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饼直播间 27.雪花酥牛扎糖二

时间:2018-04-23作者:苹果鱼

    小天使你买到了防盗章哦!24小时之后就可以看了呦~

    在听到这是之前见到过的那位周先生家的小孩之后, 阮甜莫名松了一口气。原来周先生已经有孩子了。

    那晚在饭局上老刘特别把她拉出来给周先生介绍,总让她有种老刘想要把她和金主爸爸凑作堆的不详之感。

    第二天上午,在阮甜接待完两个之前预约的病人后, 就快到和周穆约的时间了。周穆他家小孩是去看蛀牙不是来矫正, 阮甜的工作也就暂时告一段落。把诊疗室稍微收拾一下后她便在师兄弟们羡慕的眼神中离开, 前往导医台等待金主爸爸的到来。

    口腔科曾经属于五官科, 因此讨论哪个明星到底有没有整容便成了日常谈资。这会儿很神奇的, 前来就医的人不算多, 导医台小姐姐便在空档和阮甜聊起了最近特别火的一个女网红主播蓝苓。

    说起这个蓝苓, 阮甜也是有印象的,蓝苓和她一样同是花瓣直播的主播。只不过她是美食主播,蓝苓则是美妆主播。

    “你看她前两天的声明了吗?说什么自己只是拔了牙没整容,快笑死我了。”

    “只希望那公告出来后, 有些年纪小的小姑娘也想效仿她,跑来医院给自己拔牙。”说到这里,阮甜就有些不忍直视地抬手虚捂住自己的眼睛。

    “我前两天看八卦,蓝苓好像是想进军娱乐圈?所以给自己搞了这么一出声明。”

    “可能吧。”阮甜无所谓的耸了耸肩。突然身边的妹子动作很大地晃了晃她的袖子。

    “快看快看!好帅好萌啊!”

    阮甜顺着导医台小姐姐指向的方向看过去, 医院大厅玻璃门外,一个穿着西服身型高挑的男人正牵着个十岁上下的小正太, 朝他们走过来。

    小正太表情不太好,小嘴巴撅得能挂酱油瓶,男人牵着他正在低头安抚。

    “所以现在的帅哥全都当爹了吗......真的是盛世美颜啊!”导医台小姐姐遗憾地看着那对疑似父子摇头道。

    阮甜眯着眼睛看了两秒, 认出了这就是老刘交代过的, 她曾有过两面之缘, 今天要负责接待的——金主爸爸。

    周穆,和他家孩子。

    “是的,不是当爹就是去搞基。所以你现在可以思考一下自己要不要开始搞姬。”阮甜拍了拍小姐姐的肩膀,假意安慰道。“这是我导交代我今天要伺候的皇帝,我先去了,你加油。”

    阮甜整理了下表情,弯出一抹自认最得体大方温柔可亲的围笑后,朝着周穆父子俩走去。

    天知道,她一个正畸科的,平时都是用甜品和小孩儿们套近乎。可是现在把一个吃甜食把牙吃坏的小太子,这让她如何安抚?

    “周先生,您好!”阮甜一边在心中吐槽,一边带着笑迎上去和周穆打招呼。

    “你好,久等了。”周穆对着阮甜笑着打了个招呼,然后附身拍了拍还在低头闹别扭死都不愿踏进医院大门一步的穆周。

    “快和姐姐打招呼!”

    “我不要去看牙医!不要!不要!”穆周看也不看阮甜一眼,就抱住周穆的腰歇斯底里地大喊。

    阮甜嘴边的笑凝了一秒。叫姐姐?呵!叫声他金主爸爸,还真敢给自己抬辈分,把自己当爹了啊?!

    “周先生,你让他喊我阮阿姨就好。”完全无视穆小胖的哭喊,阮甜要为自己的辈分挽尊。

    “抱歉,孩子有点紧张。”周穆对着阮甜抱歉一笑,再低头看了眼自家熊弟,长叹一口气,直接将闹脾气的小正太一把抱了起来。他一手托住穆周屁股,一手护在他后背。

    “阮小姐,我们进去吧。”

    穆周已经上了小学三年级了,受到他家基因的良好影响,他在同龄小孩中完全算得上是大个儿。更别说穆周还有一个“穆小胖”的绰号,怎么看都没有像是抱三四岁小孩那般,被一把抱起靠肩膀的潜质。

    阮甜被周穆这么利落地单手抱起小胖子的模样所惊呆。带着些磕绊连忙帮周穆把医院玻璃门推开,陪着他走向挂号台办理就诊卡。

    “名字?”挂号台里工作人员的声音通过麦克风传了出来。阮甜突然想起来,昨晚她竟然忘了和老刘问周太子的名字!

    穆小胖还在大声的哭嚎,引来了大厅里所有人的目光。

    “周,周......”阮甜默默咬了咬下唇,故做镇静地支吾道,可脸上的窘色却丝毫不给她一丁点面子。只两秒钟,她白皙的脸庞便烧成了粉红。

    周穆抱着穆周,稍稍低了低身子,对着访客收音麦克风道:“穆周,肃穆的穆,周朝的周。马上十岁。”

    “卡里要充值多少?”工作人员又问。

    周穆的钱夹放在他上衣外套内里的口袋里。这会儿他抱着穆小胖,一点都不方便自己动手取。他看了一眼尴尬地站在自己身边的阮甜。

    “你帮我拉着他别让他跑了。”郑重对阮甜交代后,周穆蹲下身把一直抱着的穆周放到地上。像是怕穆小胖真跑了,他竟直接将穆周的小胖手交到阮甜手里。

    “再干嚎信不信我让你真掉眼泪。”最后周穆又凑到穆小胖耳朵旁悄声如此道。穆周听到来自偶尔鬼畜的哥哥的威胁,立马熄了声。

    阮甜有些愣神地瞅了瞅掏出钱夹缴费的周穆,又低头看了眼突然安静如鸡并对着她满脸仇视的穆小胖,思维发散了起来。

    这小胖子快十岁,名字和周穆刚好翻了个个儿。两人关系显然不是父子,不然周穆十八岁就把人家女孩肚子给搞大了?瞧这副禁欲派的样子也不像。也不太可能是喜当爹,毕竟他钱那么多,完全去可以给误入歧途的小姑娘当干爹。

    给就诊卡充完钱后,周穆拿着卡和收据转向正在大眼瞪小眼的两人。

    “那我们走了?”他看着盯着穆小胖陷入沉思的阮甜,声音带笑的问道。

    “哦哦是的,我们去导医台填写病历。”被周穆声音从深思中拉回来的阮甜连忙点头,牵着穆小胖的手就往前走。“我去给他写病历。”接着她主动请缨道。

    接下来的流程进行的很顺利。挂完号后阮甜将病历本递给周穆,接着转身带着这一大一小上楼去牙体牙髓病科的诊疗室。

    “阮小姐的字很漂亮。”周穆跟在她身旁,低头看着病历上穆周的名字,夸赞道。

    “嗯?周先生过奖了,就是随便写写罢了。”被夸奖的阮甜转头,笑眯眯的对周穆说道。

    随便写写。

    这个说法周穆好像有些莫名的熟悉。又看了眼这并不陌生的“周”字的字迹后,他突然想起,当年粉丝们意外发现老甜饼的字很好时,她好像也是这样回应的。

    “我这种行为叫什么?”前方红灯亮起,周穆踩下刹车拉起手刹,好奇地看向身边的女孩。

    “放在那种小女孩才玩的恋爱游戏里您这叫霸道总裁,可是在现实中这就是大男子主义沙文主义猪!”

    “哦。”周穆不轻不重的应了一声。“那你现在感觉怎么样?还烧着么?”

    嘴炮攻击失败。

    阮甜别过脸,不愿去看周穆。周穆低头笑了笑,接着右手抚上她的额头。

    “唔......还是烧。”指尖的温度还是让他放心不下。“家里有人照看你么?”

    阮甜先是被烫了一下似的连忙向后仰,想要躲避周穆贴到她额头的手,接着目光警惕的看着身旁的男人。

    “当然有。而且我本人就是个医生,知道发烧了该怎么做。”

    “最好是。”红灯读秒结束,前面的车慢慢启动,周穆收回手启动车子。从香积寺回来那天阮甜就开始不舒服,到现在拖了有将近一周时间,他根本放不下心。

    “那今天那个病人,后续部分需要我再帮你处理什么吗?”周穆又问。

    想到今天那个吴太太,阮甜脑子又是一阵发痛。奇葩病人年年有,今天这个不过就是仗势欺人。

    “不用,她已经上了医院的黑名单。”阮甜拒绝道。

    “什么时候的事?”周穆有些新奇地问。

    “就刚刚。”阮甜对着周穆晃了晃手中的手机。今年开始x医大附院开始实行患者黑名单政.策。首先作为试点的就是口腔医院。按照欧美医疗系统中对患者黑名单的标准,今天这位吴太太先是预约迟到,之后又推搡医务人员,这些行为足以让她在黑名单上定居。

    但话又说回来,一般这种情况,医生也都不会计较太多。放往常遇上吴太太这种有背景有家世的人,就是上了黑名单,最终也是于事无补。所以今天能够顺利处理吴太太,周穆功不可没。

    这位吴太太不过就是依仗着她的家世。结果遇到比她家更厉害的周穆之后就立马不吭声。说到底,今天能顺利处理吴太太,也是借了周穆的势。

    “今天谢谢你。”她低头小声道。

    “我很荣幸能帮得上忙。”周穆微笑着道。

    “不过,你认识她?”这样子对人家不会对你有影响么?

    “应该是曾经在一次宴会上打过面。”周穆想了想回答说。“有印象。”

    “......”回想起她在本科时期,熬夜苦读准备第二天考试的苦逼经离,她就对这种记忆力超群的人一点好感都培养不起来啊!

    安全把阮甜送回家后,周穆坐在车里,又在她家楼下停了些时间。直到助理发来明天出差时的各种议程确认,他才驱车离开。明天他要去临市出席一个医疗行业会议的开幕式。

    他看好医疗市场,也对这片市场有许多投资,达斯投资虽然才刚入场,但实力不容小觑,自然也受到了邀请。

    晚上,助理给他发来一些与明天会议相关文件。传真机一页页地吐着文件,周穆随意扫了一眼,看到其中夹着一份本市重要与会人员名单。他抽出那页名单,结果一眼就看到了名单上几个熟人的名字。

    x医大教授李妙怡、其学生杜琳琳,还有x医大口腔学院院长刘洛。

    刘洛后面还有几个略熟悉的名字,助理细心的做了标注:那是他另几个学生。没有阮甜的名字大概就是因为她生病了。

    同阮甜相识这段时间,他发现她的交际圈子其实并不大。因此朋友中走得比较近的唯有杜琳琳一人。

    而现在,她的母亲、闺蜜、导师和同门都不在她身边。再回想之前在车上他问起是否有人照顾她是,她丝毫不在意的回答。

    周穆把手中印着名单的a4纸往桌面上一拍,整个人直接倒在大班椅椅背上。心火愈烧愈烈,他真是不知道要怎么去说阮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