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诸天之从新做人 第一百七十四章 转移视线(盟主不落星宇加更9/10)

时间:2019-10-13作者:惠鹏鹏

    关于解决刘正风金盆洗手一事,其实何邪还有一层意思没有出来,那就是他的风头出的已经够大了,若是没有意外,接下来整个江湖都该来找他这个辟邪剑传人的麻烦了。

    毕竟,神功动人心。

    何邪需要一件迫在眉睫的大事转移整个江湖的注意力,而还有什么比任我行的下落,更能轰动整个江湖呢?

    任我行的消息一被放出,正道各派必定会如临大敌,而金盆洗手大典之上鱼龙混杂,魔教也势必会很快得到消息。

    若是不想任我行被魔教直接杀了,正道各派必须要抢先一步,把任我行控制在自己手上。

    这样一来,无论正道还是魔教,一时间就都没有工夫来理会何邪了,等他们处理完任我行的事情,何邪已经为自己争取到了继续成长的宝贵时间。

    至于抛出莫大的事情,则纯粹是何邪出于好奇,想看看这个潇湘夜雨莫大到底是真的隐世奇人,还是猥琐发育的老银币。

    莫大身为南岳衡山派的掌门,几乎是坐视刘正风被嵩山派逼到绝路,虽然他在刘正风死前出现杀了大嵩阳手费彬,然后又飘然远去,很符合性情古怪的奇人心性,但他出手的时机真的太巧妙了。

    原剧情中,曲非烟被费彬斩杀,刘正风和曲洋心脉已断,直到这时莫大才出场,杀费彬。

    费彬这时候要干嘛?

    是要杀令狐冲和仪琳的。

    所以完全可以认为他杀费彬其实就是为了救令狐冲和仪琳二人。

    这两个人,一个是华山派大弟子,一个是北岳恒山派高徒,身份很微妙。

    如果莫大真要救刘正风,只要早一点出现就可以了,但他偏偏没有。

    更微妙的是,就算他要救令狐冲,也完全没必要杀费彬,因为在他死了一个师弟的情况下,无论是他放低姿态开口,还是干脆以武力威逼,费彬都有可能作罢。

    可以莫大这么做是出于激愤,但阴谋论一点,也可以莫大是为了通过救令狐冲和仪琳向岳不群和定逸表态,我为救你们的弟子,杀嵩山派的人,把柄主动送过去了,足够表达诚意,而且我师弟也死在嵩山派手中,那么,让我们结盟一起对抗嵩山吧。

    可惜令狐冲自作聪明,把这件事隐瞒了下来,还交代仪琳也不能出去,并且自作主张毁灭证据,但也没毁灭利索,欲盖弥彰,反倒让莫大后来陷入被动。

    就这样,岳不群和定逸根本不知道这件事情的发生,让莫大给瞎子抛了媚眼。

    以结果而论,原剧情中,莫大是除了少林。武当外,唯一活下来的门派一把手。试想笑傲江湖原剧情的结局:华山、泰山、嵩山还有日月神教这四派高层全部死绝了,北岳恒山派令狐冲辞去掌门位后,也只剩下几个尼姑。

    除了少林武当,就只有南岳衡山派保存得相对最完整。

    这莫非真的只是运气和巧合?

    何邪不能肯定,所以他想试探一番,若莫大真不屑于权势,那么此番他很可能就像何邪所,把掌门之位直接传给刘正风,刘正风成了掌门,刘正风成了掌门,性质不一样了,加上之前的借口,岳不群等人必定力保他,嵩山派也敢在明面上做得太过分。

    否则,这个莫大,还真是猥琐发育的老油条。

    何邪的计划不可谓不好,但只有一点,这样一来,曲洋就里外不是人了,正派不会因此接纳他,魔教中他也成了罪人。

    不过曲洋却很无所谓,他和刘正风的基情真的很纯粹,知音难觅,令人向往。

    曲洋用煎出的药膏搓出药丸来,赠给何邪,可以保证林震南夫妇七天之内无忧,但也醒不过来。

    不过,这足够何邪带着他们感到开封府了。

    很快,曲洋祖孙二人告别何邪,前往衡阳,去找刘正风商议大事去了。

    而何邪也找了辆马车,略作乔装打扮,拉着林震南夫妇赶往开封府。

    他决定去找杀人名医平一指,一来救林父林母,二来探讨医术,三来修炼,静待江湖风波。

    耒阳一战,很快传遍整个江湖!

    辟邪剑重出江湖,林平之屠戮数百江湖同道,灭余沧海,败天门道人,轰动武林!

    何邪终于如愿以偿,得到了血手人屠的绰号,正派人士每每提及,都咬牙切齿,破口大骂,一副和他不共戴天的架势。

    他刚出江湖,便已臭名昭著。

    和他一起被武林人士鄙夷的,还有北岳恒山派的定逸师太,其面对如此残暴的妖人不战而退,被正派人士视为北岳恒山派的耻辱,连带在衡阳的尼姑们一起被江湖人指指点点,受尽闲气。

    次日,刘正风的金盆洗手大典按照何邪的剧本安排进行下来。

    刘正风当场宣布自己利用魔教右使曲洋打探到了任我行的关押地点,此事顿时轰动全场!

    嵩山派大嵩阳手费彬,仙鹤手陆柏、托塔手丁勉三大高手齐齐出面,再三询问此事真假,刘正风指天发誓此事为真。

    三人也果然如同何邪所料,要把刘正风押解去嵩山派,谁知这时莫大站了出来,岳不群、定逸、天门三人也站了出来,力保刘正风,三大高手迫于压力,只好作罢。

    于是几位掌门当场封禁刘府,忙飞鸽传书给少林、武当、嵩山三派。

    三日后,就在何邪刚刚踏入河南境内的时候,方证、冲虚和左冷禅三人携带各派高手,也感到了衡阳刘府。

    正派之人齐聚,共同商议任我行一事。

    接下来的事情,果然也没出乎何邪的预料,众掌门经过和谐友好的交流后,一致决定,在魔教反应过来之前,赶到杭州,提前转移任我行,将其关押至少林寺。

    事不宜迟,当晚,各派共计四百余人,浩浩荡荡赶往杭州。

    一夜风尘仆仆脚步不停,第二日他们就到达了南昌,略做修整。

    群雄休息期间,一僧,一道悄然来到一处隐秘之地,展开如下谈话:

    “此事颇有蹊跷,据老衲所知,曲洋已不问魔教事务多年,而且他从未得到过东方教主的信任,任我行的关押地点,他应该毫不知情,刘正风这个人有问题。”

    “贫道也认为如此,方丈,左冷禅他们要把任我行关押少林没安好心,此事得从长计议。”

    “老衲当然知晓,少林不想做众矢之的,那位天王老子既然如此忠心耿耿,何不成全他的义气?

    “方丈的意思是……”

    “若非东方教主这十余年不理教务,左冷禅焉能生出如此野心?日月神教,是时候要做一些改变了。”

    “善!”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诸天之从新做人》,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