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饼直播间 11.樱花水信玄饼一

时间:2018-04-23作者:苹果鱼

    这节课没法上了。

    这是在周穆坐下后,闯进阮甜脑海中的第一个想法。学生们的注意力完完全全被教室最后一排的那家伙带跑,偏偏她还没办法投诉这个影响她课堂秩序的罪魁祸首。

    又坚持讲了十分钟后,阮甜选择放弃。距离这堂课下课还有八分钟,她把摊开在讲台上的教案一合,对着讲台下的学生们微微一笑。

    “今天的课就上到这里。”她对学生们宣布。

    学生们兴奋的开始收拾东西。

    “所以下节课我们随堂考,考试范围是从开学到现在课程进度的所有内容。”她又出其不意地对学生们开口道。“包括但不限于课堂内容。”之后她又幽幽地补上了这么一句。

    “......”

    “............”

    既然今天他们不好好给她听课,那也别怪她心狠手辣:)

    “老师!求重点啊!!”

    “老师别这样啊!这才开学不到一个月!”

    讲台下哀嚎声四起,阮甜毫无触动。

    “划什么重点,学医了还想有重点?不然等你们哪天上临床后遇到一病人,然后告诉他:您这颗牙不是当初的考试重点,您看着随意办吧?”

    坐在最后一排的周穆大概对“阮小灭绝”这几个字稍微有些了解了。

    “考试成绩记入平时成绩,占比百分之二十。”在哀鸿遍野中,阮甜给学生们心口上插入最后一刀,接着宣布四分钟提前下课。

    原本想要围观八卦的学生们纷纷背着书包垂头丧气地离开教室。阮甜站在讲台上收拾教案,周穆起身,向她走去。

    “所以周先生今天有什么重要的大事要宣布?”把所有东西收拾好装进包里,“刺啦”一声拉上拉链,阮甜双手撑着讲台,居高临下的问。

    周穆站在讲台下,看着气呼呼的阮甜,突然理解了,为什么有的小男生那么喜欢欺负自己有好感的女生。

    “嗯,刘院长说......”周穆沉吟两秒,瞎扯出了个理由来。“让你今天中午管一下我的午饭。”

    “......”阮甜深呼吸,终于忍住没在周穆面前翻白眼。“我午饭过后就要去实验室,中午就在教职工食堂吃,没时间带周先生去外面的餐厅。那里的菜重油重盐,想必周先生的助理很乐意为您准备午餐。”

    “没有关系,我都可以。”周穆微微一笑。

    我不可以。

    阮甜黑着脸,在心里对自己说道。

    ----------∞∞----------

    中午饭点,食堂里一如既往的人多。

    x医大的教职工食堂实际上管得也没那么严,不许学生进入云云,很多想要给自己改善伙食开小灶的学生们都会来这里用餐。

    阮甜从包里摸出饭卡,走到自己常去的窗口打菜,周穆就跟在她身后,引来了无数关注。

    “那不是阮小灭绝吗?”

    “她她她身后竟然跟了个......男人?”

    “还是说,这是另一个帅气的小姐姐?”

    不少学生凑在一起窃窃私语。

    “阿姨,我要椒盐蘑菇,豇豆角,再来半份米饭。”阮甜排到窗口,微微弯腰对着里面的打饭阿姨说道。

    阿姨点了点头,好奇地把目光投向站在阮甜身边的周穆身上。不知是不是因为八卦的力量,阿姨给阮甜餐盘里的菜打得都比平时要多。

    餐盘从窗口推出,周穆先于阮甜伸手将餐盘端起。

    “你干什么?”阮甜眯起眼睛,很是警惕的问。

    “你再打一份,点你想要吃的菜。”周穆笑笑道。教职工食堂的菜品很是丰富,方才选菜的时候,阮甜犹豫了半天,碍于饭量问题,她八成是在取舍今天的菜单。

    “......”被洞察了想法的阮甜不知是要羞要怒,最后什么话都没有说,狠狠瞪了眼周穆后又点了一份西芹炒豆干和西红柿炒蛋。

    两人最后随便找了一处座位坐下用餐。即使是在叫职工餐厅,环境一样嘈杂。而阮甜对面的周穆在用餐时,依旧像是在高级西餐厅中吃商务午餐一般,礼仪得当,赏心悦目的很。

    “今天早晨,你和刘院长......”

    餐用过半,周穆提起早晨的事情。阮甜咽下口中的饭菜,微微抬起下巴,示意他说下去。

    “其实有时候给别人机会,也是在给自己机会,有些事情可以不用那么排斥。”

    “我老师找您来做说客?”阮甜把那个“您”字咬得很重,意图拉开彼此间的距离。她同他才见过几次面,这人就要来给自己当人生导师了?

    “这倒没有。”周穆摇头笑笑。“刘院长什么都没说。”

    “所以我要不要同别人相亲,其实和周先生您关系不大。”言下之意,您就别狗拿耗子了。

    “并没有。”周穆放下手中的筷子,双眼直视阮甜。

    有的人,气场并不需要什么高定西服或是龙袍一类的饰物来加持。即便是在教职工餐厅这种人来人往的嘈杂场景,只同他说话,看进他的眼睛,就有种被吸入的感觉。

    “我只是在为自己说话。”

    阮甜筷子上夹着的那块炒蛋“啪嗒”一声,掉进了餐盘中。

    一般来说,如果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有在释放好感,那个女人不可能感觉不到。只是阮甜对面的这个男人逼格太高,她先前把那些许的暧昧都强行归为自己的脑补过度。

    只是,现在这件事被对方挑明说了出来。

    “......周先生,现在外面迎春花开了,可是温度还不够桃花也开哦。”强行镇静两秒后,阮甜长吁了口气,笑着打哈哈。

    而对面的表情依旧认真,没有半点在开玩笑的样子。

    “我这个人其实很烂的。”端起桌上刚刚取来的餐厅发的免费汤想要给自己润润嗓子,结果不知怎的那汤却被自己洒出大半在桌上。把汤碗放回桌面,咬住下唇再冷静两秒,阮甜准备开始自己的演说。

    “喜欢享受权利又相对的不想承担义务,爱好宣扬并履行单一性别的利己主义。基本上对自己的认知就是——被各类无良公众号推文捧成绝世无双玛丽苏的小仙女。

    我这种人,俗称‘中华田园女犬’,了解一下。”最后一句话,总结全文。

    “你......笑什么啊?”阮甜噼里啪啦地说完这长篇大论,却见本该被她这汹汹气势镇住的男人此刻正在低头偷笑。

    “啊,我是在笑,”周穆抬起头,满眼笑意地看着阮甜。“如果你真的是你所说的这种,嗯,‘中华田园女犬’,那我想,你一定是拉布拉多犬。”

    拉布拉多犬,导盲犬和搜救犬种,个性憨厚温顺,阳光友善,极具有奉献精神,是人类忠诚的朋友。

    阮甜用流传于学生中的“死亡视线”直勾勾的盯着周穆的双眼。这男人,先是强行给她解释了一波孤狼奥义,接着又把她归类为拉布拉多犬。

    甜·拉布拉多·阮把桌上的餐盘向前推了一寸,颤抖地长呼出一口气。

    这饭真的,没法吃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