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饼直播间 24.抹茶原谅包四

时间:2018-04-23作者:苹果鱼

    “你让我觉得自己就像是喜宝。”

    这是那天阮甜从病房离开前, 对周穆说的最后一句话。

    喜宝?

    恕他只知道一个雪宝奥拉夫,还是陪穆周看《冰雪奇缘》的时候知道的。

    ”喜宝是什么?”走廊上, 周穆目光有些阴沉的看着消失在转角的阮甜的身影,像她的闺蜜杜琳琳询问道。

    “......啊?”杜琳琳明显也没有头绪。不过在妇产科待了这么久,她隐约记得,貌似有一家德国奶粉叫“喜宝”?宝妈们好像都挺喜欢。“好像是奶粉牌子吧。”她说。

    “......”这显然不是一个正确的答案。

    周穆终究是从自家全能助理silvia那里知道了喜宝是什么。

    当晚,他去了离公寓不远的书店,找到了这本被广大书粉称作是“师太”亦舒的最著名小说《喜宝》。

    薄薄一本,不多时便被翻完。看完后周穆直接把那书掷到一边,自己则一个翻身躺到在了沙发上。他抬手虚遮住眼睛, 挡掉顶灯发出来的光。

    气到不行。

    这书讲的是女大学生被老年富商包.养, 然后在金钱中迷失自我的故事。而阮甜嘴里说的那个喜宝就算小说中的女主角——那个被包.养的女大学生。

    阮甜说,他让她觉得自己很像喜宝?

    哪里像了啊!!

    就因为他是周而复始?就因为他在直播平台上,长久以来用大把昂贵打赏礼物来表示自己对她的欣赏和喜爱?

    摸来手机,周穆给助理挂了个电话:“和花瓣直播的案子进行到哪个阶段了?”他最近在忙别的事情, 注资花瓣直播平台的事情目前是公司副总在主抓。

    对面的助理立即称职地将最近的成果进度给他汇报了一遍。

    “那我什么时候可以看到他们内部的详细的财务方面的报表?”

    这个要求有些过于笼统,对面助理有点摸不来老板的具体需求。对方的财务情况他们有掌握, 但是自家boss今天提的这个要求好像和他们现阶段所有的资料都对不太上号?

    “您是想看要详细到什么程度的财务报表?”助理问。

    “比方说,具体到某个主播的后台,可以看到她的分成和收入。”

    “某个主播......?”

    “我想看一个叫‘一枚老甜饼’的主播的分成和收入情况。”周穆直截了当地道。

    花瓣直播平台上, 虽然每个主播都有粉丝打赏排行榜, 但只显示前两千位。周而复始这个id常年占据一枚老甜饼粉丝打赏榜的第一名, 但根据长尾理论, 其他粉丝们零零碎碎给她的打赏总额会更多。

    更别提她同网站的签的合同领年薪。

    他要用证据说话, 要用真实数据告诉阮甜,他给她送的打赏礼物在她的全部收益中只占一小部分,怎么就成了包.养女大学生的混蛋富商!

    “......”助理默默擦汗。这种,找个黑客直接黑了那主播账号不是来得更快吗?

    ----------∞ ∞----------

    周穆在这边心急火燎的想要搞到证据以证清白,阮甜则在紧锣密鼓地准备相亲。

    为了显示自己对此次相亲的重视,她还专门又拉着休假中的杜琳琳一起去商场添置新衣。

    “我觉得你八成是有毛病。”杜琳琳瘫在店里的沙发上,看着换好衣服从试衣间中走出的阮甜抱怨道。

    “我感冒已经好完了,谢谢。”阮甜对着镜子照了照,有点不是很满意地皱了皱眉头。“这个领口是不是有点低?”

    “怎么会!美女你身材超棒的!”一旁的导购笑着建议。“胸挺腿长,穿什么都好看。这么好看的身材就是要穿出去啊!”

    “你不是要单身到底吗?那你去相什么亲啊!”杜琳琳翻了个白眼问。

    “我现在就只是个月薪三千的穷博士,而且手头紧张,想出去蹭顿饭打打牙祭都不行吗?”阮甜整理了下裙摆,幽幽地道。

    杜琳琳看着阮甜身上正试的那件三千多的裙子,怒从中来:“手头紧张你买个毛线裙子啊?!路边随便捡条麻袋往身上套一套不行吗?!你这相亲饭是要喝琼浆玉液还是要吃满汉全席啊?!”顿了顿,她想起阮甜的副业。

    “还月薪三千,你这是笑话我呢?!”

    “麻烦给我开票吧。”阮甜在镜子前扭了扭身,左右瞧了瞧后满意地点点头,随即转头对导购小姐姐说道。

    “所以这条裙子由你来给我刷!”接过导购小姐姐开好的票,阮甜直接拿着票排在了杜琳琳胸前。

    “哈啊?”杜琳琳拿着票,震惊地看着自家正在哭穷的闺蜜。“我就是个连觉都睡不全的妇产科穷博士,你要脸不要啊?!”

    “谁让你勾通外敌。”阮甜哼笑。

    “......”

    阮甜的相亲会很快到来。

    这次给她安排的相亲对象叫温弘然,是学校才引进的青千人才,目前在x大一附院的神外科工作,在学校也有开课,并且还带研究生。

    总之光看着条件,就是位优质到不行的男医生。

    相亲的地点定在离学校和一附院都不太远的一家评价很高的西餐厅蓝黛。这天阮甜盛装出席,她穿着前两天拉着杜琳琳在商场新买的那条v领低胸长裙,踩着九厘米的细高跟鞋,在侍应生的带位下款款走到了预定的桌前。

    温弘然已经到了。阮甜来以前就看过这位男医生的照片。不仅如此,她对他的人也略知一二。温弘然和杜琳琳的未婚夫孙绍祺在同一个科室,且正好在一个组,因此每次杜琳琳去找孙绍祺时也有机会看到他。一来二去她对这位青千大牛也熟悉了起来。

    他的人就同他的姓氏一般,温润有礼。这让她想起了第一次在甜品店见到的周穆。那时候的周穆也是一副谦谦君子温文尔雅的模样。

    可谁想......周穆竟然是周而复始!

    在看到阮甜过来后他立即起身,待阮甜在侍者的服侍下坐下后才又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非常绅士。

    也许是留过洋的男人都这般?周穆也是这样,会主动帮她穿脱外套拉椅子。

    啊啊啊怎么又想起那个讨厌的男人了!停!

    说真的她现在心情依旧是混乱的。她到底为什么来相亲?真如母亲说得那样——不想和周穆发展下去就绝了他的念想?

    还是断了她自己的念想?

    阮甜相亲这事,周穆是知道的。但他并不清楚具体的日子。加上他最近工作又忙,阮甜刻意躲着他,因此他已经有一周多快两周时间没有见到过她了。

    今天他同友人在蓝黛有约,朋友已经订好了位却还未到。领位员带着他向里走时,他目光突然瞥到了一个有些熟悉的身影。再走进些他步子突然一顿......

    那个人,不是阮甜吗?

    她对面坐了个英俊斯文的男人,两人看起来相谈正欢。那男人他有印象,就是峰会第二天下午,他同李主任和刘院长打招呼时,在他们身边站的那个男人。所以这是阮甜的相亲现场......?

    “离定的位置还有多远?”周穆问领位员。

    “还在里面。”

    “把位置换到这附近可以吗?”周穆又问。

    朋友定的位置是餐厅里热门观景位,这位客人主动放弃自然是可以。

    周穆给朋友去了个消息,便在离阮甜不远的桌子坐了下来。他喝着水,目光直勾勾地盯着阮甜的背影。虽然看不到阮甜现在是什么表情,但是她对面那男人看着阮甜时是满脸欣赏的模样,周穆就觉得怒火中烧。

    他和阮甜那桌还有段距离,他们聊天的声音又小,他完全没办法知道那两人在聊些什么说得这样开心。阮甜在面对他的时候可从来没有过这幅笑脸。

    今天这场相亲,实际上两位主角都没有什么想要相亲的意愿。温弘然是碍于人情不得不来,阮甜则一方面是被李老师按着头,一方面是要做给周穆看——他肯定会知道,谁让他是“手眼通天的周先生”。

    但两个互相欣赏对方业务水平的医生还是有许多可聊的地方。阮甜和温弘然就这么聊了半晚上的病例。

    “......那颗阻生智齿位置超低,完全可以说直接长到了下巴里面去了!本该住院拔的,但他那个医生也是神奇,在门诊就开始干活。”阮甜喝了口杯中的香槟给自己润了润嗓子。

    “最后呢?”温弘然问,饶是开瓢无数的他听了这个病例后也忍不住打寒颤。

    “最后天都黑了。在我们所有人的围观下,院长亲自上阵,搞定了那颗牙。”阮甜摇了摇头说道。

    “这种一不小心得闹出人命吧。”

    “可不是?那次真的惊险,真要闹出人命了,口腔医院也得被拉横幅。”阮甜耸了耸肩道。

    “阮甜?温医生。”

    正欲聊一聊现在的医患关系时,一个熟悉的男声突然插了进来。阮甜狠狠朝着声音的方向看去,差点扭伤了自己的脖子。

    是周穆。

    “好巧,在这里遇到你们。”周穆面上带着笑,对阮甜和温弘然点头打招呼。温弘然回以点头致意,阮甜捏紧了手中的刀叉,强迫自己弯出一个标准的制式微笑。

    “周先生。”阮甜点头致意。

    “我来找阮甜说点事。”周穆表明来意。“可否借一步说话?”

    阮甜自是屹然不动。“有什么事您在这里说就好了。”

    周穆抱歉的对着温弘然笑了笑,无奈又宠溺地摇了摇头。

    “我就是突然想起来,我的一副袖扣还在你那里放着。”他突然俯身,凑到了阮甜耳边低声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