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饼直播间 31.歌剧蛋糕一

时间:2018-04-23作者:苹果鱼

    小天使你买到了防盗章哦!24小时之后就可以看了呦~

    “......”

    就这样, 阮甜几乎在候诊大厅中所有人的注视下, 被周穆一个公主抱抱进了医生的诊疗室。她确信自己真的有看到有人拿出手机在拍。

    好了,今晚她应该就会在于一附院的群里占领一波流量的高峰了。她无比窘迫的捂着自己的脸, 心中无望地如是想着。

    诊疗室的门被打开, 值班的杨医生一抬头, 便看到一个高大隽秀的挺拔男人怀中抱了个姑娘。

    “哎呦呦这是怎么了?小余快去搭把手!”杨医生连忙从座位上起来,并推着自己的带教学生去接应。

    周穆在实习医生的帮助下, 小心翼翼地将阮甜放在了就诊的病人座位上。从未如此大张旗鼓出现在诊疗室的阮甜捂着脸, 窘迫得连看医生的勇气都流失得一干二净。

    “你怎么又来了啊?”只是无论她如何窘迫不愿面对医生, 并不会改变杨医生已经认出她的结果——毕竟人家是她妈的同事, 怎么可能认不出她。更别说前几天她第一次来看病时便挂的他的号。

    杨医生看了看她病历封皮上贴着的体征数据皱了皱眉头。

    “都快一周了还没好啊。”他摇了摇头, “心率有点快, 还发烧。怎么回事啊?”

    周穆站在阮甜身后,听了医生的话后也带着疑惑低头看向此时此刻恨不得把自己缩成一团姑娘。

    “......”阮甜苦着脸对着医生咧了咧嘴, “昨晚发高烧, 白天倒是退了, 结果下午打扫了下家里的卫生,就变成这样了。之前有过短暂的休克, 醒来后我就立即赶过来了。”

    “发烧之后就好好歇着,打扫什么卫生啊!还把自己折腾到休克, 脑子烧坏了?”医生一听,方才还算随和的一张脸便立即拉了下来。“小余, 带她去做个心电图。”

    阮甜乖顺地跟着小余去诊疗室门帘后, 自觉地躺到做心电图的检查床上。门帘之外, 杨医生看着阮甜的病历正对着周穆训话。

    “是男朋友,还是正在追求中啊?”

    隔着一道薄薄的布帘,阮甜颇有些绝望的抬手捂住自己的眼睛。

    “正在追求中。”周穆乖乖地答道。

    “想也是。”杨医生啧了声,接着手指头又在桌面上敲了敲:“有点眼力见!小阮都病成那样了还不看好她让她打扫卫生。就你这样能追得到人家姑娘怪事出来了!感冒高烧后剧烈运动很容易得心肌炎的,你最好祈祷不是!”

    “您说得是。”周穆没有给自己辩驳,直点头称是。

    “不过你俩是怎么认识的?”训话结束。杨医生见周穆着态度着实谦逊,便又开始八卦。“别的男生可不敢直接把小阮一个公主抱抱进我的诊疗室。”

    “......啊......”阮甜受不了得低声□□,这两个人真的就要这样在一道布帘外如此谈论她和她的恋爱状况吗?

    给她脚腕上夹夹子的小余低头抿嘴笑。

    “老师,等下再问吧。先让我给小阮把心电图做完。”

    “哎呀呀,都把人带医院了还怕什么嘛!”杨医生撇了撇嘴,用着所有人都能够听到的声音咕哝着。

    这人哪里是她带来的,明明就是他自己突然跑过来的啊!

    阮甜心电图的结果还算不错。

    “看上去没什么问题,就是心率有点高。”杨医生一边说,一边拉出键盘给她开检查的单子。“不过还是去做个ct排查一下心肌炎,然后再验个血。”打完验血的单子,杨医生手下顿了顿,接着又道:“要不再验个尿,看看有没有尿路感染?”语气里全是打趣和揶揄。

    阮甜捂住自己的眼睛,已经不想对这位玩性大涨的老前辈说什么了。站在她身后的周穆满脸紧张,医生说什么他都点头。

    “都做一下吧。”

    “退烧药家里有没有?”杨医生又问。

    “您给她开点吧,我盯着她吃。”周穆连忙道。

    “行,38.5c以上了就吃点。”杨医生点头,吩咐身旁的实习医生小余给阮甜开药。

    诊疗室的门又被推开,方才去导医台借轮椅的silvia推着轮椅站在门口等候。做完初诊的阮甜被周穆又一个公主抱,直接抱上了轮椅。

    “呦,挺细心嘛。”杨医生乐呵地点头。“心率过速就少动,这小伙子挺不错,小阮认真考虑下人家啊!”

    “......”阮甜低着头闭着眼,摆出一副不愿再面对世界的模样。

    从诊疗室出来时已是晚上九点半。

    周穆直接让跟着他的助理和司机都回家,自己推着阮甜带她去做各项检查。在血检窗口刷了卡拿了单子后,他推着阮甜,一手搭在她肩膀上,俯下身在她耳边低声询问:“晕血吗?”

    “......我好歹也是个医生,周先生。”阮甜干干地道。发烧的明明是自己,怎么傻掉的却是他呢?

    “哦,是这样没错。”周穆拍了拍脑门,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那你自己都是医生,为什么在病没好后就剧烈活动把自己搞成这副模样?”

    原来是在这里等着她呢......

    采血结束之后是鼻咽拭子,周穆看着那一个长长细细的面前伸进阮甜鼻孔后阮甜那一脸不适的表情,下意识伸手握住她的手。

    “......不好好休息,跑来受这个罪......”阮甜听到男人在她身旁如是低语。啊,怎么和她妈一样婆婆妈妈,不对,她妈从来不这么说话。

    “所以做鼻咽拭子的主要目的是什么?”周穆将护士采集完毕的棉签接过套进专用的塑料小袋中,低声询问阮甜。

    “就是为了排查h7n9这类流感病毒。”阮甜解释道。

    周穆闻言了然的点了点头。都说认真是另一种性感,周穆这会儿看着她那根做了鼻咽拭子,目光严肃又认真,好像在看着的不是一个可能带有h7n9流感疫苗的棉签,而是价值百亿的商业计划书。

    再加上他英俊无俦的面容,阮甜觉得要是继续盯着他看,自己心率可能又要加速了。

    “那个,你倒是把口罩带上啊......”阮甜抬手虚遮住自己的双眼,咕哝着道。“我包里就有口罩,医院交叉感染那么多的......你别给传染上了。”

    周穆点了点头,放下肩膀上阮甜的包,从里面翻找口罩。这包他不拉开不知道,一开才发现里面真的是应有尽有,俨然就是一个医院医院过夜包。怪不得他刚背上的时候觉得很重。

    所以这姑娘是一点都没有想到,她还是可以找别人来照顾她,自己直接把所有要用的东西都收拾打包带走了?这一笔他先记下,回头再接着跟她算。

    掏出那一包一次性的医用口罩,周穆将口罩塞到阮甜手中。

    “你帮我带。”

    “哈啊?”

    “我没洗手,手不干净,你帮我带。”说着周穆在阮甜的轮椅边蹲下身,微微仰头,直直看着她。

    好了,今晚她应该就会在于一附院的群里占领一波流量的高峰了。她无比窘迫的捂着自己的脸,心中无望地如是想着。

    诊疗室的门被打开,值班的杨医生一抬头,便看到一个高大隽秀的挺拔男人怀中抱了个姑娘。

    “哎呦呦这是怎么了?小余快去搭把手!”杨医生连忙从座位上起来,并推着自己的带教学生去接应。

    周穆在实习医生的帮助下,小心翼翼地将阮甜放在了就诊的病人座位上。从未如此大张旗鼓出现在诊疗室的阮甜捂着脸,窘迫得连看医生的勇气都流失得一干二净。

    “你怎么又来了啊?”只是无论她如何窘迫不愿面对医生,并不会改变杨医生已经认出她的结果——毕竟人家是她妈的同事,怎么可能认不出她。更别说前几天她第一次来看病时便挂的他的号。

    杨医生看了看她病历封皮上贴着的体征数据皱了皱眉头。

    “都快一周了还没好啊。”他摇了摇头,“心率有点快,还发烧。怎么回事啊?”

    周穆站在阮甜身后,听了医生的话后也带着疑惑低头看向此时此刻恨不得把自己缩成一团姑娘。

    “......”阮甜苦着脸对着医生咧了咧嘴,“昨晚发高烧,白天倒是退了,结果下午打扫了下家里的卫生,就变成这样了。之前有过短暂的休克,醒来后我就立即赶过来了。”

    “发烧之后就好好歇着,打扫什么卫生啊!还把自己折腾到休克,脑子烧坏了?”医生一听,方才还算随和的一张脸便立即拉了下来。“小余,带她去做个心电图。”

    阮甜乖顺地跟着小余去诊疗室门帘后,自觉地躺到做心电图的检查床上。门帘之外,杨医生看着阮甜的病历正对着周穆训话。

    “是男朋友,还是正在追求中啊?”

    隔着一道薄薄的布帘,阮甜颇有些绝望的抬手捂住自己的眼睛。

    “正在追求中。”周穆乖乖地答道。

    “想也是。”杨医生啧了声,接着手指头又在桌面上敲了敲:“有点眼力见!小阮都病成那样了还不看好她让她打扫卫生。就你这样能追得到人家姑娘怪事出来了!感冒高烧后剧烈运动很容易得心肌炎的,你最好祈祷不是!”

    “您说得是。”周穆没有给自己辩驳,直点头称是。

    “不过你俩是怎么认识的?”训话结束。杨医生见周穆着态度着实谦逊,便又开始八卦。“别的男生可不敢直接把小阮一个公主抱抱进我的诊疗室。”

    “......啊......”阮甜受不了得低声□□,这两个人真的就要这样在一道布帘外如此谈论她和她的恋爱状况吗?

    给她脚腕上夹夹子的小余低头抿嘴笑。

    “老师,等下再问吧。先让我给小阮把心电图做完。”

    “哎呀呀,都把人带医院了还怕什么嘛!”杨医生撇了撇嘴,用着所有人都能够听到的声音咕哝着。

    这人哪里是她带来的,明明就是他自己突然跑过来的啊!

    阮甜心电图的结果还算不错。

    “看上去没什么问题,就是心率有点高。”杨医生一边说,一边拉出键盘给她开检查的单子。“不过还是去做个ct排查一下心肌炎,然后再验个血。”打完验血的单子,杨医生手下顿了顿,接着又道:“要不再验个尿,看看有没有尿路感染?”语气里全是打趣和揶揄。

    阮甜捂住自己的眼睛,已经不想对这位玩性大涨的老前辈说什么了。站在她身后的周穆满脸紧张,医生说什么他都点头。

    “都做一下吧。”

    “退烧药家里有没有?”杨医生又问。

    “您给她开点吧,我盯着她吃。”周穆连忙道。

    “行,38.5c以上了就吃点。”杨医生点头,吩咐身旁的实习医生小余给阮甜开药。

    诊疗室的门又被推开,方才去导医台借轮椅的silvia推着轮椅站在门口等候。做完初诊的阮甜被周穆又一个公主抱,直接抱上了轮椅。

    “呦,挺细心嘛。”杨医生乐呵地点头。“心率过速就少动,这小伙子挺不错,小阮认真考虑下人家啊!”

    “......”阮甜低着头闭着眼,摆出一副不愿再面对世界的模样。

    从诊疗室出来时已是晚上九点半。

    周穆直接让跟着他的助理和司机都回家,自己推着阮甜带她去做各项检查。在血检窗口刷了卡拿了单子后,他推着阮甜,一手搭在她肩膀上,俯下身在她耳边低声询问:“晕血吗?”

    “......我好歹也是个医生,周先生。”阮甜干干地道。发烧的明明是自己,怎么傻掉的却是他呢?

    “哦,是这样没错。”周穆拍了拍脑门,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那你自己都是医生,为什么在病没好后就剧烈活动把自己搞成这副模样?”

    原来是在这里等着她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