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火影之线遁 第四十三章 事态

时间:2018-10-17作者:七观生

    迷蒙的雨丝中,佐助看着面前倒在地上的鼬迟迟无法回过神来。

    这是什么情况?

    死亡的阴影,最后的反转都带给他巨大的冲击,让他此刻无法集中注意力用来思考。身体上积累的伤势也让他放松下来的精神开始变得疲惫,意识逐渐模糊。

    啪嗒一声,佐助也倒在地上。

    冰冷的地面还有雨水都不能阻止他陷入昏迷,身体的保护机制让他的大脑立刻开始进入深度的睡眠之中,缓解巨大的压力。

    一切归于平静之后,带土的身影悠然出现。

    长门死亡之后的晓组织有那么一段的时间陷入了混乱之中,不过很快也就被带土重新掌握在了自己的手里。某些计划依然需要继续进行,对于这个目前的六七个成员也都没有什么反抗意识,或者其实他们都觉得无所谓。

    还没死的迪达拉和蝎,已经没了鼬这个同伴的干柿鬼鲛,再加上角都和飞段几个人在内,对组织首领的死亡以及更换都没太多表示。

    首领死了?

    哦!我知道了。

    大概如此。

    “还真是很顺利呢!”绝从地面冒出来,白色的半边脸用一种感慨的语气着:“鼬这家伙就这样死了吗?实话有点可惜啊...”

    带土一言不发,蹲下身来开始回收鼬的万花筒。

    “我...”话痨的白绝又开口了:“阿飞,你这要是换上鼬的这双眼睛吗?哇!那可真是...”

    他后面的话还没有出来,就被带土打断。

    将鼬的双眼收进装满液体的玻璃罐里面之后,带土又把佐助从地面上扛了起来。

    “鼬的这双万花筒,可不是这样用的,比起给自己用,把它送给佐助君才是最合适的...”

    “额?为什么?”

    白绝表情有些疑惑,而他旁边的黑色半边脸则是嘶哑的笑了几声表示自己对于伙伴的嘲讽,但是他也没有出内幕。

    作为消耗品的白绝,虽然对于带土很忠心,可是他知道的却非常少。

    带土没有心情搭理白绝。

    伴随着漩涡般的纹路,他便消失在绝的面前。

    接下来也是计划之中最重要的一部分,只要把鼬的真相全部告诉佐助,他相信佐助至少也有七八成的可能会开始对木叶感到厌恶和仇恨,这就给了他利用佐助的力量的机会。

    万花筒再加上未来的永恒万花筒,这可是一股比肩甚至是超越长门的力量,比较长门根本没有能力发挥轮回眼的真实力量。

    几个时后。

    佐助迷糊的睁开眼睛。

    在他眼前出现的,是一个戴着橘色螺旋花纹面具的家伙,只露出一只眼睛。

    他的反应很迟钝,没有暴起攻击也没有表现出太多的警惕性。或许是因为大仇得报后那种躁动的攻击性已经逐渐消散。

    “你是谁?”

    “我?”带土笑着:“呵呵,我是知道真相的人!”

    着,他的目光看向佐助的眼睛以显示自己的真诚。

    佐助的双眼中,依然多是茫然。

    不过就带土的视线落在那漆黑色的瞳孔上的时候,异变突生!

    原本十分正常的黑色瞳孔忽然旋转起来,并且延伸出三条纤细的黑色线条跨越到眼白的边界,而后瞬间形成一只黑色的三角大风车一样的图案!

    带土心中一惊,身体还来不及做出动作来,便燃起一阵漆黑色的高温火焰。

    是天照!

    被天照点燃的带土这个时候心情是特别的差,雨藏那边带给他的巨大惊喜也就算了,现在鼬这边也算是给了他一个十分不的惊喜...

    看样子鼬很可能猜测到了带土的企图,于是在趁机在佐助的一只写轮眼中种下了一个天照。只要有另外一只万花筒与这只写轮眼的视线有所接触,立刻就会触发天照,把视线中的人杀死!

    但很可惜的是,还有伊邪那支这个禁术。

    虽然损失掉的,大概也就是一只当做消耗品的普通写轮眼。

    但这让他非常的不爽。

    可是不开心又能怎么样?鼬都已经死了,带土又不可能找到发泄自己情绪的人。他不仅不能对佐助发泄脾气,还得态度非常好的跟佐助聊聊天,让佐助相信他的那些真相,帮助自己把忍界这潭浑水搅和的更加混乱。

    ……

    另一边,卡卡西正在快速的移动着。

    前方的森林已经慢慢的变得稀疏,树木种类也开始变成耐旱耐干燥的品种。

    这里已经接近了风之国的边界。

    按照井野的记忆,第十班就是在快要到达川之国的风之国边界位置遭到了袭击,然后井野就被掳走,其他人不知所踪。

    距离之前雨藏跟晓的战斗已经过去了几天。

    卡卡西也已经在这边很大的一片范围内搜寻了一段时间,可惜到现在为止都还没有找到想要的线索,比如井野等人遭遇袭击的地点肯定有战斗的痕迹,如果晓没有对他们如何的话,应该也会考虑到村子里有人前来救援的可能然后留下一些记号什么的,这样卡卡西就可以比较轻松的找到他们了...

    可几天下来,卡卡西还没有找到任何的痕迹。

    这一片区域,他快看过来一遍了。

    但依然无所获。

    而在卡卡西辛苦的寻找着第十班三个下落不明的同伴的时候,在木叶村一间密室中,雨藏正在接受纲手的治疗。

    这个过程已经持续了几天。

    把雨藏这个受到木叶通缉的叛忍带回村子的消息自然是完全被封锁住的,至少如今的木叶知道这件事情的人很少。

    这几天来,雨藏一直都处在昏迷状态。

    纲手的治疗在表面上看效果不是很显著,这就让鸣人对纲手很不满了,这两天来看望雨藏的时候总是会忍不住在其他人面前抱怨纲手的医疗忍术实在是不怎样。

    这种时候他一般都会被樱的铁拳镇压。

    鸣人虽然关心雨藏,但他还有其他事情要干,今天是不会来了,听之前来的樱是被自来也带着前往一个秘密地点修行去了。

    井野揉了揉已经有些黑眼圈的脸,看到纲手已经结束了治疗。

    跟随纲手修行的这两年里面井野的医疗忍术也达到了比较优秀的程度,所以她很清楚雨藏的伤有多重,治疗起来有多麻烦,需要多少时间。

    她也没有询问纲手什么,只是端起旁边的水杯喝了一口。

    “井野,你还是先回去休息一下吧...”纲手擦了一下额头的汗水,如此了一句。

    这几天,井野可以是一直都陪在雨藏身边,寸步不离。

    井野只是摇摇头,表示不愿意。

    纲手也不多劝,叹口气转身离开这间狭的病房。黄明正大的把雨藏安置在木叶医院多少有些不合适,所以他也只能在一间临时当做病房的密室里面接受治疗并且“住院”了。

    坐在雨藏病床边,井野用手轻轻放在雨藏胸口释放查克拉探查他的伤势情况。

    她自然清楚这样下去对自己的身体并不好。

    但井野只是单纯的希望,雨藏醒过来的时候就能看到自己。

    她也更不愿意错过雨藏醒来的那个时刻。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火影之线遁》,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