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饼直播间 18.巧克力甘纳许三

时间:2018-04-23作者:苹果鱼

    挂他电话?

    周穆把手机交还给杜琳琳,脸色同现在的朗朗晴空比起来,有点不是那么晴朗。

    “她现在怎么样?”周穆问。

    “啊,说是烧退了。”杜琳琳点头回答说。“就是嗓子还有点哑。”

    “谢谢。”周穆对着杜琳琳感谢地点了点头。不远处自己的助理提醒了他一声,他中午还有商务午餐要吃,这就得走。

    “如果有什么新情况,麻烦告诉我。”临走前他又对杜琳琳如此请求道,杜琳琳自是回以捣蒜点头。

    等周穆走远后,杜琳琳立马又拨通了阮甜的电话。只是任凭她怎么打,对面就是不接电话。无奈之下只能发微信。

    杜琳琳:“您这是害羞了?”

    对面秒回了一个“滚”字。

    见阮甜没什么大碍,并没有出现晕倒病重之类的情况,她放心地收回手机,去寻找李老师。下午还有事情要做,今天的安排比较紧张。

    阮甜靠着厨房的流理台,端着马克杯小口小口的喝着水。手机被她放在一边不愿去看,心中一直无法平静下来。那通过电磁波传递过来的声波仍在激荡着她的心湖,只是短短的几个音节,就让她失了往常的仪态。

    天啊阮甜,挂别人电话!这般不礼貌的事情你竟然还真做得出来!

    普通的小说都看不进去,更别提文献专著。

    在这种干啥啥不成的状态,让阮甜有一种莫名的惶恐感。她坐到厨房中岛旁的椅子上,拖着下巴两眼无神不知道是望着哪里。

    “啊......怎么会那么废啊!”她把头埋进胳膊,痛苦地哼唧着。内心深处有一种莫名感觉就要破土而出,面对这的陌生萌动,她却本能的想要逃避。

    直觉告诉她这与姓周名穆的那个男人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可她却没有胆量再向前一步。

    “回头是岸啊阮甜,回头是岸!”

    随便吃了些东西后,阮甜走进浴室洗澡。想要把昨晚因退烧而出的汗冲掉之余,她还希望那些扰人的情绪也能够一并被热水带走。

    周六下午天气正好,家中只有阮甜一人。往常她很享受这种独处,可今天却不知怎的,哪哪都变得那么不对劲。洗完澡后的阮甜如无头苍蝇一般在家中转悠来转悠去,这套学校分给教职工的不大的福利房突然空旷了起来。

    好不容易在阳台洗衣机旁的脏衣筐中找到了未洗的换下的衣服,阮甜却像是找到了什么救赎一般。

    洗完衣服后阮甜又将家中彻彻底底地打扫了一边,再抬眼已是下午六点。刚发完高烧的身体还处于较为虚弱的状态中,阮甜又坐回厨房中岛边上的座椅,她趴在桌面上,看着窗外的夕阳渐渐沉入远处的摩天大楼身后。

    夕阳的光辉透过厨房窗户,恰恰好落满了整个中岛的桌面。而随着那轮圆日的渐渐西沉,原本布满了整张桌面的阳光也一寸寸地消失在这方小小的厨房之中。

    趴在桌面上的阮甜就这样渐渐被黑暗笼罩。

    当夕阳彻底沉入地平线的那一刻,这座城市的霓虹灯与路灯很有节奏感地相继亮起。结束了一天忙碌与喧嚣的城市正准备要开始自己的夜生活,灯红酒绿就要上演。

    阮甜的心莫名的一抽,突然开始心慌起来。

    不行,不对。

    她抬手按住自己的心脏,直起身,茫然地看着空荡荡的家。

    她得做点什么,必须得做点什么。

    才能驱散这突如其来的心慌。

    ----------∞∞----------

    峰会的第一天,周穆的行程被挤得满满当当。一晃眼,一个下午就在各个行业大拿的商讨和报告中结束。

    “晚上还有和朱先生他们的饭局。”从会场出来后,周穆的第一助理mike边凑到自家boss耳边提醒接下来的行程。

    “嗯。”周穆了然的点了点头,接着问起来他手机消息的情况:“下午有收到来自阮小姐的信息么?”

    mike神情尴尬地摇了摇头。

    自家boss最近自己给自己开了朵桃花,只是那朵桃花却更像是梅花一些,傲得很,对他们周先生并不是很感冒的样子。

    据说被这次被留在x市的silvia原本打算过一个舒适的周末,却不想周五晚上被boss一通电话呼叫要求她随时待命,最好能够做到对那位桃花小姐有求必应。

    据说那位桃花小姐生病了。

    只是mike觉得,既然那位桃花小姐对boss您这般不感冒,又怎么会去求助silvia呢?

    “饭局是晚上八点开始,您现在可以先回酒店休息一下,换身衣服。”走到车前,mike尽职尽责地为周穆拉开车门,送boss上车后,他打开副驾驶门做进去,扭过头接着向周穆提醒一会儿的安排。

    “另外,下午开会的时候,您弟弟给您打了电话,询问阮小姐的病情。”

    一整天紧锣密鼓的行程没有让周穆觉得疲累,而在遇到阮甜之后,他整个人就像是遭遇了二向箔,整个人都被降维攻击。

    她逃避他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对这件事他有着足够的心理准备。可现在她正在生病,而她的母亲和朋友甚至不知道她有发高烧。若非昨天下午自己执意去找她,他怕还得通过她微博知道她生病了。

    而现在,无论是他还是她的长辈朋友都不在她的身边。

    给她拨过去的电话永远不接,这一度让他怀疑自己是不是已经被她放进了黑名单。询问过杜琳琳阮甜下午是否有和她联系过,对方摇了摇头之余让他放宽心。

    可是那个连自己发烧都没察觉到的傻瓜,他又如何能够放得下心。

    车子很快开到下榻的酒店,周穆换完衣服就等着饭局开始。正整理衬衫下摆时,放在床上的手机突然亮了起来。

    花瓣直播app推送了信息过来:主播一枚老甜饼开始直播啦!

    还病着,开什么直播!

    周穆皱着眉头,点开花瓣直播的app进入老甜饼的直播间,那抹熟悉的身影果然又出现在了镜头之中。

    弹幕里刷着对她的问候。

    “饼饼感冒好了没啊?别累着啊!”

    “好多了!谢谢各位的关心!”阮甜温柔的声音从手机听筒里传出来。只是她的嗓子还是带着些沙哑,听上去让人担心不已。

    “饼饼不舒服就多歇着呀!”

    “哎呀呀,这不都是为了生活么。”阮甜笑着说着俏皮话,逗粉丝们笑。

    周穆见她还算有点活力,这才长舒了口气,拿着手机坐到床上看她的直播。

    “今天来点简单的,要做的是巧克力甘纳许。”阮甜把原料一样一样介绍着,接着又说起了甘纳许的诸多运用。

    “巧克力甘纳许呢,用的地方有很多。可以用作淋面,也可以当作夹心。如果浓稠一些就可以做成巧克力松露。”

    阮甜说着,把原料之一的淡奶油放到锅中加热,接着就把准备好的巧克力都放入加热完毕的淡奶油中搅拌。

    “实际上,甘纳许是一个来自于失败的发明。”她一边搅拌着正在融化的巧克力,一边向观众们讲述甘纳许的来历。

    “糕点店里的学徒不小心在巧克力倒进了过多的牛奶,师父气坏了喊学徒傻瓜。而在法语中,甘纳许便是傻瓜的意思。不过,之后师父又品尝了学徒的失败之作,发现味道非常好。于是甘纳许就这样诞生了。”

    很快,甘纳许被搅拌得差不多,可阮甜手上的动作却突然停了下来。

    “那个......突然有点不舒服。”她有些抱歉的笑了笑,呼吸不知怎么的变得急促起来。“今天我们就先到......”

    最后一句话她还未说完,一个娇瘦的身影便迅速且无力地划过屏幕,一头栽倒消失在流理台下,连带着台子上搅拌巧克力甘纳许的玻璃碗也被带到砸落在地,传出了玻璃碎掉的声音。

    “阮甜!”周穆的心脏像是被人挖走了一般,完全感受不到心跳,他紧紧地捏着手机屏幕,慌乱得从床上跳了下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