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饼直播间 29.雪花酥牛轧糖四

时间:2018-04-23作者:苹果鱼

    小天使你买到了防盗章哦!24小时之后就可以看了呦~  周五晚上, 周穆照例回到父母家过周末。晚饭过后他取走今早送到的来自老甜饼的快递,坐到餐厅准备拆开。

    “以后你买什么东西地址就填太平路, 每周就回来住两天, 买的东西还都送回这里。真当家里是你仓库啊。”路过大儿子的穆女士随口说道。

    周穆没说话, 默默拆快递。

    纸盒打开, 首先映入眼帘的不是每次照例会有的祝福卡片, 而是那几罐他亲自在茶展上拍下的川宁茶——穆周之前淘气,在那茶罐上留下了一个很隐秘的划痕,但周穆一眼就看了出来。

    “妈,您之前提的李主任她女儿,她叫什么您知道吗?”周穆没忍住扬声问道。

    “人家姑娘叫阮甜,口腔学院读博二。照片我见过, 盘靓条顺,怎么啦?你个高中毕业生,人家不一定看得上你!”客厅传来穆女士埋汰的声音。

    周穆猛地盖上纸盒盖子,垂下头低声笑了起来。

    穆女士说的对,给老甜饼, 不,给阮甜的地址是该换了。

    ----------∞ ∞----------

    相亲这种事, 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

    周二上午, 在老刘的办公室里, 阮甜和老刘之间又爆发了一次由相亲引发的激烈冲突。

    “我不去, 你别想让我去!”阮甜无比硬气地放话。

    “人家哪点你看不上啊?去见见又没什么坏处!”老刘气得拍着办公桌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就是成不了也可以多交个朋友啊!”可顿了两秒又变成了苦口婆心。

    平心而论, 虽然近些年医闹事件层出不穷, 医生实际上也过得比较苦逼,但总的来说,在相亲市场上,医生这个职业还算是炙手可热的热销型。

    挨到三十上下还是单身的医生,条件两极分化比较严重。好的极好,基本就是被各大医院的院长、卫生厅又或是红会一类机构的头头给自家儿子闺女锁定的未来对象。这部分资源属于格外稀缺的类型。不好的......唔......

    总之,这一次的这个相亲对象,还是老刘从校长手中横刀夺来的。因此——

    “这次一定得去!没有但是!不接受反驳!”老爷子拍着桌面对着阮甜吹胡子瞪眼。

    “......所以你们有人知道这次给师姐找的相亲对象到底是谁不?”办公室外,阮甜的同门们行动一致地蹲在门边偷听里面吵架。

    “听说是从美国回来的大牛青千,学校直接给了正高级职称。”

    “嚯!这么牛!师姐这次不能拿实验室项目来吓人了。什么科的啊?”

    “据说是神外的?”

    “哎呀哎呀小声点!里头又开始吵了!”

    一群大男人挤在门口悄声八卦着他们唯一的师妹/师姐,这样子看上去要多蠢就有多蠢。

    周穆拐到刘院长办公室所在的走廊上时,看到的就是这副场景。

    今天他来找刘院长,主要还是有些工作上的问题想要同他谈。按理来说这种事情本不用他本人亲自出面,但因为一些旁的原因,他不仅亲自出面,还请刘院长就把会面地点定在了x医大口腔学院的办公大楼。

    按照习惯,周穆提前十分钟到地方,可谁知他刚到就看到了这么......一幕。

    而稍微走近了点后,一阵吵架声便从刘院长办公室门里传来。往日里在直播节目中,向来温柔如水的女声这会儿被愤怒浸透,每一个音节都燃烧着愤怒的火焰。

    “你前两天不还想把我往周穆那推么!这才过了几天,你就又改变目标了?!你当我是什么啊?交际花?!”

    “你这个臭丫头,人周穆有什么不好?要不是你看不上人家我犯得着一把年纪了腆着老脸在校长面前劫人!”

    周穆听到自己的名字之后,脚步一顿,心里有些微妙。

    而阮甜的几个师兄聚精会神地隔着门板听八卦,显然没发现他们八卦对象的到来。

    “嚯!果然是亲闺女!打劫校长的资源!”

    “敢看不上周穆,师姐威武霸气!为她打call!”

    周穆有些不自在地低咳了声怒刷存在感。空荡荡的走廊里,除却阮甜和老刘透过门的吵架声,就这声咳嗽最清楚了。

    阮甜的师兄弟们闻声猛回头,发现他们正在八卦的金主爸爸就站在他们身后。

    坏大发了。

    “周,周先生......”作为脸皮最厚的大师兄被师弟们推出来挡枪。“你好你好!来找老师么?老师正在里面和师妹吵架......”

    周穆轻轻点了点头。

    “嗯,要不您先跟着师弟们去别的办公室坐一下,我去和老师说一声......现在这个情况......”大师兄主动请缨想要提前离开战场,然后把这位被他们师妹看不上的大金主当皮球一般踢到师弟那边。

    师弟们转头怒目而视。

    周穆低头笑了笑,只觉得阮甜的师门有趣。

    “没事,你们有事忙的话就先去忙吧,是我提前到了。”

    一群大男人正巴不得赶紧离开。办公室里又突然传出一声音量极高的怒喝。

    “我又不是非得靠嫁人来彰显自己的价值!”

    “我什么时候说这样的话了?甜丫头你今天非得气死我!”

    “你就是这个意思!觉得我是隔夜菜了嫁不出去了!我阮甜哪不好了要受这种羞辱!”

    这战火眼瞧着要越烧越猛,大师兄们真的开始担心里面那对师徒。从没见过形同父女的这两人吵成这个样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