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饼直播间 7.红茶磅蛋糕二

时间:2018-04-23作者:苹果鱼

    阮甜刚打开直播间,还没有照例说出同粉丝问好的词,就被洪水一般的弹幕刷屏了。

    说起来她直播的内容在花瓣直播完全算不上主流,所以今天看到这么多弹幕刷屏,还有比以往多好几倍的观看人数时,她也是一愣。再定睛一看,弹幕上都在询问她同周而复始怎么了。

    她和周而复始怎么了?

    正常甜品主播和正常送钱粉丝还能怎么样?

    “大家好,我是你们的老甜饼,又和大家见面了。欢迎各位来到我的直播间。今晚为大家直播的内容是红茶磅蛋糕的制作。”没有深究今晚直播间人数暴增的原因,阮甜说出惯例的欢迎词,接着便开始了今晚的直播内容。

    周穆按时点进老甜饼的直播间,刚点进去就看到画面上一双素手拿来黄油准备打发的画面。弹幕上各种在问她同周爸爸到底发生了什么,也没见她有什么回应只专注于黄油打发。瞬间那莫名其妙的心虚更加严重。

    有细心的吃瓜观众看到周而复始进直播间的消息通报,合影与各类访问似的弹幕立马刷了起来。周穆扫了两眼觉得头疼,直接关掉了弹幕专心看老甜饼的直播。

    “把黄油打发后,我们就可以将蛋液分三次加入其中了。”阮甜说着,把之前已蛋液分离的三个全蛋黄打散,然后一点点加入打发的黄油。“今天我们用的是全蛋黄的蛋液,因为蛋清等下也需要打发。”

    加入蛋液的打发黄油在打蛋器的搅拌下发出了噗叽噗叽的声音。按照直播弹幕定律,这会儿肯定有弹幕在皮。阮甜抬头扫了两眼,果然——

    “啊,这糟糕的声音!”

    “双脚打字证明清白。”

    镜头外阮甜有些不喜地皱了皱眉头,然后开口制止:“想开车的大兄弟们,最近克制一下!帝都的会正开着呢,网上各种严查严打。你饼我不想被约谈喝茶,只想安安静静的在家里数钱。”

    可大概是说到了和钱有关的内容,刚刚才淡下去的与周而复始有关的弹幕又刷了起来。随意看了几条弹幕,阮甜算是被科普了一波今晚到底都发生了什么事情。面对弹幕中的追问,阮甜选择打太极。

    “啊,原来是这样。”先表明自己此前并不知道周爸爸给蓝苓送白玫瑰花房的事情。

    “谢谢各位的关心,但是周而复始真的不是我爸爸。”再把吃瓜观众们所关注的“隐秘的男女关系”这个点扯到“周爸爸”这个梗上。

    “至少在我的记忆里,我父亲从未给我母亲以外的人送过鲜花。”最后再来句俏皮话作为结尾,以优雅的姿态让自己在这场八卦风云中不落于下风。

    而这本是转移焦点的俏皮话,却莫名在屏幕外周穆的心上扎了一刀,总觉得这话是已有所指。

    阮甜给自己的表现打了101分,多出的一分给她骄傲。

    但实际上,心里却起了些莫名其妙的不爽。

    平心而论,送礼物什么的,这就是一个粉丝的正常行为。可,这个粉丝却是全站都知道的,她老甜饼的独家壕粉,专一得犹如被程序设定过。而就在今晚,这个专一得连“二”都不知道怎么写的粉丝突然给另一个主播送礼物,煽起了全网吃瓜的热潮和观光团。

    这让阮甜颇有一种自己被绿了的感觉。

    可是这确实是粉丝的正常行为。

    阮甜默默在心中对自己说道。

    而且和别的主播因为送礼物这种事情,唔,起了这种不舒服的感觉,怎么那么像是在争宠?

    争什么宠啊摔!又不是宫斗宅斗剧。

    阮甜按下脑子里乱糟糟的想法,专心做手中的蛋糕糊。

    “今天我们还要用到的一样食材就是红茶粉。”阮甜端起盛着红茶茶叶的玻璃小碗伸到镜头前给观众们看。“老饼的红茶粉是用的川宁的袋装茶。顺便说一下,今天抽奖的礼物就是五个川宁茶经典套装礼盒。”

    当把蛋糕糊装进模具放入烤箱之后,就是等待时间。一般来说,这段时间便是阮甜和粉丝们的交流闲聊时间。

    因为先前老甜饼的那三句太极,周穆心里有些不得劲。他没有想到穆周这小家伙大晚上不睡觉会跑到书房在他电脑上捣乱。主播蓝苓的好友申请到现在他都没有理会,想来那个主播应该能够猜得到自己的态度了吧。

    又想到中午他同穆周回家时,穆小胖询问他关于阮甜的事情。

    “阮姐姐说她也是霍格沃茨毕业的学生,那哥哥你有见过她么?她是那个学院的?”

    当时他是如何回答的?

    ——是的,见过。她是拉文克劳学院的学妹。

    车子走到了那晚他曾停下过想要送阮甜一程的十字路口,他又回想起刘院长在向他介绍她时所说的话。

    “她是她那个年级里最优秀的学生。”

    “哇!那她岂不是同赫敏一样?”

    不知为何,如今他看到老甜饼,就会想起阮甜。主播老甜饼直播时从不露脸,但这两人,在周穆来看,无论是从她们的字迹、声音,或是所做的泡芙的形状来看,都相似的要命。

    一枚老甜饼是他当年还在英国创业时开始关注美食主播。

    他在大三时辍学创业,做互联网金融公司。为此家里震怒,撤走了对他的所有支持。好在他还算争气,起初的发展相当不错,可到了后来却遇到了危机。

    当时他困境重重,压力巨大。又因为资金不够,公司每次订的餐点都让他这个有些挑嘴的人难以下咽。后来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决定自己做饭。可他向来十指不沾阳春水,出国后买饭居多基本没进过厨房。

    他的合伙人是个土生土长的英国人,总不能让他为自己做炸鱼薯条吧?

    那天他面对着厨房中各种食材不知所措,拿着个ipad查找烹饪攻略,有些图文攻略太过简略,还有的视频攻略看着又太过高端他hold不住。最后误打误撞的,他点进了那时刚开始做直播的,一枚老甜饼主播的直播间。

    从一盘最简单的西红柿炒鸡蛋开始,他成为了主播一枚老甜饼最元老级别和最忠实的粉丝。

    直到现在。

    今晚,老甜饼的话明显要比平时少。周穆不知道这是不是穆小胖的锅,但心中却有些忐忑。

    显然,发现这一点的不止他一人。

    “我饼今晚的话好少。”

    阮甜取了只郁金香杯,给里面到了些今晚做蛋糕时用剩的朗姆酒。一口酒下肚,好像也把她今晚的话匣子打开了。

    “你饼今晚先是遭到了红色□□袭击,之后遇到了催婚冲击波的埋伏,心情有些复杂啊。”她歪着头笑道。

    得到答复的粉丝们纷纷刷弹幕嘲笑阮甜单身狗。

    “也是,我饼太太每次都这么晚开直播,一看就是没有x生活的单身狗,同情。”

    “哎呀呀,你们这群人,你饼此时受到了伤害急需宠爱,再这样原本打算追加的朗姆酒抽奖酒不作数了哦!”阮甜晃了晃高脚杯中黄色的液体,低头又是一口,冰凉的液体划过嗓子,她声音有些微哑地对着弹幕调笑道。

    “我饼太太赛高!我饼太太求嫁!”

    瞬间,各种夸奖的弹幕又充盈了屏幕。

    阮甜看着那些弹幕笑了笑,正巧这会儿烤箱发出“叮”的一声响,蛋糕可以出炉了。她放下酒杯,小心翼翼地将烤盘取出,并迅速将之前准备好的糖水刷到蛋糕面上。

    “蛋糕的边角和表面最好多刷一些糖水,不然后面蛋糕表面会发干噎人。刷完后用保鲜膜密封保存在冰箱里放一晚上,第二天早晨起来吃会很好吃。”

    当她用保鲜膜将蛋糕裹好密封保存准备放进冰箱后,今天的直播就算结束了。正要同粉丝们说晚安时,她突然发现自己电脑的屏幕上出现了满天的红色花雨。

    屏幕上方滚动的广播信息显示,她的壕粉周而复始送了她两座红玫瑰花房。

    这是阮甜无论二三次元,第一次收到与红玫瑰花有关的礼物。

    有人翻出来周而复始的礼物记录,这也是他注册会员这么久,第一次从出红玫瑰的礼物。

    若是提及花语,白玫瑰还有尊敬和谦卑的含义,而红玫瑰就只象征着热烈的爱情。

    从天而降的红玫瑰花瓣不仅让阮甜这个收礼物的人愣住,也让送礼物的周穆发怔。

    弹幕池一下子爆炸,开着弹幕的人几乎看不到屏幕。时间已过午夜,可所有观众都因为这还在持续的红色花雨而兴奋。

    周爸爸今天先是给主播蓝苓送上白玫瑰,现在又给他关注多年的主播老甜饼送了从未送出国的红玫瑰花房。

    这莫不是一出红玫瑰与白玫瑰的年度大戏啊!

    就听见老甜饼声音有些磕绊地感谢了周而复始,接着草草抽奖公布完获奖名单后向各位观众道晚安。

    “我饼不要走!!求八卦!求内幕!!”

    “完了,睡不着了。感觉可以去守着微博和贴吧看故事了!”

    直播间屏幕已黑,可观众们没一个想走。

    电脑前的周穆抬手捂住双眼,对方才的送红玫瑰的举动有些不知所措。刚刚老甜饼显然是对他今天送出的礼物有些接受障碍,不然最后说话时不会那般磕绊。

    而神奇的是,他却没有后悔自己的所作所为。

    几经思考之后,他决定打开与老甜饼的对话窗口,敲了一行解释上去。

    “如果方才的礼物对你造成了困扰那很抱歉。给主播蓝苓的那两个礼物出自我弟弟之手,事情发生时我本人并不知情。”

    敲下回车键,发送。

    “送你红玫瑰礼物只是因为......”

    只是因为什么,因为白玫瑰给别人送过了所以不想再用它来送你?

    后半段周穆还未敲完,他便被自己的想法所震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