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饼直播间 23.抹茶原谅包三

时间:2018-04-23作者:苹果鱼

    周穆下午赶回x市时,阮甜刚刚拔了手上的针管。杜琳琳在旁边收拾她不多的东西, 两人就准备直接回家了。

    虽然这间特需病房是周穆给她开的, 但花的依旧是她阮甜自己的钱。她现在虽然赚得多, 但钱也不是这么败的。

    “你家周穆的这件风衣怎么办,还有袖扣?”将阮甜的所有东西都收拾好后,杜琳琳发现沙发上还有一件黑色的男士风衣。周穆今天早晨离开时, 他的东西都还在这间病房里放着,也没有让助理帮他带回去, 就好像他还会再来一般。

    “我去护士站找个盒子什么的给装起来?不然太容易丢了。”杜琳琳建议道。

    “都说了不是我家的了......”阮甜按着手背上的输液贴小声咕哝着。

    杜琳琳瞥了一眼这位口嫌体正直的闺蜜, 又从她那已经收拾好的背包里摸出一个眼镜盒。“那什么,我把你家周穆的袖扣放你眼睛盒里啊, ”说完她又将眼睛盒塞进阮甜的背包里, “你记得位置。嘶......你这包怎么这么沉!”

    阮甜坐在病床上低头找鞋子的时候,门突然被敲了两声。病房的门没有关, 阮甜刚仰头向玄关看去, 周穆便走了进来。

    “这是要回家?”周穆看着杜琳琳收拾好的行李,扬眉问道。

    杜琳琳一见让她家大姑娘情窦初开的周大佬来了, 点头打招呼后立即极有眼色地离开病房, 把空间留给阮甜和周穆两个人。

    阮甜看了看周穆, 没有说话,继续低头找鞋子。明明昨晚还能正常交流,可在中午被李老师点破心意后, 她便发觉自己有些不太能够面对周穆了。再加上下午那会儿, 突然冒上她心头的那个猜测......

    “杨医生不是开了三天的针吗?为什么不再住一晚?”周穆走到阮甜身边, 蹲下身把阮甜那双被踢进床底的鞋够了出来。他拿起其中一只正想要握住阮甜的脚给她套上,却不想这姑娘突然两腿全缩上了床。

    周穆有点焦躁。这种躁动的情绪在中午采访结束后,mike告诉她阮甜母亲给她安排了相亲并且她也同意了之后就开始了。而在下午的会议结束后,他瞥见李主任、刘院长和一个面容俊秀身材挺拔的年轻男人相谈正欢,心中的烦躁更甚。

    他主动上前去和他们打招呼,刘院长为他介绍了那个年轻男人。原来那男人就是前些日子他曾x医大院长办公室外听到过的那位,刘院长截胡校长给阮甜找的青千相亲对象。

    他不知究竟发生了什么,让早晨还对他很是满意的李主任突然改变主意,主动帮着别的男人撬起他墙角来了。

    随便说了几句话后,时间也不早了,趁着下班车流高峰期之前他便启程回x市。原本想要赶上晚饭的点,他还可以陪着阮甜一起用餐,哪知他刚回来,就遇上她要离开。

    “想回家就回了,明天的针明天来医院再挂,没必要住医院。”阮甜低着头咕哝着回答道,左看右看就是不看他。

    中午她从“被壳”中出来后,杜琳琳同她关于周穆聊了好一会儿。

    她觉得这感情来得太过突如其来,一点安全感都没有,杜琳琳却觉得她太过矫情。

    “我和他从认识到现在统共不过两个月,大概认识的第二周么第三周他突然频繁出现在我面前接近我,哪可能那么快就发生感情。”

    “一见钟情懂不懂?一见钟情!”杜琳琳用看史前化石的目光看着阮甜,像是从未见过面前人一般。“饭局上,才子佳人饮酒微醺,加上你导的有意撮合,这不就印象深刻了?况且你也长得不丑,一见钟情很难吗?再说了,你完全可以去问他为什么对你动心啊!”

    阮甜默默想起她和周穆真正的第一面——那一场尴尬到姥姥家的乌龙相亲案。这事她连杜琳琳也没有告诉。试问谁会喜欢上一个耀武扬威的花孔雀?那天她那么做是为了让相亲对象讨厌她,现在想起来当时的场景她还羞耻不已。

    他周穆混到今天的位置,什么样的人没见过,是疯了在这种情况下对她一见钟情?

    况且......

    “姑且算是你说的一见钟情吧,可是这种靠皮囊吸引来的感情又能维持多久?”

    “我的大姑娘哎,爱情是需要冲动的。”杜琳琳拍着脑门痛心疾首地给她科普:“接下去能维持多久全看个人,这一点就看你的感情运营能力和个人魅力了。”

    阮甜面无表情。

    “你为什么那么抗拒呢?你自己喜欢他不说,周穆对你的喜欢几乎到了方圆一百米都能感受得到的程度了。你看昨天我们不在,有周穆陪着你多好。”杜琳琳问。

    “......可是即便没有他陪着,我也能把自己照顾得很好啊......工作比你轻松多了,而且还能开开直播搞搞副业。你也知道我现在做美食直播特别赚钱。”说起来,阮甜对她这项副业的业务能力很是得意。开直播的收入让她虽然还不到财务自由的程度,但却让她比同龄人有更多的财产支配权。

    可听了阮甜的话,杜琳琳直接两眼一翻甩了她两个白眼球。“谁管你赚钱多少啊!你知不知道昨天晚上周穆告诉我,说你晕倒在家里之后,我有多担心多害怕?有个人在你身边照顾着你我们也安心。”

    “话说到这,周穆到底是怎么知道我晕倒这事的?”竟然还知道得那么细节。天知道,她那个时候正在做直播。如果他那个时候不是在看她的直播,否则除了他在她家安装摄像头,周穆是完全没可能知道她晕倒的事情的。

    而后来她看了自己手机上那段时间的未接来电——除了silvia就是周穆在打。

    “......难道不是你给他打电话求助的?”杜琳琳疑惑的反问。

    “你没给他说我有在做直播吧......”阮甜皱起眉道。

    “那是你二次元的身份,没经过你同意我怎么会说。”

    ......如果不是琳琳告诉周穆的,那么......一个大胆且不是那么令人愉快的猜测浮上了她的心头。

    时间拉回现在。

    阮甜左边突然一沉,周穆坐到了她的病床上。

    “发生什么事了,怎么突然连话都不愿意面对着我说了?”周穆双手扶住她的肩膀,强迫她面对自己,沉着声音问道。

    “......周穆,你昨天到底是怎么知道我晕倒在家里的?”

    周穆完全没有想到阮甜竟然开口问他这个问题。关于他是主播老甜饼的忠实粉丝“周而复始”这件事他一直没有告诉过阮甜。

    一方面是因为这个粉丝身份带来的福利——比方说他可以通过老甜饼的微博了解到她的一些小情绪,而这些小情绪通常是三次元里她从来不会表露出来的。

    另一方面,他虽然是老甜饼的粉丝,但现在阮甜是他想要追求的女人。若是在她面前暴露了他的粉丝身份,说真的他面子有点挂不住。

    可是今天阮甜问起了这件事。

    他能知道她晕倒在家中,除了在看她直播这个解释,没有第二条路走。况且在围观穆女士同他爸作了这么多年后,他完全清楚“有些事情千万不能让第三个人来告诉自己的女人”这一人生真谛。

    周穆抬手揉了揉阮甜的头发,决定坦白。

    “因为我当时在看你的直播。一直没有告诉过你,其实我就是,周而复始。”

    阮甜的脸色突然惨白。

    她总收入的大部分来自直播收入,此前她一直对自己做直播赚钱这件事很是得意,毕竟她一个从不露脸的美食主播,在游戏直播流量当家的当下,能在直播平台闯出个名头非常不容易。

    对于此,周而复始在其中.功不可没。如果不是他频繁的高调给她砸礼物,她的知名度绝不会像现在这样高。而周而复始又是她著名的壕粉。

    相识至今,她独立且良好的经济状况是让她在周穆面前建立自信的基础之一。

    可到头来才发现,给她源源不断送钱的是面前的这个男人。她所得意的骄傲的,都是面前的这个男人给她的。

    这让她接受困难。

    在走廊上等着阮甜和周穆的杜琳琳看到病房门突然打开,正要迎上去却发现阮甜惨白着脸色直直冲了出去。周穆则是一脸阴沉地跟在后面。

    “怎......怎么了这是......?”杜琳琳有些结巴地问。

    周穆沉着脸色没说话。他也不知道为什么阮甜突然就白了脸色,对他的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加上他还未证实的,她要去相亲的这个消息,更是让他的心情冰上加霜。

    “哎,我们甜甜第一次恋爱,可能有点矫情,周先生你多担待点......”杜琳琳磕磕绊绊地给阮甜说话。“有感情了才会对你矫情,没感情的话,就她那个狗脾气,她才不会鸟你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