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饼直播间 2.卡仕达酱泡芙二

时间:2018-04-23作者:苹果鱼

    挂了杜琳琳的电话后,手机嗡嗡震了两下进来两条微信,是师弟发她的今晚组里聚餐的地址,学校东门外的聚贤庄,方圆几百里消费最贵的餐厅。

    “谁订的啊这么阔?”她啪啪打字问道。吃得那么好,总让她有种在吃断头饭的感觉。

    “除了刘老师还有谁?”师弟很快回复道。

    ----------∞∞----------

    达斯投资最近和学校有一项合作,阮甜的导师刘洛作为口腔学院的院长,跟着校长他们陪着达斯那边的人在隔壁吃饭。老刘向来喜欢给学生们牵线介绍各种资源,便顺手帮他们在聚贤庄订了间包厢。到时候估计是要叫他们这群学生去隔壁敬酒,在金主爸爸面前混个脸熟。

    “达斯投资?”阮甜喝了口茶挑眉问道,“我们又不是综合大学,没有商学院。”

    “对方最近好像投资了家医疗器械公司,这次来学校寻求合作开发和临床试验方面的项目。”大师兄解释说。

    “说不定也是给我们paper女王介绍男朋友!”有个嘴欠的师弟对着阮甜笑完,又补上了这么一句,引来了阮甜一记狠瞪。

    阮甜是师门中唯一的女孩子。原本她以为这是导师不喜欢带女孩,但经过今天下午的事情后方知导师深意。可看看这桌上一个个嘲笑她的师兄师弟们,她对着他们怎么可能会产生爱情的火花!

    到了饭局的后半段,隔壁的大佬们大概也是吃饱喝足,老刘给大师兄发消息,让他们过去打个招呼。

    阮甜跟在几个博三的师兄后面,举着杯红酒,鱼贯进入隔壁包厢。

    结果一眼就看到了坐在主位的男人。

    正好就是她今天下午的乌龙相亲对象。

    一群医生的饭局,左右不会喝得太过离谱。但门一推开,还是有一阵酒气扑面而来。

    相比其他喝得稍多的校领导们,那男人只能算得上是微醺。与下午时在咖啡店里的冷冽清俊的他不同,这会儿这男人脸颊微微泛红,眼睛像是蒙了一层潋滟的水雾。听到包厢门口的响动后,他抬头朝着门的方向看了一眼。

    清清淡淡的一眼,指不定还不是在看她,却让阮甜感觉自己被烧了一下。随即她抬了抬下巴,尽管心慌,可依旧昂首挺胸,让目光越过那男人看向他头顶。

    坚决不能被师兄师弟们看出来此时此刻坐在主位上的男人就是今天下午被她错认的乌龙相亲男。

    然而捏着高脚杯杯脚的手指指节却越来越白。

    这年头,追随比尔盖茨扎克伯格的人怎么那么多还都成功了?!就不能老老实实在学校里完成学业么!

    阮甜恨恨地想着。

    周穆收回望向学生们的视线,侧过头听坐在他身边的口腔医学院刘院长的介绍。

    进来的这几个学生里,就只有一个女孩。因此不费什么力气的,他一眼就认出了那位今天下午凑巧遇到的阮小姐。

    “这几个都是我的得意门生,今天凑巧,刚得知他们也在这师门聚餐,就把他们叫过来打声招呼。”老刘对着自己的几个博士生招了招手。

    “快来,这位是周先生,之后他公司的设备会在我们口腔医院临床试点。”

    大师兄打前阵,先敬了周穆一杯酒。轮到阮甜的时候,喝得有些晕乎的老刘突然拉住她到身边,对着周穆来了个着重介绍。

    “周先生别看我们小阮是个女孩子,但她的学术和临床能力是我这群学生里最出色的!虽然才博二,但是sci已经发了20篇了!”老刘稍微有点大舌头的王婆卖瓜。

    阮甜身后的师弟师兄没忍住笑声“噗”出一声,这笑就犹如火舌一般,瞬间烧得阮甜脸部发红。

    阮甜用力捏着高脚杯的脚,杯中的红酒酒面不住的抖。她艰难地挤出一个微笑,及时打断老刘的推销,对着周穆谦虚道:“老师过奖,还是要感谢学校栽培。”

    周穆看着阮甜,轻轻点了点头。但那看向她的目光有些莫名的深邃,约莫是酒精作祟,那目光不像下午那般肃然,在稍微泛红的眼角映衬下,倒有点说不清的软绵。

    向来女霸王的阮甜突然有点没由来的慌张。她不自觉地舔了舔嘴唇,深吸了口气。

    “周先生,我年轻,不懂礼。如有什么冒犯还请您见谅。”阮甜闭了闭眼,然后直视周穆的下巴,接着举起酒杯:“我干了,您随意。”语毕她一仰脖,把杯中的红酒全数饮下。

    “客气。阮小姐很厉害,加油,祝你们实验室研究顺利。”周穆微勾起嘴角,捏着高脚杯脚微微向上抬了抬,接着也喝下口红酒。

    不仅仅是阮甜愣住,饭局上的其他人也被周穆这一口“抬爱”震住——早在一个小时之前,周穆便以不胜酒力为由,不再喝一口酒。

    不知道这前因后果的阮甜感到众人投射在她身上好奇的目光后格外不自在。加上周穆方才那一句意有所指别有他意的鼓励,她百分之三百的确定这男人没安好心。

    因为周穆的那口抬爱,在之后每个人看向阮甜的眼神都别有深意。好在两方都吃得差不多准备离开。

    几位师弟带着喝得有点大的导师回家,师兄们也和自己的女朋友们相偕离开。阮甜家就在校职工家属院,距离聚贤庄也就是过个十字路口的距离。

    帮有些不适的师兄叫车扶他上车,目送同门一个个离开后,阮甜接着拎着包慢悠悠地向家属院走去。

    十字路口等红灯的时候,身边突然停下一辆黑色的轿车。她没怎么注意,脚下往旁边让了两步继续低头看手机。

    口腔科对器械需求很大,业内做这一块的她基本上都比较了解,可对于周穆这人她却并没有什么印象。

    她百度了半天竟然也没个什么结果。也不知道这人是何方神圣。

    一阵夜风吹来,阮甜皱着眉头紧了紧身上的大衣,抬头看了眼马路对面的交通灯,还有四十多秒。这时耳边突然传来了声有些耳熟的声音——在喊她的名字。

    “阮甜小姐!”

    阮甜寻着声音望去,之间方才那辆停在她身边的黑色轿车上下来了个男人。这男人她方才在饭局上见过,好像是周穆的助理。

    接着黑色轿车后座的玻璃车窗降下来,露出了一张沉静英俊的脸。来人正是周穆。

    “阮小姐,需要送你一程么?”周穆声音清冽地问道。猛然看到自己正在百度的对象让阮甜心中稍微慌了下。周穆大概是在车上看什么文件之类的东西,竟然还带着眼镜。

    那双令人印象深刻的眸子这会儿被藏在了眼镜片后面,眼镜在路灯的照射下稍稍反了反光,到让阮甜不由地想起了那位去哪哪死人的死神小学生。

    不禁打了个寒战,阮甜深吸了口气摇了摇头拒绝了这位周先生的好意。方才在饭局上她是被导师大力举荐的学生,这会儿金主爸爸给导师卖面子送他的得意门生回家她本不该拒绝。

    然而——

    “不用了,我家就在对面。”她指了指马路对面的家属区道。“谢谢周先生。”恰好绿灯亮了。阮甜壮着狗胆对着院里的金主爸爸弯了弯嘴角,接着抬步过马路。

    上楼的时候周金主已经被她完全抛在脑后,需要忧心的是家中等着她的妈妈。

    根据杜琳琳的消息,今天她母上早早便回到了家。虽然现在她阮小灭绝的称号在x医大里越传越广,可是对上于她还有家长威严debuff加成母上大人,她这位小灭绝只想挖个坑把自己埋了。

    灭绝对灭绝,还真的是要使闻者流泪听者悲伤......

    阮甜站在自家门外做了好几分钟的心理建设,才终于从包里掏出钥匙开锁进门。

    客厅灯是暗的,书房门却是开着的。威严的李老师听到门的响动后从书房里走出来,冷着脸色看了眼阮甜。

    “过来到你爸跟前来。”说完便转身又进了书房。

    说起来阮甜也算是医生家庭,母亲是x医大附院的妇产科主任,父亲生前则是普外的科室主任。只不过在阮甜小学三年级时阮父过劳去世。

    照例,阮甜跪在了阮父的照片面前。

    “阮家家训第四条。”

    “不骄不躁,不卑不亢。”

    “那你今天下午是怎么做的?”

    阮甜回想起相亲时候她那堪比孔雀开屏一般的愚蠢行为,梗着脖子不说话。

    “去把这条誊抄三百遍。”李老师看到阮甜这副倔强样子就气得胃疼,她挥了挥手赶人出去。

    阮甜一愣,这次竟然这么简单就给她过了?!几乎控制不住嘴角上翘的弧度,她宛若过年一般从跪垫上跳了起来。

    “你就那么排斥结婚生子?”走到门边手扶上门锁时,身后突然传来了母亲颇为疲惫的声音。

    就独身不婚这件事情,母女家已经吵崩过许多次了。阮甜站住,背对着母亲低头小声道:“这么多年您也不一样没有再婚,凭什么非得要我结婚。”说完后又顿了顿,有些心虚地匆匆推门离开,留下李老师一人在书房。

    周穆回到家中把一切收拾完毕准备上床睡觉时已近晚上十一点半。照例,他打开花瓣直播的app,打算看直播。

    他粉上一个叫做“一枚老甜饼”的美食主播好久,看这位自称为“老饼”的主播直播是他的固定节目。老饼听声音是个很温柔软萌的女孩子,至今没在直播中露过面,却是花瓣直播的人气主播。

    她的直播时间定在每周三、五、六晚上十一点半,每到了这时间她都会直播制作甜品,妥妥的深夜放毒。

    今晚是老饼直播的日子,结果到现在老饼的直播房间还是一片黑。转去查看老饼的微博,她果然发了一条微博请假。

    一枚老甜饼v:今晚被罚抄家训,直播请假哦!时间回头会补上。[图片]

    发出的图片是一张毛笔字——白色的宣纸上写着一行行内容相同排列整齐的簪花小楷——不骄不躁,不卑不亢。

    看得人特别的舒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