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金龙大帝 第2章 金龙

时间:2018-07-29作者:犬夜叉与戈薇

    天光剑的剑身在阳光的照射下,发出了幽幽的红光。让人联想到这把剑杀的人太多了,杀的名人也太多了。今天又有一个恐怕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绝顶高手要丧命在此。

    天光剑在颤抖,不是害怕,而是渴望。天光剑下的亡魂多的数不过来,渐渐的剑变得嗜血,尤其喜食高手的血。面对刘扬河这样的高手,剑发出了它的请求,风无极感觉到了,他明白了,他接受了剑的要求,他也渴望杀了此人,此人若是死在剑下,那么对于太古派来说是有百利而无一害。

    他飞上了天空,周围有十大长老为他护法。风无极手握天光剑,剑发出了一声嗡鸣,仿佛是召唤,又仿佛是号令。

    在太古派悬浮的四块陨石,分别发出了,红,蓝,金,紫四道光芒,这四道光芒汇集到剑上,剑犹如一个深潭一样,在吸纳百川。

    刘扬河仰望着天空,脸上露出了凝重的表情,他感觉到了这把剑的威力,那是一种近乎毁天灭地的力量,这种力量会让人内心最深处颤抖。

    此地不宜久留,刘扬河心道,他开始向困妖阵走去,那三百名弟子包围了他,但没有一个人敢先出剑。

    这个人的杀气太可怕了,滚滚杀气从他身上溢散而出,犹如一个来自地狱的魔鬼一样,又像是一只雄狮走进了羊群。

    察觉到了这异样,一位太古派的长老高喊道“布阵,凡畏惧不向前者,大刑伺候”

    在太古派所谓的大刑只有一种,就是对于罪大恶极者,或是叛徒,临阵脱逃者,会投入一个大坑里,坑里养了一种如手指大小的食人蚁。当成千上万的的食人蚁出现时,就是一头大象也会被啃食的干干净净,更何况是一个人。听着死者在死前发出的近乎野兽狂叫般的哀嚎,对于其他弟子是一种巨大的威慑。

    如今,这位长老搬出这样的刑法,自然会有人恐惧,两害相较取其轻。

    三百名弟子摆出了阵法,每个人都站好了自己的位置,伸出长剑,尽管握剑的手不住的颤抖,但他们不敢后退。因为一个人后退,就会使得阵法大乱,这个罪责和临阵脱逃划等号,所以没有人后退。

    刘扬河看着这一双双恐惧的眼睛,还有一张张年轻的脸,叹了一口气,他明白这些年轻人,他们还没有被这世界污染的太厉害,他们不像他们身后的那些个各路高手,内心里充满了尔虞我诈,勾心斗角,争权夺利,那些人该死,而这些年轻弟子不该死。

    刘扬河开始向前走,如一阵风一样掠过了阵法,来到了困妖阵前,在他身后,那些弟子纷纷倒地,他们手捂着胸口,看样子很痛苦。

    他们都受了内伤,不太严重的内伤,有一些精明的弟子明白了这是刘扬河手下留情,心里还很感激他这么做。

    各路高手望着这一幕,心惊肉跳,他们是真正的高手,自然也看明白了,刘扬河刚才根本就没有出手,当那些弟子持剑刺杀他时,他的护体真气蓬勃而出,将那些弟子击倒。

    这些弟子自然不能跟高手相比,但他们数量多,而且这个阵法集合三百人的威力,也相当于一个真正的高手。一个照面就败北,刘扬河果然厉害。

    九座青铜鼎各自发出了一道光线,光线在空中摇曳,犹如烛火。啪啪啪,九道光线同时震动,发出了如同鞭子一样的脆响。

    九道光线同时砸向刘扬河,砰的一声,天空突然出现了星星点点的光芒,就像飞舞的萤火虫,又像是满天飞舞的蒲公英的种子一样。

    眼尖的人发现了,那是九道光线破裂变成了碎片,而刘扬河依旧没有出手,只是凭借着护体真气,击碎了困妖阵的攻击,那么他出手会怎么样呢?

    这个疑问像一把利剑一样指着众人的胸口,让众人的心跳加速。

    “别让他将妖狐救走”一个人高声喊道,随后他像一道闪电一样冲向刘扬河。在场的人这才明白,这个局是为刘扬河设的,要是他救走了妖女,那这个局岂不是白设了吗?

    还有一点,各路高手都是闻名天下的高人,众人联手都杀不了他,这传出去,众人的面子往哪里搁。

    各路高手行动了,他们手持法器,嚎叫着冲向刘扬河,似乎这样就可以为自己增添些勇气。

    刘扬河看着这些高手,眼中第一次出现了真正的杀意,之前表现的杀意只不过是恐吓那些年轻弟子而已,而这时,他是真正的想杀人了。

    杀心已起,下手自然不会在留情了。风无极在天空上漂浮着,居高临下,俯瞰大地,看的清楚。

    他看见地面上出现了一片血海,而在血海上,一个人双袖舞动,袖子犹如尖刀,每次挥舞一下,一具鲜活的生命就消失了。

    残肢断臂横飞,血液迸射,犹如鲜红的花海。而在血海中间,刘扬河站在了那里,此时已经变成了一个血人,分不清是他自己的血,还是别人溅射的血。

    他站在那里,极其霸气的说道“谁还敢来,还有谁?”

    这句霸气的宣言,震退了众人,没有人敢向前,他们将刘扬河围在中间,却没有人在敢冒冒失失的冲过去了。那些醒目,粘稠的液体,还有那一具具此刻已经冰冷的尸体在提醒着他们,这个人的可怕,这已经不是人了,他是魔鬼,来自地狱深处的魔鬼。

    刘扬河轻藐的看了众人一眼,他明白这些人虽然多,但已经破了胆,一群破了胆子的人,道行在高又有什么用,这些人不值得他继续出手了。

    他背着双手,走向困妖阵,那份神态就像在自家的花园走动一样,人群如同潮水一样分开了,他们再也不在乎什么面子了,只要不死就行了。

    在天空漂浮的风无极攥紧了拳头,刘扬河如此神勇,超出他的想象,接着他想到了另一个问题,要是让刘扬河把妖女救走,那么以后,太古派就会成为天下人的笑柄。威望就会一落千丈,恐怕将来会被挤出七大门派之列,成为二流门派。那样的话,当他仙逝时,有何面目去面对太古派已故的列位宗师。

    这时,天光剑发出了一声龙吟,就像一条真正的龙在发出怒吼,天光剑已经吸收完了天地真气,该是大发神威的时候了。

    风无极大喜,他默念口诀,那天光剑悬浮在他身前,倏然,化为一道流光,射向刘扬河。

    一时间,天地变色,本来晴朗的天空,一瞬间乌云密布,在乌云中隐隐有雷电闪过。在一片黑暗中,那道流光更加明亮。

    流光还未至,但大地已经开始抖动,众人纷纷站立不稳,跌倒在地面上。

    刘扬河看着这道流光,大吼一声。这时,异变陡生,一个黑色的圆球从刘扬河的口中飞了出来,它渐渐的浮上天空,发出金色的光芒,就像一颗冉冉升起的太阳。

    “是灵丹”一个人惊呼道,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灵丹上。

    他们听说过灵丹的传闻,但都没有亲眼见过它是什么模样,今日一见,感觉它就是一个极为普通,会发光的球体。就是这样一个普通的发光体,引得天下人你争我夺,兄弟反目,同门残杀。

    黑球飘在空中不动了,接着,啪啪的声音传来,就像鸡蛋皮碎裂的声音,黑球的表面出现了一道道裂纹,一个物体从里面破壳而出。

    是一条小龙,这条龙见风就长,一眨眼功夫,就化身为一条如山一般高大的金色巨龙。

    龙与凤凰,都是传说中的神物,没有人亲眼见过,甚至有人怀疑古籍上记载的龙的战斗,都是虚构的。但今天当所有人亲眼见到这个庞然大物时,才体会到自己的无知。

    真的有龙存在,还是一头金色的龙。传说中,龙也是分等级的,金色的龙就是群龙的首领,群龙的王者,传闻中,它具有几乎接近于神的力量。

    金龙盘旋在空中,看见了已经快飞到身前的流光,它飞了上去,啪,一道耀眼的五彩光芒在天空闪现,这光芒是刺眼的,明亮的。

    众人急忙闭上了眼睛,不敢睁眼看这道光芒,接着,一股冲击波席卷四周,天空漂浮的风无极等人像断线的风筝一样,飘向远方。

    各路高手纷纷用真气稳住身形,他们一个个犹如磐石一样,脚已经陷入地面一尺深,唯有如此,才能不被吹走。而那些道行低微的弟子们,则像纸片一样,飞向四面八方。

    烟尘散尽,大地恢复了平静,众人看向天空,想弄清楚结果。

    金龙还飞舞在天空上,只见它的额头上有一道清晰的伤口,伤口长约一尺,从里面涌出的金色血液已经凝固了。

    对于身躯庞大的金龙来说,这点伤口算是小伤了,但能在金龙的身上划出一道伤口,也说明了天光剑的威力。因为传说中,金龙的身体是世间最坚硬的物质,所以众人才知道天光剑是如此的锋利。

    在天空上飘飞的天光剑,剑尖还指向金龙,战意还在。

    就在众人期待着金龙和天光剑的第二次交锋时,一阵清风拂过天光剑的剑身,咔吧,咔吧的声音传来,像是有什么物体碎裂了一般。

    天光剑碎裂了,它化作一片片碎片,落向地面。当碎片掉落到地面上,发出叮了当啷的响动时,众人心里的最后一丝战意也崩溃了。

    连赫赫有名的天光剑都阻止不了此人,阻止不了这头传说中的金龙,那么还有何人可以是他和金龙的敌手。

    刘扬河继续走向困妖阵,他走到了铁链处,伸出手掌,轻轻一拍铁链的连接处,哗啦啦,铁链碎裂,如同棉絮一样飘飞向四周,那九座大鼎的鼎身出现了裂痕。

    铛铛,九座青铜鼎从天空上掉落了下来,将地面砸出了一个个大坑,那青铜特有的嗡鸣声,还回荡在空气中。

    太古派还活着的弟子,长老,心都碎了,天光剑毁了,困妖阵也毁了,太古派完了。

    而始作俑者刘扬河抱住了极其虚弱的女人,怀中的女人是那样的瘦弱,脸色是那样的苍白,刘扬河看的心里一阵阵发痛,就像有人用针扎他的心口一样。

    他抱起了女人,女人露出了情意绵绵的笑容,她伸出了左手,摸着刘扬河的脸,一双如清水般明亮的眼睛流出了喜悦的泪水。

    “灵儿,咱们走,离开这些纷纷扰扰”刘扬河笑道。

    他抱着女人大步向前走,而围在他身边的各路高手,犹如被吓破胆的群兽,不自觉的让开了一条通道。

    噗,刘扬河吐出了一口鲜血,而他怀中的女人,脸色瞬间变得乌黑。

    (本章完)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