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诸天之从新做人 第二百九十八章 摸金校尉的分歧

时间:2019-11-15作者:惠鹏鹏

    天才本站地址:趣阁]

    https://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看完了壁画,众人继续前行。

    这一路,众人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漆黑的溶洞中穿行,偶尔出了溶洞,则是在深不见底的漆黑峭壁之间的狭窄栈道上。等走完了这段有惊无险的过道,眼前再次豁然开朗。

    印入众人眼帘的,是一座巨大的地下空间。

    这空间中满地灰烬,到处都是倒塌的石柱和崩毁的雕塑,一片狼藉。

    “有人曾来过这里!”柯布打量四周,“这里有人为破坏过的痕迹,而且很明显,最后这里被一把火烧了。”

    这一点,是个人都能看得出。

    这地下空间视野十分开阔,众人一边四下打量,一边深入,最后眼见满地灰烬残垣,也看不出什么危险,干脆四散开来,分头查探情况。

    十分钟后,大家重新在空间中间集合。

    “这是一条死路。”阿瑟率先开口,对何邪道,“广场尽头和上面都是岩壁,我们现在应该在一座地下山的山腹之中。”

    “我发现了这个。”安德莉递给何邪一个被烧得黑乎乎的东西,看样子似乎是一块金属。“上面有字,应该是日文。”

    何邪接过看了看,回头招呼道:“洋子,你过来。”

    这个日本女孩一听何邪叫她,下意识一个机灵,随即急忙快步向这边走来,生怕晚了一秒。

    何邪把金属片递给她:“看看上面写的是什么。”

    洋子急忙心翼翼接过,仔细辨认了番,有些不敢看何邪的眼睛,低头轻声道:“是、是防疫给水部支队,这应该是一块身份牌。”

    另一边,胡八一和王凯旋面面相觑。

    “老胡,我怎么有点看不懂了?”王凯旋压低声音道,“老何弄死了这妞的尊师,还差点连她一块弄死,按理,这妞不得把老何恨死?她怎么这么听老何的话?”

    胡八一不确定道:“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王凯旋有些懵圈:“怎么整?”

    “是症状的症,不是整!”胡八一没好气道,“这是一种病,简单来,就是被害人对施暴者产生好感、依赖性、甚至在精神上崇拜施暴者的一种病。”

    “这不就是贱吗?”王凯旋疑惑道,。

    胡八一愣了半天,最终叹了口气,无力道:“这么理解也对。”

    “切,一个字儿能整明白的事儿,非得绕十八个弯,显你有学问啊?”王凯旋鄙夷道,“我看老胡你最近对杨参谋也贱吧嗖嗖的,你赶紧去医院查查吧,保不齐你也得了这贱病。”

    胡八一瞪眼,但不等他话,一边一直竖着耳朵的雪莉杨先不乐意了:“胖子,躲在背地里八卦别人,你还是不是个男人?”

    “又不是我一个人自言自语,你咋不胡八一呢?”王凯旋反驳道。

    “老胡!”

    就在这时,那边何邪向胡八一招招手,三人互相瞪了一眼,结束谈话,一起向那边走去。

    何邪把那块烧得黑乎乎的军牌递给他,道:“鬼子当年留下来的东西。这里应该是被当年的鬼子光顾过,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这里一把火被烧了个干净。”

    胡八一没有露出意外之色,显然对此早有猜测。

    “你看那里,那里,还有那里,”胡八一指了几个地点,“这里很多地方明显原先应该是摆放着雕塑的,但现在雕塑都不见了,显然是被人运走了。我们三个之前发现这一点的时候就猜到,肯定是鬼子把这里搬空了。”

    王凯旋点点头,声音有些低沉接话道:“二十年前,我们在鬼子的地下工事力见了一批雕塑,现在想来,应该就是鬼子从这里搬过去的。”

    “所以这里一定有条通道通往当年胡八一他们去过的地下工事。”雪莉杨语气肯定地接过王凯旋的话,“只要我们找到这条路,不定就可以通过地下工事的另一个出口,离开这座地宫!”

    顿了顿,雪莉杨环视一周,最后目光落在何邪脸上,道:“我们之所以来这里,是因为应彩虹,但现在她已经死了,而且这里明显凶险重重。我觉得保险起见,我们最好还是先离开这里,再做打算。”

    雪莉杨算是众人中,唯一一个自始至终都不想再走下去的人。她之所以来,是因为担心胡八一,她对彼岸花完全没有兴趣。所以她有此提议,完全在何邪的意料之中。

    至于她为什么对着何邪这句话,显而易见,如今在地宫中,何邪已经是所有人公认做主的那位了。

    “如果真有退路,任何人都可以随时离开。”何邪笑了笑。

    这座地宫的危险程度,已经远远超乎他的意料之外,而且应彩虹死前的那番话,让何邪此刻的心情几乎压抑到窒息。

    但偏偏因为某种原因,他还不得不装得若无其事。

    他现在对得到彼岸花,甚至是离开这个世界的目标,都不那么迫切了,有更重要的事情,在等着他去验证。

    这事关生死!

    所以,如果胡八一他们真的要走,何邪绝不阻拦。

    王凯旋对雪莉杨的提议反应很激烈。

    “我不走!”他瞪着眼睛,“要走你们走!都到这儿了,现在要走?我做不到!”雪莉杨翻了个白眼,看向胡八一。

    胡八一表情有些犹豫,但最终,他看了眼雪莉杨,还是叹了口气道:“胖子,我知道你想要什么,可是,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

    “你胡八一拿得起放得下,我没你那么想得开!”王凯旋眼眶有些发红,胸膛急剧起伏,“你是不是忘了,丁是怎么死的?啊?”

    胡八一沉默。

    王凯旋走近一步,逼视着胡八一:“这些年来,我不知道多少次梦见丁,她问我,彼岸花找到了吗?我没法回答!”

    他指着地宫深处,盯着胡八一的眼睛:“彼岸花就在那里,你现在让我放弃?你告诉我,我怎么放弃?”

    胡八一低下了头,神色黯然。

    雪莉杨见胡八一被王凯旋问得不出话来,心中暗暗焦急,忍不住道:“那个女孩子牺牲自己就下了你们两个,就是为了让你们好好活着。这里这么危险,我就想不明白了,你为什么非要千里迢迢赶回来送死?”

    “你当然不明白!”王凯旋不屑道,“我随时都可以为丁去死,这叫革命情谊!”

    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