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饼直播间 12.樱花水信玄饼二

时间:2018-04-23作者:苹果鱼

    从那天在x医大教职工餐厅的一顿午饭之后,周穆便开始了一个正常送钱粉丝的正常追星日常。

    除了当初被推到第二天中午的那顿商业午餐,周穆特意交代助理,以后不要给他安排商业午餐,也无需为他准备。

    俗话说,一起吃晚餐的人很多,一起吃早餐的人却很少。而现在关系不到位,周穆退而求其次,决定每天至少要同阮甜一起吃午餐。

    于是最近这段时间,x医大教职工餐厅里总能看到阮小灭绝身后跟了个男人——男人气质斐然,温文尔雅,但绝不是x医大里的教职工。八卦阮甜身边的那男人,成了不少人的谈资。

    自然,也成了杜琳琳同阮甜约会时的主要话题。

    “香积樱花”是x市一大景。每年四月,阮甜都会来市郊的香积寺和主持讨樱花。讨来的樱花会被她小心腌制,可以食用一整年。无论是做甜品还是泡水喝都是很好的选择。

    今天她便同休假中的杜琳琳来寺里采今年份的樱花,顺便拜佛求个平安。

    “每天中午陪你吃饭,可以说是非常热情了,感觉很他的诚意很足呢。”实话讲,阮甜也不是没有过追求者。只是她给的回应太过直接伤了不少男人的感情,久而久之她便成了一座无人可以攀登的圣女峰。

    “诚意很足?”阮甜闻言冷笑了一声。“他每天刷的都是我的饭卡!”

    “......哈哈哈哈哈!”杜琳琳笑得快要喘不过气。

    “......你今天出门没吃药吗?!”笑得阮甜直对她怒目而视。

    “不过话说回来。”笑完后,杜琳琳正色道:“你不要随便否认,他这么做其实还是很合你的心意的。”

    “......”阮甜黑着小脸,狠狠瞪了好友一眼。

    但其实,杜琳琳说得没有错。

    按照周穆此人在普世价值观中的社会地位和财产估值,他对于阮甜来说,确实不是一个阶级的人。阮甜自己也是普通人,做不到无敌玛丽苏小说中,女主角无论是见到世界首富还是宇宙首富,都能够沉着冷静不动如山。

    她会感受到压力,而她的抗压能力远没有外人想象中那么好。

    周穆的举动让阮甜有一种自己被体贴和尊重的感觉。她很享受这样的体贴与尊重,可每每事后却又因此而感到慌张。

    ——从小到大她优异的成绩让所有人都把她当作超人看,给她各种期望和责任,时间久了她也觉得自己真的是超人。可现在,突然出现了那么一个人,他的举动让她发现自己也只是个普通人,让她从保护别人的角色变成了被呵护的那一个......

    “所以真的不考虑和他试试?”杜琳琳问。

    “佛门净地,勿谈俗事。”阮甜掐了一把杜琳琳的腰,带着她进了大殿。

    大殿里燃着香火,一位大师在佛像下敲着木鱼,吟诵着佛经。跪在绣着莲花的跪垫上,阮甜恭敬地叩首。

    周穆在殿外拿了柱香,正要抬步上台阶,便看到了跪在佛祖面前的阮甜。庄严宝相之下,她跪坐在莲花垫上的身影显得格外纤弱娇小。大和尚吟诵佛经的声音由里传到外——

    “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

    周穆的奶奶信佛。虽然他自己不信,但在周穆幼时老人家还在世的时候,他经常会抄些佛经讨她老人家开心。这会儿大和尚正吟诵的这段他刚好抄过不少遍。

    走上台阶,他停在了殿外。在他那斜后方的角度,恰好可以看得清她的侧脸。

    佛祖庄严宁静,它低垂着双眼,以一种慈悲怜悯的目光,打量着来来往往的芸芸众生。周穆想起奶奶曾与他说过的话——

    “佛门中的空,并不是封闭了感情。在经离过世俗中各种情感,最终选择以断舍离的方式,把自己从缘中挣扎解脱。”

    周穆看着阮甜宁静无欲的侧颜,心中突然起了些惧怕。被香火和诵经声包裹着的阮甜在佛像之下显得那般和谐,让他有一种抓不到的无力感。

    简而言之就是,他害怕这位自己极有好感、但她本人极度排斥婚姻的姑娘,突然剃了头发去庙里真当她的阮小灭绝去。

    阮甜拜完,从跪垫上起身给杜琳琳让位。她准备去大殿另一侧的功德处找大师派几个平安符,结果转头便看到了殿外站着的周穆。

    这么巧?不是吧?!

    周穆看着阮甜一脸见了鬼似的表情,有些得意的勾了勾嘴角。知道阮甜与主播老甜饼是同一个人的福利之一,就是可以通过她的微博知道她的一些心情和动向。

    前天她刚在微博上说,今天要来香积寺采樱花,顺便求一个平安符随机送给粉丝。

    那么在此地来个偶遇,便是一次美好的春日踏青活动了。

    “好巧啊,周先生。”阮甜一脸憋屈地从牙缝中挤出了这么一句问好。

    周穆笑着点了点头。“你也来这里踏青?”

    “......”阮甜沉默没回答,只用一种谴责的目光直勾勾地看着周穆。什么叫“她也”?看着这男人此时此刻脸上这般讨厌的微笑,加上过去的半个月午餐时间,阮甜觉得这怎么着都应该是,他刻意打听自己的行程然后强行偶遇吧!

    杜琳琳从跪垫上起来,看到好友正同一个陌生的男人大眼瞪小眼。她轻轻拉了拉阮甜的袖子,又带着好奇的目光对周穆点了点头。

    见阮甜没有想要介绍的想法,周穆对着她宽(chong)容(ni)一笑,然后转向杜琳琳自我介绍起来。

    “你好,我是周穆。”

    周穆啊。

    周周周周穆啊!!!!

    杜琳琳整个人都兴奋了起来!

    “周先生你好,我是杜琳琳,是甜甜的好朋友。”杜琳琳立马自报家门,像是被领导接见一般,同周穆握了握手。

    “杜小姐你好。”而方才已经自我介绍过了的周穆又来了一遍,仿佛强迫症,要同杜琳琳的话格式对仗一般:“我是周穆,是甜甜的.....”话说一半没有说完,他目光又转向阮甜。

    “你别乱叫人!”从未被周穆叫过昵称的阮甜在听到“甜甜”两个字被他低沉带笑的声音说出来后,如同被火烫到一般,反应极大。

    佛门清净之地,她声音虽不大,但急促的反应极其突兀。几个香客好奇地向她投过一瞥,阮甜白皙的脸颊上瞬间染上了粉红。

    “琳琳我们走。”低下头拉住杜琳琳的手腕,阮甜迅速步下台阶。周穆把手中的香随手放在了殿门外的桌子上,也抬步追了过去。

    香积寺的樱花品种非常全,每年四月花季时都有许多游客慕名而来。寺院只开放了一部分区域给游客观赏,还有一部分常年不开放,却是景致最好的地方。

    阮甜从儿时起便常来香积寺,她同寺里的主持交好,便总能获得允许去那一部分不对外开放的园子里摘樱花。

    周穆今天算是沾了阮甜的光,也进了一趟这只允许内部僧人进的园子。

    阮甜在前头摘樱花干活,杜琳琳和周穆跟在她身后开始......聊她。

    “甜甜的手特别巧。她每年都会来这里摘樱花,然后把樱花腌制,以后就可以做甜品吃,吃不完了还可以泡水喝。”职业甜吹杜琳琳在同周穆三百六十五度无死角地安利着阮甜。

    “是吗?这么厉害!”而周穆竟然也假心假意的捧场。

    阮甜横了这两人一眼,然后继续她的辣手摧花事业。只是她个头稍小了些,有两朵品相极佳的樱花就长在她头顶的树枝上,怎奈她怎样跳都够不下来。

    “想要的是这支是吗?”突然那高高在上的树枝突然低了下来。周穆抬手将那支樱花按住,拉到阮甜触手可及的高度。

    阮甜咬着下唇,控制住自己极想要踢他一脚的冲动,然后点了点头,从牙缝中挤出一声谢谢,然后抬手去摘自己看重的那几朵。

    摘花的动作带着树枝抖了几抖,一阵粉色的花瓣雨从天而降。

    粉红色的樱花雨下,阮甜睁大了双眼,有些惊吓的看向周穆。她灵动的大眼让他想起了曾在奈良见过的小鹿。羞涩又亲人,温顺又警惕。

    阳光中,她脸上的绒毛也被照亮。白皙粉嫩的脸颊上落下一小片樱花花瓣,宛若是古代女子脸上的花钿。

    周穆放开抓着樱花树枝,抬手扶住阮甜的肩膀,将女孩柔软的身子往自己的怀中带了两分。

    她眸子出现了一抹折心的慌乱,可眼底的骄傲却依旧坚守。明明对眼下的情形手足无措,却依旧倔强地与他对视毫不退却。

    “你......!”阮甜终于想起了三人行中的另一位小伙伴杜琳琳,可转头却发现这位良心缺失的闺蜜早已不见人影。

    “嘘,别动!”周穆低声道。他抬手,将落在阮甜脸颊上的花瓣拈起。微带着茧的手指触上滑嫩的皮肤,指尖所及的地方引起一阵颤栗。

    “你脸上落花瓣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