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饼直播间 21.抹茶原谅包一

时间:2018-04-23作者:苹果鱼

    “......”还可以这样的么?

    “快。”他催促着,一点都没有在乎因为自己下蹲而堆到地上的长风衣下摆。

    在周穆那有些逼人的注视下, 阮甜感觉自己是颤抖着手, 才从袋子里抽出一面口罩。她将口罩撑开, 两根食指勾住口罩挂耳的松紧带,微微俯身将挂耳一左一右挂到了周穆的耳后。

    因为发烧而略微发烫的手指不小心便触碰到了周穆的耳廓。她正要抽回手,便被一只微凉的大手捉住。

    “还是有些烧......”周穆握着她的手, 皱着眉头低声道。那稍低的温度舒适得让她有些不愿抽手。“我们快去把检查做完,然后我给你去取药。”

    鼻咽拭子结束后便是尿检。

    周穆左手是收集尿液的塑料小杯, 右手是试管。

    “你先排尿到这里, 然后再把它装进试管里。看到试管上的刻度了么?就装够到......”将阮甜推到洗手间门口,接着又蹲了下来, 仔仔细细地给她讲解要如何采样, 就好像她真的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孩。

    阮甜红着脸一把将那试管和塑料小杯从周穆手上夺了过来。她心再大,也没有大到可以毫无障碍得同自己的暧昧对象谈论如何采尿的事情。

    “我说过了我好歹是个医生!”匆匆忙忙丢下了这么一句话, 她便从轮椅上起身小跑着溜进了女洗手间。身后是周穆着急的声音:“别跑!不许跑!给我用走的!”

    因为采尿这件事, 阮甜出来之后便不愿同周穆讲话。偏偏这男人像是不懂尴尬为何物一般,不仅一个劲追着她说话, 还要同她讨要装尿液的试管。

    “刚杜琳琳打了电话过来, 我告诉了她你的情况, 不过让她明早再来。”话毕他顿了顿又道:“东西呢?”

    被他烦到受不了,阮甜从自己口袋中摸出那已经拧紧了盖子的试管给他看,刚想收回时, 却被周穆直接从她手中拿走。

    “这东西你装口袋里干什么, 脏不脏......”可他说完后就把那支小小的试管小心放进自己的风衣内衬口袋里。

    “......变.态!”已经窘迫到不知脸红为何物的阮甜被他这般举动气得快要哭出来。

    人的一生, 会经历生老病死四个阶段。其中,“病”是最没有尊严的时候。

    没有行为能力,各种生理反应不受自己控制。器官的病变与衰竭让人越发的难以维持一个生而为人的体面。在此情况下,病人,和他的亲人朋友,以及所有关心他照顾他的人都不得不直面那些令人尊严毫无的生理反应。

    当然,阮甜现在还没有到达这一阶段。可是周穆这般毫无芥蒂接过盛着她尿液试管又装进自己口袋的举动,却让她心情复杂到极点。

    哪怕是亲生父母,没有谁是天生不嫌弃这些上不了台面的腌臜物。父母生养孩子,并把屎把尿地养大他们,支持父母坚持下去的是责任和爱。

    可周穆在为她做这些的时候,又是什么带给他的支持?

    尿检结束之后便是ct,这是最后一项检查。

    “你坐着歇会儿吧,医院我熟,我自己去就好。”阮甜扯了扯周穆的袖子小声说道。他自来到医院便没停过。她知道周穆是从临市匆匆赶来,看着这个时间点怕是连饭也没吃过,更是没喝过一口水。

    “没事。”周穆不在意地继续推着她往前走。“你这会儿不舒服就少说话。”

    “......”对于周穆这种温和的强硬派,阮甜头一次不知道要如何是好。你同他柔,他能比你还柔,你要给他来硬的,他能比院长还强硬。

    今晚在急诊影像科值班的医生是王寅,说起来他还是阮甜本科时期关系不错的一个学长。不过两人方向不同,前三年的通识课上完后,后面就见得很少了。

    王寅看到下一个要来做ct检查的病人是阮甜后,先是愣了两秒。

    “甜甜!你怎么在这?你这是怎么了?”

    扶着阮甜肩膀的周穆在听到那声熟稔的“甜甜”后,目光有些危险的眯了眯眼睛。

    “真的是你啊学长!我发烧,来做个ct,排查心肌炎。”

    周穆没吭声,默默把手中的检查单子递给王寅,打断了面前这位男医生想要叙旧的打算。王寅这才注意到站在阮甜身边的周穆。

    “您是......”他声音带着些迟疑问道。

    “麻烦您!”周穆没回应王寅,催促他快点给阮甜做检查。

    有第六感的不仅仅只是女人。大概是生物本能,互为情敌的男人们只需对视一眼,便能分辨出对面的人是敌是友。

    “有备孕或怀孕吗?”拿起单子看了一眼,王寅按照惯例问道。这是在给病人做ct检查前这是必须要询问的话,但他直觉的可能要收获令他不喜的回答。

    “没有。”

    “有。”

    阮甜和周穆异口同声道。

    说没有的自然是阮甜,而那个“有”字则是出自周穆之口。

    “你胡说什么啊?!”阮甜转头怒视。

    周穆耸了耸肩,举起双手做投降状。

    虽然周穆瞬间被阮甜揭穿,但是这两人之间那似有若无的亲密气氛做不得假偏不得人。王寅垂下眼收起检查单子,转身向ct室走去。

    周穆看着王寅离去的背影,暗暗翘了翘嘴角。敢追阮甜的男人虽然不多,但每一个都不能掉以轻心。

    “你学长?”周穆轻声问。

    “......是!我学长!以前关系很好的学长!他是曾经追过我,怎样!”再怎么迟钝也能感受出来周穆这般回答是为了什么,阮甜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可那都是几百年前的事情了,人家早就放弃了,现在就是普通好朋友!你幼稚不幼稚啊!”

    周穆从鼻腔中轻哼出一声。幼稚不幼稚他不清楚,但身边这姑娘有点傻是真的。不管当时这位学长为了什么放弃追求她,但显然人家对她是余情未了。

    检查结果两个小时之后终于全部出来。确诊了不是心肌炎后阮甜和周穆都送了口气。只是因为她那原本简单的受凉感冒变成了病毒性感冒,现在依旧高烧未退,而且这次病着实拖了太久时间,因此杨医生最终还是给她开了点滴。

    “这瓶快挂完了就按铃叫我们哦!”护士调整了下点滴速率,转头对着周穆嘱咐道。周穆点了点头送护士出门。病房门合上,终于到了他与阮甜的独处时间。

    x医大一附院的病床常年处于短缺状态,阮甜原本想开了药回家自己挂针,结果周穆直接在住院部开了间特需病房。特需病房条件一向好,除了比普通病房更舒服宽大的病床,陪护床也相当舒适。周穆脱下风衣随意丢在沙发上,从一旁拉了个椅子放在阮甜病床边坐下。

    病床被微微摇起了些,阮甜半靠着病床枕头,用余光瞥向身旁的男人。周穆正垂着头解衬衫的袖口,修长的手指灵巧地将金色的袖口解下放在床头柜上,接着衬衫袖口被他翻了几翻卷了上去,露出了结实的蜜色小臂。

    阮甜瞥着那线条流畅的肌肉和衬衫领口——领口上系着的领带方才被他扯松,不羁地挂在领口——她突然领会了杜琳琳曾一度天天挂嘴边的制服诱惑到底有什么深意。

    “很晚了......”阮甜低头意有所指地说道。她轻了轻嗓子,尽量让自己嗓音不要太沙哑。

    “嗯,快一点了。”周穆表示赞成。方才等各项检查结果等了两个小时,等他们到了病房挂上针后确实很晚。“来,喝你的退烧药。”周穆捏着个塑料小量杯碰到阮甜嘴边,让她就着他的手,将橙子味的糖浆喝下。

    杨医生这次给阮甜开的退烧药是布洛芬混悬液,儿童专用的糖浆退烧药。

    “我自己来,又不是小孩子。”阮甜脸面烧得厉害,她实在是没做好被周穆喂药的心理建设。她抬手想要去抢盛药的小杯却被周穆躲开。

    “还说不是小孩子。”周穆挑唇一笑,又把手里橙子味糖浆退烧药往阮甜嘴边凑了凑。“手上挂着针呢,别乱动,不然滚了针还得再挨一下。快喝!喝完就可以睡了。”

    喂阮甜喝完药服侍她躺下后,时针刚刚划过表盘上的数字一。

    “......你不回家休息吗?”折腾了半晚上的阮甜终于躺在了被窝之中。只是,许是睡觉的那个点过去了,退烧药的镇定安眠效果也还没发生,她这会儿眼睛亮亮的,一点睡意都没有。

    “我得看着你把点滴挂完,今晚就在陪护床上过一夜了。”周穆俯下身,给阮甜掖了掖被角轻声道。“还不睡觉,是想让我给你讲睡前故事吗?”说着他又偏了偏头笑道:“以前倒是给穆周讲过,也不是生手。你想听什么故事,我给你讲。”

    “我又不是小孩子......”阮甜一手把被子拉高遮住口鼻,只露出了一双大眼睛,瞪他。

    “是,你是大孩子。”周穆把她露在外面的那只手塞进被子里,又捏着她小巧的鼻尖,宠溺地对她笑了笑道。

    “你明天还要回去开会吗?这样来回跑岂不是很麻烦。你今天就不应该让你那个女助理走。”就这样和他“过一夜”总让阮甜觉得浑身不自在,还不如留下silvia和她在一起,虽然不认识,但好歹两人都是女生。

    “照顾你是我的私事,为什么要假他人之手?我这人一向公私分明。”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