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饼直播间 25.抹茶原谅包五

时间:2018-04-23作者:苹果鱼

    温热的气息打在耳廓上, 阮甜的脸瞬间通红。紧接着她又为自己的这般反应而感到羞愧。

    这混蛋男人到底在说些什么啊?!什么袖扣?!还把话说得这般暧昧,好像她同他之间真的有些什么似的!

    温弘然举起酒杯浅浅抿了一口, 遮挡自己嘴角的笑意。周穆虽是凑在阮甜耳边说的,但那个音量控制的刚刚好,让他能够听得一清二楚。上次看到这种幼稚的宣示主权的手段,还是在他没收的的九流言情小说中——从他那即将高考的堂妹手里。

    不过,手段拙劣却有效。若非他本就无意相亲,且阮甜今天来时一开口就和他讲明了态度,他想自己确实会很生气。

    “忘了?”周穆一手搭在阮甜的椅背后,优雅地勾唇一笑。那坦然的态度犹如英国绅士在谈论天气。

    阮甜今天穿的裙子是v领, 开口停在一个暧昧的位置。她优雅修长的天鹅颈上带着一条精美的流苏项链。流苏的下摆如水一般, 流入旖旎的沟壑之中。

    周穆站在她的身边,以他的角度可以将这美景尽收眼底。不免耳热。

    可他转念一想,这样的景致,对面的男人早已欣赏了许久, 他心头火就又起了三丈高。

    “就是我陪你的那晚,我把袖扣放到床头柜上了, 结果第二天走的时候忘记带走。”周穆“好意”提醒。

    回忆归位。阮甜克制地闭了闭眼,周穆说得没有错,他确实有一副袖扣在她这边放着。

    就在她住院的那晚, 周穆躺在陪护床上。他将袖扣随手放在了床头柜上, 第二天赶着回临市开会什么都没有带走。最后她离开病房前, 杜琳琳帮她收拾东西, 顺便把周穆的袖扣装进了她一个空置的眼镜盒中, 又将那眼镜盒塞进了包中。

    她怎么就那么恨呢。

    “想起来了吗?”瞧着阮甜越来越黑的脸色,周穆笑得越发的开心。

    “......”

    她真的恨啊!

    好好的同行交流会没有办法再继续开下去,阮甜黑着脸离开了蓝黛餐厅。

    周穆扔下了朋友,跟在阮甜的身后。他倒是成功将阮甜从那个相亲场景里带了出来,然而女主角并不想要和他说哪怕一句话。

    “阮甜!阮甜!”

    阮甜在前面走得极快,周穆几次想要去扶她的肩膀,都被直接粗.暴得甩开。

    “阮甜!”周穆一把将阮甜从背后抱住,紧紧地把她锁在了自己的怀中。一连着好几天她都不愿意和他说话,而他因为工作繁忙竟也没空来找她。方才看到她同别人相亲时,他的心都要空了。

    直到此时才觉得踏实。

    “......放手。”阮甜冷着脸,终于对他说了今晚从餐厅里出来后的第一句话。

    “......”周穆只抱着她,不吭声。

    “让您放手您听不见吗?”阮甜扬声,引来了周遭路人的一众围观。

    “甜甜,别这样......”周穆小声在她耳边恳求道。

    “谁是你的小甜甜!”阮甜一听到他喊自己的昵称,手上的链条小包直接甩起来砸到周穆肩膀上。

    “松开!”阮甜怒喝。

    “不可能。”周穆不让步。

    最终阮甜那尖利的九厘米高跟鞋鞋跟让他学会了放手。可即便如此,他依旧紧紧跟在阮甜身后,一路跟到了她家楼下。

    “你跟也跟够了吧,我到家了。”单元门门口,阮甜双手抱胸扬着下巴带着敌意瞪向周穆。

    “别去相亲了好么?你不能因为我是你的粉丝就这么二话不说的给我判死刑吧。”周穆好声好语地求她。

    “嗯,应该不会去了。”阮甜点了点头。只是还没有等周穆喜上眉梢,她又开口,对他造成了降维打击。“我觉得温医生就挺不错的,我和他很有话题聊,三观也一致。”

    周穆直接被气笑。自顾自地把他们带入到富商包养女大学生的言情玛丽苏小说里不说,竟然还跑去相亲?他是该谢谢她抬举了他,把他归到《喜宝》里,那位手眼通天的富商男主角的社会高度吗?

    她是想气死谁啊!

    他拉住阮甜的手腕,逼着她直视自己的眼睛。“那你告诉我,你喜欢他吗?”

    x医大的教职工家属院虽然是老小区,但是物业做得非常到位。小区单元门前的几盏路灯明亮到刺眼,周穆背着灯光只有一个黑色的影子。

    但是他那双黑曜石般的眸子里却闪烁着光。

    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光。

    阮甜微微抬起下巴,让自己的视线越过周穆的眼睛。她盯着周穆的眉毛,手腕感受着他温热的掌心。气一吐,心一横——

    “喜欢!”

    “别赌气!”周穆觉得心脏抽了一下。

    “我没有赌气。”阮甜仰着下巴高傲地回答。

    于是没有赌气的阮甜回家开直播做了舒芙蕾。说起来,这还是她自病愈后第一次开直播。各位粉丝们看到自家主播又活蹦乱跳地开了直播后,是瞬间要炸屏的节奏。再加上因为一头栽倒,她的脸短暂且模糊的出现在了频幕之上。

    虽然画面不清楚,但可以看得出来,是个美人。因此观众们这次一见到他们的饼,弹幕立马刷得不停。

    “我饼你好了没啊?!上次吓死个人!”

    “坚强的我饼,美颜的我饼!自己晕倒又自己爬起来这才是最大的bug好么!”

    “我饼矗立于大地之上!”

    “饼饼求露脸!”

    阮甜一边准备着今天要用的食材一边分神看弹幕却不准备回答。今天她的这个直播是临时起意开的,并没有在微博上提前预告要做什么。

    “今天我们要做的是舒芙蕾。”阮甜直接开始了制作舒芙蕾的操作。“先来处理舒芙蕾碗。”说着她用手指摸了块黄油用手指擦满碗的内壁。

    而此时,弹幕已炸。

    “我的天天天爷呦!!今天竟然是舒芙蕾!!”

    “不是说有了喜欢的人才会做这个的吗?今天的我饼难道是恋爱的我饼?”

    “容我合理猜想一波!是不是在我饼生病的期间恋爱的?!”

    周穆被阮甜气回家,又处理了会儿工作的事情。临睡觉正要去洗澡,手机突然推送了一条花瓣直播app的消息——主播一枚老甜饼开始直播了!

    阮甜病愈有一段时间了,但这段时间她约莫因为他是周而复始的原因,一直没有再开直播或者在网站上发过视频。今天这般突然,得毫无预兆地开启了直播,周穆直觉这不是她对他隐瞒身份这件事释怀。

    眼皮一跳一跳得预示着糟糕的结果,周穆沉着脸色打开app,随意扫了眼频幕上的弹幕发现今天阮甜做得竟然是舒芙蕾......

    不是说有了喜欢是的人才会做那个么?

    刚看完了《喜宝》的周穆现在对舒芙蕾的感觉极为微妙,原本很期待阮甜给他做这个,而现在却总觉得这舒芙蕾简直就是不祥之物。

    “......嗯,应该是有了喜欢的人。”耳机里传出了阮甜那温柔甜美的声音。

    “啊啊啊啊啊我的饼真的恋爱了啊!!!对方是什么样的人?!?!?”

    “我不接受!!我饼是我的老婆!”

    “大家好,我是你饼的老公,谢谢。”

    “是周而复始吗是周而复始吗是周而复始吗?!”

    诸如此类的弹幕又刷刷刷呼啸而过,老甜饼轻轻笑了一声,开始回答粉丝们的问题。

    “嗯,不是周而复始啦!我和他没什么关系。对方是个很好的人,是......是我的同行。”

    周穆直接拔了耳机,退了直播,开始给助理打电话。电话响了三声,迅速被助理接起。

    “数据拿到了吗?”周穆问。

    助理的脸立即变苦瓜。对于平台来说,台柱主播的合同和年薪这种属于商业秘密啊!如果是那种大嘴巴喜欢炒作的主播也就罢了,小道消息还能找到蛮多。可是boss感兴趣的这位“一枚老甜饼”为人实在太太太低调了,花边新闻一点没有。

    “boss,要不我们找黑客黑了那主播的账号吧?如果您很着急的话。”反正......商业手段嘛......

    周穆气得差点要岔气。

    “那我要不要顺便帮你打个幺幺零?”

    “......”

    被突然不着调的助理狠狠气到的周穆挂了电话,觉得自己不能就这么算了。他背着手在书房里走来走去走了好几圈,最终下了个决定。

    ----------∞ ∞----------

    周四早晨。

    这天早晨,阮甜有一节课要带。她起得稍微有点晚,来不及在家吃早饭,变带了盒牛奶又给自己包了几片吐司面包就匆匆下楼。

    刚刚推开单元门,就看到一辆没见过的城市suv停在她家楼下。她心里暗暗吐槽了一句这人瞎停车,驾驶座的车门便被推开。

    周穆从车中走了下来。

    阮甜毫不顾忌形象,大大得翻了个白眼。她开始遗憾自己为什么不是小区保卫科的保安大叔,可以直接给这个违章停车的人贴条上锁。

    “周先生一大早堵我门口是有何贵干?”知道对方就是冲着自己来得,她想躲也没办法躲。

    “还没吃早餐?”周穆答非所问,接着把手上提着的精致小袋子递到阮甜手里。“给你准备了早餐。抹茶小面包,很好吃的。”

    阮甜连打开看的欲望都没有,直接将那袋子粗暴得塞回了周穆手里。

    “我等下还有课,赶时间。周先生长话短说?”

    周穆叹了口气,也没强求。“我今天是想请你给我带个路,等下我也要去一趟x医大。”

    带路?阮甜拧眉。这人厚脸皮跟在她身后蹭饭的时候可从来没有在学校里迷过路。而且他只要往学校门口一站,保管有成群结队的人乐意给他带路——哪怕即将迟到。

    “我等等要去......二教405教室。”周穆摸出手机,看了看上面备忘录的信息告诉阮甜说。“从今天开始,我也要在x医大给学生上课了,阮老师。”

    周穆给医学生上课?他上什么课?“如何应对讨人厌的患者”课?

    “创新创业课。”当年本科辍学,顶着压力创业成功,如今成为了金主爸爸的周穆歪了歪脑袋,对着阮甜笑着如是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