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饼直播间 8.红茶磅蛋糕三

时间:2018-04-23作者:苹果鱼

    阮甜关掉直播间便直接关了电脑,三下五除二收拾完厨房后就立马洗漱准备睡觉。等躺到床上后她照例在睡前最后刷一遍手机查看消息。

    花瓣直播的app她的手机上也有下载。

    刚打开手机屏幕,阮甜就看到了一条来自花瓣直播的消息推送,来自周而复始。

    阮甜不自觉地咬住下唇,这人......是要闹哪样?这位周而复始粉丝虽与她互加了好友,但在过去的三年里,基本上都是她这位主播逢年过节主动和人家问好。若非他总是在她直播时送礼物刷存在感,就以周爸爸的活跃度来说,阮甜真的会觉得他是花瓣直播送她的僵尸粉。

    拇指轻触屏幕,与周而复始的对话框跳了出来。

    “如果方才的礼物对你造成了困扰那很抱歉。给主播蓝苓的那两个礼物出自我弟弟之手,事情发生时我本人并不知情。”

    刚才是我弟弟/妹妹各种亲戚在捣乱?

    这是在玩这种老掉牙的搪塞套路么?可是他和她说这些是想做什么?

    阮甜有些埋怨的看着那行黑体小字,不知道是要很大度的回复一句“没什么”还是只一个很高冷的“哦”。或者直接装死不理会。

    不对,她那“要很大度”的态度到底是从何而来?她就是个正常美食主播,周而复始于她就是个正常送钱粉丝,她哪里有资格“对他大度”。

    眯着眼睛长吁了口气,阮甜决定维持自己高冷(并不)的主播形象,敲了个“哦”字回复了过去。不对,她对着送钱粉丝高冷个毛线哦!聊天止于呵呵钱财止于哦嗯,她今晚脑子是犯了什么混竟然搞出了这种失误!

    正想要把那个“哦”字撤回时,却见方才发送出去的小气泡跟前出现了一个带圆圈的对勾。阮甜浑身一僵,花瓣直播的app前两天出了更新,原来就是为了这个“消息已阅”的功能?!

    啊啊啊啊啊啊这杀千刀的新功能!就不能让粉丝和主播之间留下点神秘感吗?!

    阮甜扔掉手机把自己卷进被子里抓狂地在床上开始翻滚。平地翻滚三周半后,她决定加句话补救一下可能已经处于悬崖边上的主播和粉丝的情谊。

    而把手机摸过来后,阮甜刚要打字,就见对话框上周而复始的id变成了“对方正在输入...”

    只是对方输入了半天,却始终没再发送什么新消息。而累了一整天的阮甜,竟也就握着手机就此陷入沉睡。

    ----------∞∞----------

    周日,周穆依旧在父母家里住。平日里他都住在太平路上自己的公寓里——那里上班方便。但每个周末他都会同家人一起度过。

    晨跑结束回到家中,便看到昨日去看望产后表姐未归的母亲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对着窗户瞧穆周的蛀牙。

    “妈,什么时候回来的?”周穆点头打招呼道。

    “就刚刚。昨天去医院医生怎么说的?小周说病历在你那里,拿给我看看。”

    将穆周的病历递到穆女士手上时,她先是被病历上的字引去了注意。

    “这字不错。”穆女士赞赏地点了点头,翻开病历。

    “病历是甜甜姐姐给我写的!”穆周在一旁给自家母上解说道。

    “甜甜姐姐?”穆女士灵敏地捕捉到这一关键信息。“她是谁啊?”

    “甜甜姐姐带我去看医生,她可温柔了,一点都不像哥哥,在医院了还威胁我。”穆小胖瞅准机会毫不犹豫地告状。

    只是穆女士现在对周恶霸欺负弟弟的行为一点兴趣都没有。她的所有注意力都被“甜甜姐姐”吸引了去。

    大儿子如今二十八,眼瞅着就要奔向三十大关,可迄今为止从未见他谈过恋爱。再加上他之前在英国待了那么多年,最初创业的还是个互联网公司,天天同一群男程序员待一起。

    思想有些保守的穆女士很怕自己儿子被大不列颠正腐。

    若说前几年周穆不谈恋爱是因为忙工作。可在他公司转型成功后,他明显闲了下来,却依旧不见他有开什么桃花。

    这就急坏了穆女士。

    因此,听到一个姑娘的存在后,穆女士全身上下的神经都兴奋了起来。

    眼瞧着这谈话的走向就要朝着自己所不期待的方向奔去,周穆立即开启自救模式。

    “对了,表姐她怎么样了?”他问。

    “恢复的不错。生产时可真的是要吓死了,还好当时是李主任给你表姐主刀,才算是捡回了条命。”

    一个月前,周穆的表姐分娩时羊水栓塞,命悬一线。好在抢救及时,有惊无险。

    “做母亲的女人都伟大。”穆女士摇头感叹。“生小周的时候还好我是无痛剖腹产,生你的时候我可是吃了大苦头了,差点把命交代到产房里。”说着她已有所指地转头横了周穆一眼。

    “所以周穆啊,你可得孝敬妈妈听到了么?不能惹你妈生气!”

    “是是是,好好好。”周穆站在穆女士身后,很是孝顺的为她捏肩,极为顺从地答道。

    “李主任于你表姐有救命之恩,从小你表姐就疼你。”

    那个他一年见不上两面的表姐?从小就疼他?周穆心里突然腾起了一阵不好的预感。

    “所以啊,给李主任该有的表示和感谢你也不能少!”

    “我一表亲,这不太好吧?我去感谢那个李主任,我表姐夫家该怎么看我表姐,不会觉得这是娘家人在打脸么?”周穆皱紧眉头道。

    “让你去你就去!”穆女士秀眉倒竖。“妈妈当年生你那么辛苦,几乎去了半条命!如今让你为妈妈跑个腿感谢一下你表姐的救命恩人都不愿意了?!”

    “......行行行,好好好,我去我去。”周穆无奈应道。

    穆女士神色满意地点了点头。

    “听说李主任喜欢喝红茶。你之前不还在茶展上拿回来一套得了奖的茶?替妈妈送过去吧!”

    “......那个是我拍来自己喝的,就这么送别人不太好吧,我都开了一罐了。”他是真的很喜欢呢。

    “不就是几罐茶!周穆你一个大男人,现在怎么这么小气!”

    “......不是。”根本就不是几罐茶他小气不小气的问题啊!但看到穆女士那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样子,周穆闭了闭眼,忍痛割爱:“算了,好吧。”

    “对了,听说李主任还有一个女儿,比你小一岁,知书达理,现在还在念书呢。有机会年轻人多交交朋友也是好的。”

    所以这才是穆女士你的最终目的吧?!

    “人家一个博士......和我有点委屈了吧。”周穆瞎扯想要推掉这份来自母亲的好意。

    说到学历这里,显然又刺痛了穆女士的神经。

    “全家属你学历最低!就你一个高中毕业!你还有脸提!”

    “还有我还有我!”在一旁不甘寂寞的小学生穆周给他妈拆台。“妈妈你都不说我,难道我是隔壁邻居嘛!”

    “反正我不管!明天你表姐去复查,你陪着她一起去,顺便感谢人家李主任!”被两个儿子气到的穆女士甩下这句话后边从沙发上起身上楼,不准备接受半点反驳。

    ----------∞∞----------

    周四下午,x猫商城的快递送达。

    给粉丝们的抽奖礼品一个个放入提前准备的小纸箱中包装好,阮甜拿起手机准备给快递小哥打电话时又突然觉得有些不妥。

    照例,这次的抽奖礼物中依旧有给周而复始送的一份。可是......

    阮甜皱了皱眉,拆开了属于周而复始的那份快递纸盒,将里面的红茶套装取了出来。

    周六晚上,阮甜同周而复始的对话止于她的那个“哦”字——尽管那晚,两人的私聊窗口上方的“对方正在输入”提示就没怎么断过。

    阮甜认为,这口锅属于那两个红玫瑰花房的打赏礼物。

    ——突然从白玫瑰变成红玫瑰,还专门给我解释一波送给蓝苓礼物的来龙去脉,关键是这位还是我的忠实粉丝!

    虽然被称作是阮小灭绝,但阮甜的少女心依旧在活跃的蹦跶。作为一个二十七岁的少女,她有权怀疑这位周而复始是不是对她有那么点意思。

    “啊啊啊真是棘手啊!!”因被爱慕(疑似)而满足了些许不可言说的虚荣心,二十七岁的少女阮有些抓狂地扯了扯自己的头发。就因为那两个红玫瑰花房打赏礼物,此前周而复始送她的打赏礼物好像也就此沾上了粉色气息。

    阮甜现如今被戏称为阮小灭绝不是没有原因的。和男性友人出门吃饭坚决aa;不收男性超过一百软以上的礼物;面对爱慕者的告白永远拒绝......

    阮小灭绝想起那一座座花房,突然就把这位正常送钱粉丝同自己曾经的一众追求者画上了等号。一股想要把他曾送给自己礼物还回去的冲动立马涌上脑海。

    “我就只想做一个正常数钱主播啊!”一点都不想和粉丝搞暧昧啊!

    “妈妈,前两天是不是有病人家属送了你几盒茶叶?”阮甜转了转眼睛,扬声问书房里看书的李老师。她记得那也是川宁红茶,而且一看就知道是高档货,虽然不知道到底多少钱,但至少比她手里的这个高档很多。

    “嗯,怎么了?”李老师的声音从书房传出来。

    “妈妈,那个送我吧!”

    “你拿去吧,在哪放着你知道么?”

    “知道知道!”阮甜喜滋滋的从地上一跃而起,跑到家里惯常放茶叶的柜子里取出了那几罐川宁红茶,将它们放入纸箱,重新打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