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饼直播间 13.樱花水信玄饼三

时间:2018-04-23作者:苹果鱼

    摘完樱花,阮甜就打算直接回去。

    “要不再求个签?”杜琳琳拉住好友,指了指人群扎堆的地方道。“香积寺的签一向很灵的!”

    “不去。”脚步停了两秒,阮甜瞪了杜琳琳一眼,说出了自樱花园出来后的第一句话。

    杜琳琳耸了耸肩,这丫头到现在还因为她的突然离开生气。

    “可以。”出声的是一只跟在阮甜身边的周穆。

    “那我们就此告别了,周先生。”阮甜见此就准备拉着杜琳琳离开,不想却被周穆拉住了胳膊。

    “耽误不了多久时间的,等会儿我们一起走,嗯?”

    杜琳琳看着面前这对投放□□的男女,抿嘴笑了笑,趁着阮甜还未反应过来时立即远离狗粮之源。

    “我去给周先生排队!”神助攻的她对着阮甜挤了挤眼睛,眨眼就跑去求签的队伍里排队。

    “走吧?”周穆看着面无表情的阮甜,微笑着邀请道。

    阮甜幽幽看了眼等她回复的周穆。友军已投敌,她一个光杆司令,还能如何呢?

    求完签后自然还得找大师解签。

    “花正开时柳正荫,时中好景对话吟。休道佳期难得遇,鸳鸯此处正逢春。上吉。”大师看着签文读了一遍。接着带着些不耐烦的眼神看了面前的周穆一眼。

    “小伙子,今天来求签解签的人很多的,你这签,这么明显的红鸾星动,还要浪费我时间么?”

    红鸾星动啊。

    周穆听完大师解签后,意有所指地侧头看了一眼站在他身旁满脸不自在的阮甜,接着恭敬地将签文从大师手中接过。“劳烦大师。”

    离开的时候天下起了雨。

    “天气预报明明没有说会下雨啊......”阮甜站在房檐下,焦心地抬头望着天空。气温因为下雨降低了些,阮甜紧了紧身上的外套,看着匆匆忙忙的游人和香客,发愁自己要如何回家。

    今天来的时候阮甜和杜琳琳都没有开车,这会儿车不好约,打车软件上有十几个排位。

    “没有关系,我开了车过来。你俩在这里等着,我去开车。”周穆说着,脱下外套交到阮甜手中。“披上,别淋雨感冒了。”

    “哎你!”阮甜连忙捉住周穆的袖口,又把外套塞进周穆怀中。“逞什么能啊!雨下得越来越大了。”

    周穆微微一笑,将外套抖开直接罩到阮甜身上。“刚那支签在口袋里放着,你可得帮我护好它。”说完他便转身往停车的地方跑去。

    男人高挑挺拔的背影在一众匆忙的身影中显得格外轻隽。春雨给山间晕染了几分凉意和墨色,阮甜靠着身后的青砖墙体,望着周穆离去的方向。整点到,古刹钟鸣,余音回响,浑厚的钟声在她心中漾起微波。

    “哎呀呀,啧啧啧!”杜琳琳不住的摇头,发出夸张的感叹词。

    “收声!”只是没等她再开口说出什么别的话,阮甜先出声制止。

    “啧。”杜琳琳轻笑。“行!不说就不说,到时候守不住心了可别把锅推到我身上。”

    “胡说什么呢。”阮甜偏过头,横了好友一眼。

    回去的时候,周穆先将杜琳琳送到。当车上只剩下周穆同阮甜两人时,先前还算是欢快的气氛一下子陷入了安静之中。

    明明更熟悉的两个人,在杜琳琳走之后却没什么话说。周穆看出了阮甜的不自在,心中轻叹一声。果然是刘院长所说的:“面对个人问题时就开始逃避退缩”吗?

    “今天去香积寺,我看到你有拜佛。有许什么愿望么?”周穆主动开口问道。

    “......没有。”阮甜转头看了眼正在认真开车的周穆,顿了顿后回道,想要就此终结话题。

    “......那,你还记不记得之前你送过我一盒泡芙?什么时候可以再吃一次吗?”吃了一口闭门羹的周穆没有放弃,继续找话题。

    “不想。”阮甜斩钉截铁的拒绝。

    “其实是穆周想吃。”周穆立即把锅推到弟弟身上,指望着阮甜能够看在穆周的面子不要再次拒绝。

    “我记得穆周的那口龋齿就是因为甜食吃多了?”阮甜语气凉凉。

    弟弟战术失败,周穆无奈的摇了摇头。

    “说起这个,当初为什么会选择当牙医?”话题又陡然从甜品和穆周龋齿的点转到了阮甜的职业。阮甜长叹一声,这人今天就是要同她尬聊到底是不是?

    “周先生,我之前说过,我是个很烂的人,你完全不需要把时间浪费在我身上。”阮甜长吁了口气,坐直了身子对周穆正色道。

    此时,周穆也把车子稳稳地停到了她家楼下。他解开自己的安全带,转过头认真看着阮甜。

    “可就我经验,一般说自己没喝醉的都是醉汉,而说自己是烂人的无不例外都是好人。”

    “那是周先生见的少。”阮甜怼他。“我学医,完全是被我妈逼着学的。选择口腔科正畸方向,不过是因为这一科最不容易遇到医闹,工作相对轻松,生存率高。”

    “......”

    “不是所有穿白大褂的都是天使。”阮甜顿了顿,又拍了拍自己的胸脯。“我就不是。”

    周穆眼神深深的看着阮甜,没再说话。

    ----------∞∞----------

    当晚十一点,又是老甜饼开直播的时间。

    “最近樱花开了,今天下午刚好和朋友去了一趟香积寺摘了些新鲜樱花回来。所以这次要做的是樱花水信玄饼。”

    下午那会儿,山上凉。起了风后雨点就开始横着下。即便披着周穆的外套,阮甜还是受了些凉。当晚她的嗓子开始发疼,说话声音都带着哑。

    粉丝们听到老饼的声音发哑之后立即关心地询问。

    “饼饼声音感觉哑了,这是感冒了么?”

    “还好,下午去摘樱花的时候稍微淋了点雨,等会儿吃点药睡一觉就好。”阮甜将准备材料介绍完抬头看了眼弹幕,随口解释道。

    周穆端着杯刚泡好的红茶,坐在电脑屏幕前看着阮甜的直播。

    还是感冒了。

    他心情不是很好的皱了皱眉,耳边是她略带沙哑的声音,脑海里却开始回放起下午在车里她一脸认真的对着自己所说的话。

    “......我是一个很烂的人。”

    “......春季是流感高发期,最近甲流又流行起来了,各位也多注意防寒保暖,这次甲流很厉害的,甚至还有人因此丧生。”

    下午那个一脸认真坚持自己是烂人的姑娘,这会儿却哑着嗓子提醒和她八竿子打不着甚至这辈子不会见一面的粉丝们注意身体健康。

    “嗓子哑着就少说点话。”周穆不满的打字,发送弹幕。

    周穆是花瓣直播的超级vip,因此弹幕发出时的特效都与别人不同,存在感什么的绝对是max级别。

    在层层普通弹幕中,阮甜一眼便看到了周而复始的关心。其他粉丝们看到了后也纷纷劝老甜饼太太今晚少说话多喝水。虽然有个别人ky她太过娇气,但阮甜还是心头直泛甜。

    “其实还好啦。不过今晚的这款水信玄饼的难度不高步骤也少。”

    做水信玄饼的水很快熬制好,阮甜将水小心放入模具里,接着把今天下午新摘的樱花一个个放进模具分格之中。之后她盖上模具上盖,将其放入冰箱冷藏室,然后把先前做好的一批拿了出来脱模。

    “好漂亮的樱花!这就是饼饼今天下午去摘的么?”

    “啊啊啊这个颜值到时候哪里舍得吃呀!”

    “少女心dokidoki!饼饼这是恋爱了么?!”

    将做好的水信玄饼摆盘并淋上红糖浆撒上黄豆粉,阮甜看着自己这盘颜值upup的樱花水信玄饼,又看看满屏幕询问她恋爱状况的弹幕,心中不由得想起下午帮她摘花的男人。

    怎么干什么都能想到他!退散退散!

    “没有。”阮甜轻哼了一声答道。她从一旁拿过来只勺子,一点都不心疼地将水盈盈的玄饼挖了一大块放入口中。玄饼中原本完整的一朵樱花被她残忍分.尸,弹幕上也开始刷起了“啊啊啊啊”疼痛声,谴责她这般的辣手摧花。

    “樱花水信玄饼这个,其实就是颜值高了点,但没什么味道的。”阮甜看着弹幕中哀嚎着少女心破碎的粉丝们轻笑着说。“所以我觉得,用这道甜品来指代恋爱关系的话,其实是很不恰当的。”

    “那你觉得什么样的甜品才可以用来指代恋爱呢?”周穆又发了条弹幕询问着。

    此弹幕一出,弹幕池立马炸开。各种关于“周爸爸和饼饼到底是不是在恋爱”的弹幕刷得飞起,更是有一群人表示,停更多日的《红玫瑰与白玫瑰》终于有了后续,可以去贴吧等大手子的同人更新了。

    “可以指代恋爱的甜品么?”阮甜无视八卦弹幕,竟真低头认真思考了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