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司礼监 第六百五十三章 太老的不要

时间:2018-09-30作者:傲骨铁心

    魏公公不是想的美,而是真的美。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日本、朝鲜、越南这些个儒家文化圈国度,真个对大明天朝的大儒视若珍宝。

    真要将东林书院的儒生们弄到日本,恐怕能叫那京都、江户万人空巷呢。

    所以说啊,这个文化输出真的很重要。

    文化搭台,经济唱戏,魏公公想不阔都难。

    站在坚船利炮前面的,永远都应该是手拿《论语》的大儒。

    一个东林党身后跟着几百上千的大明皇家海军,那画面,很美。

    这真是百年大计啊!

    魏公公陶醉的神情很昭和。

    敢想敢做才是成功者的必备条件。

    魏公公高兴的拉着小田他们,带着卫队兴致冲冲的就来到了泾里。

    诛阉大会叫他老人家莞尔,不过丝毫不介意,全当看戏好了,顺便也理解人家的心情。

    换作是他老人家,要是船队叫人一把火烧了,也要与天与地与人斗咧。

    进院的时候,粗略看了眼。

    在场的东林书院教习连同学生弟子怕有一百多号,这些肯定不是东林书院的全部,但魏公公相信这些人应该都是书院的精英。

    人分三六九等,读书人圣贤子弟也不例外。

    能出现在东林书院开山祖师顾宪成灵堂内的,能是普通弟子?

    时间紧急,逮多少算多少。

    魏公公小扇子扇的很欢快,凉风令他的心情愉悦。

    李三才、高攀龙等人愕然的表情,让他老人家更是如同六七八飞。

    一个都不能少,一个也都别想跑。

    你们不都嚷着为国为民么,咱家成全你们,以后帝国的荣耀有你们一分,咱家的军功章也有你们一半咧。

    同时,也确信自己不可能斩草除根。

    因为,东林书院的象征意义远大于现实意义,日后那些搅动风云的东林大佬们,这会可不在书院,而是在朝堂之上潜着呢。如左光斗、如杨涟等,崭露头角不假,可距离真正的大佬还有万儿八千里远呢。

    在当下齐楚浙昆等“奸党”眼中,顾宪成、李三才、叶向高、*星、韩矌等才是东林党的骨干,也是主力。

    盯住了这干人,就是盯住了东林党。其余科道清流之辈,不足为虑,连带着远在无锡的东林书院教习和学生们,自也无足轻重。

    按理,“奸党”们这样看也不错,无论什么事,只要盯住能量大的,保证他翻腾不了,小鱼小虾自无法翻江倒海。

    可惜,“奸党”们看走上眼了,他们眼中的大人物其实是小人物,小人物才是大人物。

    可惜《东林点将录》不在手中,魏公公没法盘查在场这帮人中有多少名列点将录的,现在他只知道一个托塔天王李三才和一个天闲星入云龙高攀龙。不过没关系,大不了到了海上一个个的过堂就是。现在时间紧,没功夫细查。

    正愉悦时,东林党众人闹将起来了,魏阉这是要强行绑他们走啊!

    “你凭什么带我们走!”

    高攀龙第一个跳将起来,李三才也是脸黑如炭。

    魏公公看了眼天闲星入云龙,嘿嘿一笑:“就凭咱家是钦命提督海事太监。”

    “什么屁海事太监!”

    高攀龙身后一个弟子“呸”了一口。

    “放肆!”魏公公顿时拉下脸来,“对咱家不敬,就是对皇爷不敬,来人啊,掌嘴!”

    几个部下冲上前就将那弟子拖出,随即就扇起耳光来。

    “叭叭”数声,只将那弟子打的说不出话来。

    余者见了,个个惊怒,高攀龙更是气的直哆嗦,恨不得上前咬死魏公公才好。

    “魏公公既是奉旨出海,与我东林书院有何关系?”李三才养气功夫再好,这会也由不得他不变色了。

    “人才难得!”

    魏公公拿手朝李三才一拱,“咱家平生最敬人才,也最敬读书人,那说书的都道世上要做大事非读书人相帮不可,所以咱家就厚颜求诸位圣贤子弟搭把手…俗话说的好,一个好汉三个帮嘛,是不是这理,修吾公?”

    李三才听后不怒反笑:“魏公公这道理说的真好,可我书院众人于海事不通,怕是出了海也帮不得公公。”

    “帮得,帮得。”魏公公不以为然,摇了摇头,道:“修吾公有所不知,海上多贼子,对付这些贼人非圣贤子弟不可。”

    “贼子与我圣贤子弟有什么关系?”高攀龙恨声说道。

    闻言,魏公公大为惊异,张大嘴巴一脸惊讶的看着高攀龙道:“当然有关系了…据咱家所知,那海上贼子实乃百姓无粮裹腹为求活才铤而走险,但要有口吃的,他们如何会铤而走险,冒着杀头的脑袋做那海上强盗营生?故而,咱家若是碰上这些个贼子,总是要教化为先,不能不教而诛。这自然便和圣贤子弟,噢,也就是你们有关系了。届时,还要请景逸先生多多助我才是咧。”

    高攀龙听的怒极,破口喝骂道:“这等不安份之人关我何事!”

    “这不安本份一说实是叫咱家听不得,也信不得!若换作是景逸先生无粮裹腹,家中妻儿尽数挨饿,只怕也铤而走险了……莫不成,景逸先生觉得,这无粮裹腹就呆在家中饿死,日后再由朝廷表彰他们的良顺?…做那铤而走险营生,既不给朝廷种地,又给官府添这许多麻烦,死了也就死了?”

    “我可没这么说。”

    百姓命再贱,身为读书人的也不能说他该死,更不能说出要人在家活活饿死的话来,高攀龙总是知道这点的。

    魏公公却知道,你高攀龙知道这理,可有的圣贤子弟却不知道这理。日后崇祯年间,你东林党人的大佬不就说出百姓就当在家饿死,别给朝廷添乱的话么。

    “读圣贤书,自当教化万民。成日在这书房中,教的什么化?”魏公公可没时间舌战群儒,大手一挥:“绑了,绑了,统统绑了!”

    “魏阉,你敢!”

    高攀龙暴跳如雷。

    外面却冲进几队军士来,不由分说就将人群隔开,然后拿绳子挨个绑人,有不从或稍作反抗的立时就是拳打脚踢,更有甚者被刀鞘反复抽打。

    东林先生灵堂前,哀号一片,只吓的顾家仆人和女眷们四散而逃。

    “那个不要绑了!”

    魏公公发话不要绑的是李三才。

    “呃?”

    真田一脸不解,这老头看样子可是此间的大人物啊,怎的主公不让绑呢。

    魏公公骂了他一句:“没见这人太老么,你想让他死在海上不成!”

    李三才那个恨啊,魏良臣这狗贼竟嫌他太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