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甜饼直播间 1.卡士达酱泡芙一

时间:2018-04-23作者:苹果鱼

    三月的阳光如同卡士达酱一般,有着迎春花一般的颜色,软软地照在身上,温暖又甜腻。

    只是阮甜的心情却不如手中提着的卡士达酱泡芙那般甜美。

    阮甜抬头又看了一眼头上的招牌——帕笛芙咖啡馆。低头看了眼手中纸条上写的地址,是这里没错。

    深吸了一口气,她推开玻璃门走进去。这家在x医大西门外的咖啡馆是最近新开的一家网红咖啡店,据说环境和甜点极好,但因为里面情侣极多,于是母胎solo的阮甜还从未去过。

    今天跑来这里完全是出于无奈——她那伟大又鸡婆的导师给她定下了家庭作业:来此地相亲。

    “您好,一位么?”几乎刚推开咖啡馆的们,便有声音甜美的侍应生小姐姐迎了上来柔声询问道。

    “不,在a9位。”阮甜长呼了口气,报出导师老刘给的桌位。

    “好的,请跟我来。”小姐姐微微一笑,走在阮甜前面两步为她引位。

    a9位是最靠里的一个靠窗位,阮甜一路走过去,每桌都是情侣,但这并不能伤害到身为单身狗的她。

    在现在这个包容且多元的社会,女装大佬和可爱的男孩子们都能遍地走了,可依旧有一群人被很刻薄地称作是“第三种性别”——女博士。

    阮甜身材匀称凹凸有型,一张精致小脸温婉又知性。只不过现年二十七,x医大口腔科博二在读中,恰恰好就属于什么天涯猫扑微博上所说的——第三性人,括弧,预备役。

    她想起今天组里开完会后,她那位亲导师把她留下后满脸褶子摆出一副苦瓜相向她宣布她母上的圣旨:“你妈昨天给我打电话说,如果你明年还不结婚就让我给你延毕。”

    ——阮妈是x医大一附院的妇产科主任,x医大也有任职,是全校闻名的灭绝。

    大钦差导师宣布完阮母的圣旨后,就打包了过几天来复试的下届博士生资料给她,让她从里头挑几个顺眼的男妃,啊呸!师弟!接着又行云流水般地给了她这个地址,让她今天过来相亲。

    她反抗了一秒便被无情镇压。

    “不去就给你延毕!”

    ......

    侍应生小姐姐停下脚步,笑容可掬地对着身后的阮甜道:“就是前面那里,等下就点单么?”

    阮甜抬眼一看,那里已经坐了个西装革履人模人样的男人。她没细想为什么侍应生距离a9位还有几步远便停了下来,满脑子都是等会儿要怎么吓退对面的男人。

    “麻烦您稍等五分钟再过来,谢谢。”阮甜微笑着对着侍应生点点头。如果五分钟能搞得定这人,她就可以直接离开这对单身狗满满都是恶意的鬼地方了。

    “好的,五分钟之后我再过来服务您。”小姐姐微笑着离开。阮甜闭了闭眼睛,长吁了口气。

    霸气全开吧阮甜!吓退那个相亲男!

    周穆今天约了朋友来x医大参观,最近公司对x医大会有一个合作。不过他早到,便来到学校外面最近这家很火的据说甜点很好吃的网红咖啡店耗时间。

    作为这两年在投资圈风生水起的达斯投资董事长,大佬周穆有一个不为人知的嗜好——甜品。

    嗜甜的周穆点了店里人气红丝绒蛋糕,吃了两口便很嫌弃的把装点得极漂亮的蛋糕盘子推到了一边,拿出了自己带来的书开始看。

    坐在角落的他一直没有人打扰,直到视野里的桌边上突然出现了一个粉蓝色的纸盒。有些疑惑地抬起头,却看到一个极漂亮的姑娘像是回自己家一般特自然地坐到了自己对面。

    有些疑惑的皱起眉头,可嗅觉灵敏的他却不自觉的被那纸盒里散发出的味道所吸引。那甜软的味道像是香草味的卡士达酱,还有香甜松软的面点味一同散出。

    难道是香草味卡士达酱泡芙?

    倒是没看到那盒子上有店家的标签。

    周穆放下手中的书,看在那盒甜点的份上决定不找面前这姑娘的麻烦,准备询问了这甜点的店家后就礼貌地让她离开。

    不想——

    姑娘脱下外套,神气地撩了撩头发,向沙发卡座的背后一靠,接着便开始自我介绍。

    “我是阮甜。”阮甜扫过面前的男人,心中感叹她导师真是亲导师,竟然给她找了这么个人间仙品来相亲。什么仪表堂堂温润如玉温文尔雅,这些词堆砌在面前这男人身上一点都不为过。若不是她单身主义坚持不婚,倒还真有把这人收入囊中的冲动。

    不过现在男博士看上去怎么保养的比她还好!竟然还有不愁paper不掉头发的?!老刘说给她介绍的是同校的博士生,学校里paper发的凶她都有印象,这位仁兄......没见过。

    难道是个绣花枕头?

    “刘老师应该和你说了,我现在口腔科博二在读,明年就可以毕业。”先透露出自己能顺利毕业的信息,如果对方毕不了业,恰好能威压一波。

    “截至现在已经发了20篇sci,明年我们实验室估计还能发一篇nature,目前进展很顺利。”接着甩出来她作为论文女王的战绩,然后把自己参与的科研项目成绩抬到一个高度——至于到时候能不能达到那高峰,管他的!把人吓退了再说!

    “你发了多少篇文章了?”甩出终极问题后,阮甜满意的勾起一丝微笑在嘴边。

    对面的男人果然被她吓住了,盯着她半天不说话。气氛陷入了寂静之中,阮甜却极享受这种尴尬——paper碾压相亲对象这种事对她来说颇有一种撞衫的感觉。

    撞衫不可怕,谁丑谁尴尬。作为博士生,paper就是命。人丑不可怕,paper谁少谁命短。她这犹如踢馆的行为发生在相亲场合,等一会儿她传出去,怕是有很久一段时间都可以告别这令人厌烦的活动。

    阮甜直勾勾地同相亲男对视,半点躲闪都没有。咖啡馆的音响里轻轻淌出爵士钢琴曲,有的情侣在小声私语,隔壁桌的顾客招来了侍应生结账。对面的男人还是一句话都没有。

    正当阮甜开始反思自己是不是有点太过了时,对面的男人出声了。

    “我,大学本科没有毕业,中途辍学了。”

    “......”

    短短一句话,卡座里的局势瞬间倒转。方才还老神在在的阮甜瞬间变得全身僵硬,像是个关节没有上油的人偶。稍微一动变能听得到刺耳的嘎吱嘎吱声——那是她智商和脸皮碎成渣渣的声音。

    这男人,不是她的相亲对象。

    苍天作证,她方才都说了些什么?!

    周穆好笑地打量对面这位自称叫阮甜的博士小姐,只见她白皙的皮肤一秒变得粉红,方才自报家门时的笃定灰飞烟灭,一双大眼中闪烁的全是慌乱。

    倒是让她清媚的五官更显得娇气。

    她的声音很好听,甜美中带着些英气和骄傲,和他很喜欢的一个声音颇有些相像之处。

    就冲着这声音,周穆也没打算找这女孩的事。他宽容地笑了笑,看了看表,和朋友约定的时间也快到了。他从卡座上站起来,穿上大衣。

    “阮小姐,能请问下您这盒甜点是在哪买的么?”

    “......是我自己做的......”方才还很骄傲的公牛小姐阮甜现在变成了软绵绵,幼小,孤单,又可怜。

    周穆听着这声音,给自己戴围巾的手顿了一下。

    “你自己做的?”

    “您要喜欢就拿去吧......今天冒犯了,对不起......”阮甜低垂着头,伸出根手指把今天这盒原本是要送给导师的泡芙向男人的方向推了推,接着在心中把自己和那个本该来到这里的相亲男捶了千万遍。

    她刚刚的样子,一定蠢爆了!

    周穆只考虑了一秒,嗜甜的习性便先大脑替他做了决定——欣然接受了博士小姐的赔礼。

    “那就,谢谢阮小姐了。”

    ----------∞∞----------

    咖啡馆的乌龙让阮甜无心再去等待真正的相亲男过来,只等周穆离开后,她便也收拾东西准备溜走,并且打算有生之年都不要再踏入此地一步。

    春天来了,万物复苏,大草原又到了动物们交.配的季节。

    啊呸!

    阮甜目光阴沉地拎着包走在校园中,看着操场上打篮球的活力十足的学弟们,思索着她娘亲突然下此圣旨逼她脱单的原因。

    她在x医大里很有名,一来她长得极漂亮——就是各种公众号上所说的那种漂亮到没人敢追的程度;另一方面,全校学生都认识她妈——那个上课点名一次不到就挂人的灭绝,李妙怡教授。

    阮甜学术能力很强,尤其是这两年paper一篇又一篇的发,广大师生时有议论,阮甜会不会成为她妈之后的又一灭绝。

    但她灭不灭绝这并不重要,从咖啡馆里出来还没多久,她就知道自己怕是要被她妈灭绝了。

    “我听说你相亲的时候晒了自己的sci发表数量,直接把对方给吓跑了?”电话是她闺蜜杜琳琳打来的,她现在是阮甜她妈的学生。

    “嘶......”所以那个相亲男当时就在附近,还听到她说话了?听到也不知道出现一下!害她在那男人面前出丑!

    “那个孬人!”阮甜气得咬碎一口银牙,恨不得把那个没胆子出现害她出丑的死相亲男撕了。

    “哈哈哈哈哈哈这是真的啊?”杜琳琳笑得快要断气。“你怎么这么有才呢?你都不知道那男的电话打过来后李老师都要被你气死了!”

    “我妈呢?”阮甜长吁口气问。

    “老师开会去了,估计等晚上到家了才有机会收拾你。”

    阮甜闭了闭眼,不愿去想象那个恐怖的场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