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火影之线遁 第三十章 将死者

时间:2018-09-29作者:七观生

    一只细小双眼中闪烁红色光芒的肥硕老鼠正在脏乱湿滑的地道里面飞速蹿行。Ω Δ看书 阁.ΩkanΩshu.la

    渐渐的,一丝亮光出现。

    正是鼠道的尽头,通向那个可以让它每天都饱餐一顿的鼠间天堂,自出生的那一天起,每日它都要在这条不知道那一辈先鼠打通的“古道”中走上几遭,已经是熟悉之极。

    可是今天,似乎有些不一样。

    一身油光水亮的灰色皮毛下团团的身子扭动着,它向前爬了几步,支棱起短小的耳朵警惕的观察。

    一股血腥味传来。

    对于常年啃食尸体的它来说,这股浓郁的血腥味简直就是天大的诱惑,就好像过期的注水猪肉和纯正的野猪猪肉一样的区别。这让它双目中的红光更胜了几分,再也不管不得其他,瞬间冲出洞口。

    一道银光闪过,老鼠身在半空便化为两半。

    “哇!有老鼠啊!有老鼠啊!佐助君!你看!”红发少女好像受到了巨大的惊吓,明明刚刚死在眼前的那些怪物一般的音忍都没有让她有任何的反应,这个时候已经变成两半的死老鼠却让她反应如此巨大。

    惊叫的同时,她顺势抱住了身边冷面少年的胳膊。

    “老鼠啊...佐助君!好可怕!”

    忍住一脚把这个刚刚收到麾下的女忍者踹开的冲动,佐助面上不带一丝波动用力甩开她的双手。另一只手里的草薙剑轻轻一挥便让沾染的血液尽数脱离,一边迈步向前走着一边淡淡说道:

    “跟上,香磷。”

    “切...什么嘛,人家是真的很怕老鼠的啊!”

    看佐助身影逐渐远离,漩涡香磷不由抱怨了一句,然后她低头看看已经死去多时的老鼠,飞起一脚将这只不幸的老鼠残尸踢飞,啪叽一声撞在石壁上。

    发泄完,她也不敢怠慢快步跟上。

    这里正是大蛇丸最重要的秘密基地,关押着各种各样的实验体。在这其中,包括咒印的源头,能够以特殊方式利用自然能量的重吾。

    击败大蛇丸之后,佐助现在正要给自己挑选几个有能力的手下。并且做好准备,去找那个男人复仇!

    他当然没有想过让香磷或者谁来帮助自己做这件事情,为了父母还有族人杀死那个家伙,是要由他自己亲手来执行的事情。

    反派的基地,大多都在地下。

    大蛇丸一直都贯彻着这样的准则,这个基地也是完全被掩埋在地下的,也不知道庞大复杂的地下通道和各种设施到底花去了这个科学家多少时间。而在这个基地里面,大蛇丸除了关押了重吾这种重要咒印源头之外,还有各种实验中产生的各种各样的改造实验体,之前被佐助宰掉的几个,正是这样的货色。

    它们奇形怪状,大多没有智慧存在。全身长恶心的肉瘤或者满身生疮流淌脓水甚至是三头六臂的,只要想象的到,大蛇丸这座实验基地里面可以说应有尽有。

    毕竟是许多年研究下来积累出来的“财富”。

    但这些只是大蛇丸眼中的财富。

    佐助看到一个便砍死一个,他是丝毫不在意这些可以被自己继承的遗产的。什么研究禁术,研究忍术的秘密,研究长生不老之术等等,在佐助眼里都不如力量来的更加切合实际。

    他也没时间来慢慢研究。

    草薙剑缭绕雷霆,锋锐的雷电查克拉刃吞吐不定,而后化作几道转瞬即逝的蓝色光芒撕碎眼前厚实的金属大门。

    实验基地的最底层,根据佐助从药师兜口中得到的情报来看,他马上就可以看到想要找的人了。

    人称天秤的重吾,呵呵...

    阴暗的地下空间,粗壮的钢铁栅栏之后,倚靠墙壁蹲坐在冰冷地面上的重吾抬起眼睛看向他住了许久的牢房门外。

    面色冷峻的黑发少年,还有一个戴着红框眼镜满面不安的少女。

    “你们是什么人?”

    对于重吾来说日子过得不算开心但也不算悲惨,更多时候他会觉得待在这样一个地方是一件很不错的事情,不用总是担心自己的暴走伤及无辜,不用总是害怕释放心中的那个恶魔大肆破坏。

    但无聊总是有的,有陌生人出现,他总会觉得开心。

    当然只是一丝。

    唯一的好友君麻吕死后,重吾对这个世界剩下的最后一点点念想大概就是他死之后,可能就不会有人再回忆起辉夜君麻吕这个名字了。

    陌生的面孔,对已经记不清自己在这种暗无天日的空间待了多久的重吾来说,当然是新奇而又有趣的。

    或许,这两个新面孔能告诉他一些关于外面的事情。

    又或者,被自己撕碎?

    ……

    “我们应该再撤离一段距离,战斗的波及范围越来越大了!”卡卡西总是十分冷静的,身为合格的忍者即使六道仙人当面他也不会失去冷静的思维。

    相比张大嘴巴看着战斗场面吃惊的小樱和鸣人,卡卡西敏锐的意识到,随着对战双方的体型变化,战场的范围也会随着变得更大很多。

    地爆天星和神罗天征清理出来的战场,可不够。

    外道魔像的吼声尖利并且震耳欲聋,这种噪音会让人产生巨大的烦躁感,并且对听力造成不可逆的损伤。如果不是忍者,在这个距离上观战可能就要付出变成聋子的代价。

    卡卡西的想法,还是很有前瞻性的。

    他们离开原地没有多久,两个正在扭打的怪物就翻滚着将这一片区域全部碾碎。

    虽然一个长得像是高达或者eva的混合体,另一个则是绝世凶兽十尾的躯壳,但它们打起来也不会是某珠的画风,看起来也没有任何的技巧,仿佛两个普通人打架一样。偶尔分开对峙也不会从眼睛射出激光或者说来一个气功波,而是依靠着体型和蛮力互相饱以老拳。

    即使只是这样,造成的破坏也丝毫不逊于两名破坏力超强的影级忍者互殴,或者说远远胜之。

    吨位摆在那里。

    自古以来,从口径即是正义到胸大即是正义,不管说得到底是什么事情,体积大小等等的对比之中总是大的那一个更加占据优势。

    这是个万恶的世界。

    被雨藏一记神魔铁山靠撞的摔倒在地发出一声哀嚎的外道魔像或许是终于厌倦了这种无聊的战斗,身体一扭便爬起身来,张嘴喷出数条身躯透明、状似蜿蜒龙蛇的虚幻怪兽。

    这些东西,是来自于人间道的能力体现,拥有直接带走生物灵魂杀人于无形的特殊能力。

    雨藏下意识急退,离开外道魔像的攻击范围。

    见闻色的感知中,一个面色苍白的与死人一般无二的家伙,已经凌空悬浮在外道魔像头颅之前。

    漩涡长门,如此大规模爆*回眼的力量,就连外道魔像都给召唤了出来,你还能活多久呢?

    是不是就要死了?

    雨藏真想就这个问题好好跟这个家伙谈一谈感想。

    可长门不给他机会。

    背后一根根漆黑色的铁棒向后延伸,看上去无比惊悚的长门开口便道:

    “神,是凡人无法反抗的存在!”

    “死吧,四宫雨藏。”

    他像是在阐述一个已经发生的事实一般,语气古井无波切冷漠异常。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