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金龙大帝 第75章 森林内的伏兵

时间:2018-09-03作者:犬夜叉与戈薇

    在屋内隐藏的黑影一直在偷听两人的谈话,手里握着几支银针,准备在需要时,发射出去。

    等了很久,见到两人没有起疑,放下心来。开始扫视屋内的家具,他蹑手蹑脚,走路时,没有一点声音,就连呼吸声都很轻。他来到了屋里的一座观音像附近,将观音像往左一推,一道暗门出现,他进入暗门内,随后,暗门关闭。

    一进入暗门,首先是一条甬道,两旁点着灯火。借着明亮的灯火,黑影的真面目显露了出来,竟然是恶鬼。

    恶鬼双手揉搓脸部,竟然变成了守卫门口两名汉子当中一位的模样。原来这恶鬼除了步法快,还精通变化之术,可以变成女人,小孩,老人。

    正是靠着这样的特殊本领,他一直是他们组织的侦察兵,包括此次探查到狐狸山内有妖门也是他的功劳。

    今日,他来到这里,是想借刀杀人。

    他走过甬道后,来到了一座石门外,转动门外的把手,石门打开,露出了里面的石室。

    石室内灯火通明,长约七丈,宽约五丈,高约三丈,是盘龙派掌门的修真场所。

    盘龙掌门是一位白胡子的老者,叫做张天意。此时他练功到了关键时刻,他修炼的道法这几天是至关重要的,只要挺过这几天,道法就会在上一层楼。只不过,这几天内,功力只有以前的十分之一。

    张天意睁开了眼睛,看着身前的大汉,问道“刘顺,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

    “回掌门,刘堂主和孙堂主,连夜求见。此时,在大厅等候。”刘顺低头答道。

    “夜深了,他们这时候来,肯定有重要的事情,我还是去见一下吧”张天意说完,站起来,向外走。

    刘顺跟在他身后。

    “刘顺呀,有件事你去办一下。”张天意猛然止住了脚步,突然回头道,刘顺跟的紧,撞到了他的身体上。

    张天意感觉腹部一痛,接着,刘顺飞起一脚,将他踹飞,撞击到石壁上。

    “你是假扮的”张天意挣扎的站了起来,噗呲吐出了一口黑血,看着腹部的匕首,顿时明白了,是有毒的。

    “倒下吧,我要假扮你,来个借刀杀人。”刘顺说完,双手揉搓脸部,变成了张天意的模样。

    “你”张天意还没来得及在多说什么,就扑通一声倒下了。

    “好久没吃人肉了,虽然你人老了,肉也不好吃了,但凑合吃吧。”恶鬼说完,张开嘴巴,啃食着张天意的尸体。

    不一会,他就将尸体吃的干干净净的,连溅在地面,石壁上的血迹都舔的没了痕迹。

    他走出甬道,来到了暗门前,按动机关后,进入房间,点上灯火。

    “刘顺,进来”张天意道。

    在门口守卫的刘顺听到掌门的声音后,推门而入,一进屋,问道“掌门,有什么要紧的事吗?”

    “你现在立刻去将刘堂主和孙堂主叫来,就说我有急事。”张天意道。

    “是”刘顺说完后,退了出去,关上了房门。

    见到房门关闭,张天意露出了奸诈的笑容。

    。。。。。。

    翌日卯时,韩飞羽和月华吃过早饭后,前往夫子庙,期望今天能等到徐客等三人。

    从客栈到夫子庙会经过一片方圆几百丈的草地,草地的边缘种满了大树,一颗颗的大树,枝繁叶茂,高耸入云。

    韩飞羽和月华走在草地中间的一条宽约一丈,长约几百丈的鹅软石铺就的石路上时,突然,韩飞羽停住了脚步。

    他直觉感到不秒,周围的压力陡然增加,那是修真者散发出来的威势。周围的呼吸声虽然刻意压低,但韩飞羽还是听到了。

    如果自己所料不错的话,周围的大树后面都隐藏着修真者,粗略估计一下,有几十人。

    这些人大清早在这里隐藏,目标应该是自己和月华。

    难道他们和恶鬼,火老是一伙的。

    “各位,隐藏了这么长时间,也累了,该现身了吧”韩飞羽平静道。

    大树后面的人纷纷现身,身穿青衣,背部有长剑,手里拿着一个半人高的白色纸人,纸人正面写满了咒语,背部画了一张阵法图。

    在韩飞羽和月华身前,走来了一位中年女子,身披红色披风,穿着紫色劲装,两支红玉发钗插在发髻,蓝色腰带围在腰间,双耳一对碧绿色的耳环。表情威严,双眉如剑,眉眼端正,英姿飒爽,长相一般。

    “两位,在下刘红玉,乃是盘龙派盘堂的堂主,掌门有请二位前去做客,二位,走吧”刘红玉说完,做出一个请的动作。

    “刘堂主,我和妹妹与你们掌门不认识,就不必去了吧”韩飞羽道。

    “去不去,由不得你们,掌门有令,请不动的话,就擒下带回去。”刘红玉不怒自威道。

    “那也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韩飞羽说完,拽着月华,向身后逃窜。

    他刚才用神识感知到,这些人道行都不弱,最低是阴阳中境,那位刘堂主,乃是星月上境。

    打不过他们,就只能跑,韩飞羽会追日步,自信能逃脱重重包围。

    出乎意料之外,刘红玉见到韩飞羽和月华逃跑,并没有追,而是立在原地,微微一笑,这笑容在韩飞羽看来,是一种自信。

    青衣人们,将手中的纸人,扔上天空。

    数十个纸人飘在四周,让人感觉有点诡异。

    韩飞羽突然发现,自己不论到哪里,那纸人就会在哪里出现,挡住他的去路。

    韩飞羽抡起铁尺,砍向纸人。

    未料到,那纸人看似软弱,但实则坚硬,韩飞羽的铁尺砍到上面,激起了一片火花后,一股大力打的韩飞羽退后七八丈,才停住身形。

    韩飞羽观察到,自己静止不动时,那些纸人在四周漂浮,一动不动。但只要韩飞羽一动,那些纸人就会如同鬼影一般紧紧跟随,挡住去路。

    而且,更让韩飞羽担忧的是,那些青衣人也没有动,他们就像看戏的人们一样,站在原地,看着韩飞羽和纸人pk,这说明了他们有绝对的自信,相信纸人可以挡住韩飞羽。

    韩飞羽的倔脾气上来了,他心道,既然近身作战没有效果,那就远距离作战。

    韩飞羽挥动铁尺,一道光刀射出,飞射时,撕裂了空气,发出嚓嚓声,其刀身四周被火云包裹。那是光刀速度极快,和空气剧烈摩擦,产生的火花,火花太多,形成了一团火云。

    光刀快到纸人身前时,纸人正面身体上的法咒,每一个咒文都亮了起来,就像夜晚中无数的灯,被同时点燃,照亮了四周。随着咒文全部亮起,纸人的正前方出现了一道面积有十几丈方圆的微光,微光像轻纱一样,随风飘扬,纸人伸出了手臂,拽住了轻纱,让它立于身前,不会飘移到远处。

    光刀击在微光上,当啷一声后,光刀弹开了,向后倒飞。

    接着,韩飞羽又使出了寒冰诀,将四周的寒气,凝结成冰锥,冰锥锐利,却也无法撕破微光。

    韩飞羽手持铁尺,使出了风雨剑法中近身作战的最强招式,“爆燃”,将身体内全部的灵力,集中在一点,突然爆发,威力巨大。

    但结果是,微光只是凹陷,并没有被刺破。纸人身后的阵法图突然之间,发出耀眼的光芒。

    韩飞羽感觉到一股大力从纸人的身体上射出,他被打的后退。

    “小子,别白费功夫了,我们盘龙派的纸人,速度快,防御力也惊人。若你是日月下境的实力,这纸人在你面前就如同一张纸片一样,可以撕碎它们。可惜,你只有阴阳上境的实力,缴械投降吧。”刘红玉笑道。

    投降,在韩飞羽的人生字典里根本不存在这个词,他的战斗格言是,战斗,战斗,只有坚持战斗,才有可能获得最后的胜利。

    他举起铁尺,指向刘红玉。

    “小子,想和我单挑,好,老娘就满足你的心愿。”刘红玉虽然是女人,但骨子里喜欢战斗,韩飞羽的表现让她很是吃惊,拥有如此快的步法,还会寒冰诀。整体实力已经超过了阴阳上境的实力,而且他的战斗意志很强,面对强敌环伺,面色平静,不骄不躁。打败这样的人,对刘红玉来说,会有种成就感。

    韩飞羽见刘红玉答应单挑,心安。既然逃不出去,那就只有劫持人质了,这个人质要够分量。刘红玉是最佳选择。

    韩飞羽足尖一点,冲天而飞,消失在白云间。

    刘红玉抬头一看,韩飞羽已经不见了,惊疑之色凸显,一双大眼睛搜寻着他的踪迹。

    突然,数十个一模一样的韩飞羽从天空如同流星一般射来,让人眼花缭乱,分不清哪个是真身。

    刘红玉站在那里,从腰间掏出两把弯刀,木制的刀柄,银质的刀鞘,银白的刀身。

    刘红玉手持双刀,表情平静,看不出丝毫的慌乱,就连呼吸都很正常,只是那双眸子,发出了如利刃出鞘般的光芒。

    韩飞羽盯着这双目光,感觉到了刘红玉泰山崩于前色不变的气魄,心道,果然是强劲的对手。

    想到这里,韩飞羽的嘴角露出了笑容,打败这样的对手,才有成就感。

    眨眼间,刘红玉的双手挥舞弯刀,她的弯刀挥舞的越来越快,护住了周身。她的双刀能快到什么程度呢?当年她刚拜师学艺时,师傅曾经告诉过她,什么时候,你站在瓢泼大雨下,挥舞双刀,身上一点不湿,便可以出徒了。

    刘红玉日夜苦练,终于有一天,她在瓢泼大雨下,挥舞双刀两刻后,大雨停了,她周身干爽,果然一滴雨水未沾。

    师傅满意的捋了捋胡须,赠给她双刀,吩咐她,可以下山了。

    下山时,她就打赢了她人生的第一场胜仗,当时她是阴阳上境的实力,遇到了三个也是阴阳上境的修真者,将三人杀掉。

    此一战后,她的大名传遍四方,人们在听说她的故事后,不禁起疑,要知道能在三个同等实力的修真者夹攻下,能逃走就是幸运,能立于不败之地,就很了不起了。但能杀掉三人,而自己竟然毫发无损,这就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但当人们听到战斗的经过时,才明白,她的刀法快,比三人出剑的速度快。正体现了那句话“唯快不破”

    数十个韩飞羽近在眼前了,他们手中的铁尺上似乎有光液在流动,那是将灵力渡到了剑身上,增加铁尺的穿透力和攻击力。

    刘红玉依然挥舞着双刀,她的人已经看不见了,只见一团刀光在飞旋着。

    (本章完)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