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饼直播间 16.巧克力甘纳许一

时间:2018-04-23作者:苹果鱼

    若说以前,阮甜对周穆的印象是个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偶尔耍流氓但还算温柔,那么今天,他对自己这一系列强硬态度则刷新了自己对他的认知。

    他坚持要送自己回家,即便医院距离她家也没几条街。

    “您知道这种行为叫做什么吗?”车上,阮甜终究没忍住火气,对周穆开炮。她又一次把“您”这个字咬得极重,像是要提醒周穆他的身份。

    周穆之前就打电话叫了司机,在医院门口时穆周小朋友便被接走,就剩下了的两个大人。阮甜不愿理会周穆,送走穆小胖后就直接转身往周穆的车那里走。

    周穆有些好笑的跟在后面。虽然阮甜不想理他,但是能这般自觉的去找他的车,他就觉得之前的努力没有白费。

    “我这种行为叫什么?”前方红灯亮起,周穆踩下刹车拉起手刹,好奇地看向身边的女孩。

    “放在那种小女孩才玩的恋爱游戏里您这叫霸道总裁,可是在现实中这就是大男子主义沙文主义猪!”

    “哦。”周穆不轻不重的应了一声。“那你现在感觉怎么样?还烧着么?”

    嘴炮攻击失败。

    阮甜别过脸,不愿去看周穆。周穆低头笑了笑,接着右手抚上她的额头。

    “唔......还是烧。”指尖的温度还是让他放心不下。“家里有人照看你么?”

    阮甜先是被烫了一下似的连忙向后仰,想要躲避周穆贴到她额头的手,接着目光警惕的看着身旁的男人。

    “当然有。而且我本人就是个医生,知道发烧了该怎么做。”

    “最好是。”红灯读秒结束,前面的车慢慢启动,周穆收回手启动车子。从香积寺回来那天阮甜就开始不舒服,到现在拖了有将近一周时间,他根本放不下心。

    “那今天那个病人,后续部分需要我再帮你处理什么吗?”周穆又问。

    想到今天那个吴太太,阮甜脑子又是一阵发痛。奇葩病人年年有,今天这个不过就是仗势欺人。

    “不用,她已经上了医院的黑名单。”阮甜拒绝道。

    “什么时候的事?”周穆有些新奇地问。

    “就刚刚。”阮甜对着周穆晃了晃手中的手机。今年开始x医大附院开始实行患者黑名单政.策。首先作为试点的就是口腔医院。按照欧美医疗系统中对患者黑名单的标准,今天这位吴太太先是预约迟到,之后又推搡医务人员,这些行为足以让她在黑名单上定居。

    但话又说回来,一般这种情况,医生也都不会计较太多。放往常遇上吴太太这种有背景有家世的人,就是上了黑名单,最终也是于事无补。所以今天能够顺利处理吴太太,周穆功不可没。

    这位吴太太不过就是依仗着她的家世。结果遇到比她家更厉害的周穆之后就立马不吭声。说到底,今天能顺利处理吴太太,也是借了周穆的势。

    “今天谢谢你。”她低头小声道。

    “我很荣幸能帮得上忙。”周穆微笑着道。

    “不过,你认识她?”这样子对人家不会对你有影响么?

    “应该是曾经在一次宴会上打过面。”周穆想了想回答说。“有印象。”

    “......”回想起她在本科时期,熬夜苦读准备第二天考试的苦逼经离,她就对这种记忆力超群的人一点好感都培养不起来啊!

    安全把阮甜送回家后,周穆坐在车里,又在她家楼下停了些时间。直到助理发来明天出差时的各种议程确认,他才驱车离开。明天他要去临市出席一个医疗行业会议的开幕式。

    他看好医疗市场,也对这片市场有许多投资,达斯投资虽然才刚入场,但实力不容小觑,自然也受到了邀请。

    晚上,助理给他发来一些与明天会议相关文件。传真机一页页地吐着文件,周穆随意扫了一眼,看到其中夹着一份本市重要与会人员名单。他抽出那页名单,结果一眼就看到了名单上几个熟人的名字。

    x医大教授李妙怡、其学生杜琳琳,还有x医大口腔学院院长刘洛。

    刘洛后面还有几个略熟悉的名字,助理细心的做了标注:那是他另几个学生。没有阮甜的名字大概就是因为她生病了。

    同阮甜相识这段时间,他发现她的交际圈子其实并不大。因此朋友中走得比较近的唯有杜琳琳一人。

    而现在,她的母亲、闺蜜、导师和同门都不在她身边。再回想之前在车上他问起是否有人照顾她是,她丝毫不在意的回答。

    周穆把手中印着名单的a4纸往桌面上一拍,整个人直接倒在大班椅椅背上。心火愈烧愈烈,他真是不知道要怎么去说阮甜。

    拿起放在桌边的手机,他想要直接将电话拨过去将那个不注意自己身体健康的家伙训一遍,可转念一想,她现在还是病人,无奈又忍了下来。略微思索了两秒,他拨通助理的电话。

    “silvia,我等等会给你一个电话号码,明天请关注一下这个号码。如果对方有拨通求助,请帮我照顾她。”

    “好的周先生,请问我如何称呼号码主人?”训练有素的助理silvia立即问。周穆向来公私分明,从不让助理秘书去帮他处理一些个人事务。今天突然破了功,也不知这位高人到底是何方神圣,让silvia好奇得很。

    “......你叫她阮医生便好。”周穆靠在椅背上,揉了揉眉心,又接着道:“她有些发烧,到时候如果拨通你的电话,就麻烦你陪她去医院看病。嗯,算加班。”

    “您放心,我一定会将阮医生照顾好。”

    挂掉电话,周穆长吁一口气,然后打开与阮甜的微信对话框,将助理silvia的联系方式发给她。

    当晚周五,本是老甜饼开直播的日子,但碍于感冒阮甜实在是无法坚持,便在微博上请了假。请好了假正要放手机休息时,屏幕上突然弹出了条微信消息提示。

    周穆:180xxxx7890,这是我助理silvia的手机号码,你存一下。

    哈?大晚上的给她他助理的电话是做什么......

    阮甜皱着眉,给周穆回了几个问号。对面很快回了消息。

    周穆:你烧退下去了么?

    阮甜摸了摸额头上的退热贴,她有些心虚地敲字:“退下去了。”

    而周穆仿佛是在她家安了摄像头一般,对她的敷衍之语很是不信任。

    周穆:真的?那现在多少度?

    这人是要查房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