖手交到阮甜手里。

    “再干嚎信不信我让你真掉眼泪。”最后周穆又凑到穆小胖耳朵旁悄声如此道。穆周听到来自偶尔鬼畜的哥哥的威胁,立马熄了声。

    阮甜有些愣神地瞅了瞅掏出钱夹缴费的周穆,又低头看了眼突然安静如鸡并对着她满脸仇视的穆小胖,思维发散了起来。

    这小胖子快十岁,名字和周穆刚好翻了个个儿。两人关系显然不是父子,不然周穆十八岁就把人家女孩肚子给搞大了?瞧这副禁欲派的样子也不像。也不太可能是喜当爹,毕竟他钱那么多,完全去可以给误入歧途的小姑娘当干爹。

    给就诊卡充完钱后,周穆拿着卡和收据转向正在大眼瞪小眼的两人。

    “那我们走了?”他看着盯着穆小胖陷入沉思的阮甜,声音带笑的问道。

    “哦哦是的,我们去导医台填写病历。”被周穆声音从深思中拉回来的阮甜连忙点头,牵着穆小胖的手就往前走。“我去给他写病历。”接着她主动请缨道。

    接下来的流程进行的很顺利。挂完号后阮甜将病历本递给周穆,接着转身带着这一大一小上楼去牙体牙髓病科的诊疗室。

    “阮小姐的字很漂亮。”周穆跟在她身旁,低头看着病历上穆周的名字,夸赞道。

    “嗯?周先生过奖了,就是随便写写罢了。”被夸奖的阮甜转头,笑眯眯的对周穆说道。

    随便写写。

    这个说法周穆好像有些莫名的熟悉。又看了眼这并不陌生的“周”字的字迹后,他突然想起,当年粉丝们意外发现老甜饼的字很好时,她好像也是这样回应的。

    挂他电话?

    周穆把手机交还给杜琳琳,脸色同现在的朗朗晴空比起来,有点不是那么晴朗。

    “她现在怎么样?”周穆问。

    “啊,说是烧退了。”杜琳琳点头回答说。“就是嗓子还有点哑。”

    “谢谢。”周穆对着杜琳琳感谢地点了点头。不远处自己的助理提醒了他一声,他中午还有商务午餐要吃,这就得走。

    “如果有什么新情况,麻烦告诉我。”临走前他又对杜琳琳如此请求道,杜琳琳自是回以捣蒜点头。

    等周穆走远后,杜琳琳立马又拨通了阮甜的电话。只是任凭她怎么打,对面就是不接电话。无奈之下只能发微信。

    杜琳琳:“您这是害羞了?”

    对面秒回了一个“滚”字。

    见阮甜没什么大碍,并没有出现晕倒病重之类的情况,她放心地收回手机,去寻找李老师。下午还有事情要做,今天的安排比较紧张。

    阮甜靠着厨房的流理台,端着马克杯小口小口的喝着水。手机被她放在一边不愿去看,心中一直无法平静下来。那通过电磁波传递过来的声波仍在激荡着她的心湖,只是短短的几个音节,就让她失了往常的仪态。

    天啊阮甜,挂别人电话!这般不礼貌的事情你竟然还真做得出来!

    普通的小说都看不进去,更别提文献专著。

    在这种干啥啥不成的状态,让阮甜有一种莫名的惶恐感。她坐到厨房中岛旁的椅子上,拖着下巴两眼无神不知道是望着哪里。

    “啊......怎么会那么废啊!”她把头埋进胳膊,痛苦地哼唧着。内心深处有一种莫名感觉就要破土而出,面对这的陌生萌动,她却本能的想要逃避。

    直觉告诉她这与姓周名穆的那个男人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可她却没有胆量再向前一步。

    “回头是岸啊阮甜,回头是岸!”

    随便吃了些东西后,阮甜走进浴室洗澡。想要把昨晚因退烧而出的汗冲掉之余,她还希望那些扰人的情绪也能够一并被热水带走。

    周六下午天气正好,家中只有阮甜一人。往常她很享受这种独处,可今天却不知怎的,哪哪都变得那么不对劲。洗完澡后的阮甜如无头苍蝇一般在家中转悠来转悠去,这套学校分给教职工的不大的福利房突然空旷了起来。

    好不容易在阳台洗衣机旁的脏衣筐中找到了未洗的换下的衣服,阮甜却像是找到了什么救赎一般。

    洗完衣服后阮甜又将家中彻彻底底地打扫了一边,再抬眼已是下午六点。刚发完高烧的身体还处于较为虚弱的状态中,阮甜又坐回厨房中岛边上的座椅,她趴在桌面上,看着窗外的夕阳渐渐沉入远处的摩天大楼身后。

    夕阳的光辉透过厨房窗户,恰恰好落满了整个中岛的桌面。而随着那轮圆日的渐渐西沉,原本布满了整张桌面的阳光也一寸寸地消失在这方小小的厨房之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