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神话原生种 第三十一章恐吓皇帝(求推荐、收藏)

时间:2018-07-27作者:废纸桥

    ,精彩小说免费!

    “不过,这倒是正合了我的心意。”封林晩心中早已千肯万肯,脸上却摆出不屑的表情,仿佛是一个坚定的否决者。完全不愿做这种卑劣、下作的事情。

    封林晩‘酒剑仙’的名号,除了在鞑靼人中流传,也就在江湖人中,还有那么些名声。

    鞑靼人不提了,有些江湖经验的江湖人,却都没那么好忽悠。

    何况,相对于整个天下而言,些许江湖人,不过是九牛一毛罢了。

    “若是能够忽悠住皇帝,以大庆皇帝的名义,宣扬我‘酒剑仙’的名号,这信任值应该可以涨的更快···可惜,一个江山都快没了的傀儡皇帝,公信力只怕低的可怜。如果是一个拥有正常权利和职能的皇帝信任我,帮我做宣传,那我岂不轻松?”封林晩脑子里迅速的闪过数个念头。

    此时杨啸云却根本不放弃,而是继续想要说服封林晩。

    而封林晩却只是搪塞。

    最终杨啸云也是已然有些不耐,虽安排人将封林晩安顿在了将军府中,却显得冷淡了许多,不再明面上关注。

    等到夜深人静之时,封林晩这才悄然避开杨啸云安排监视他的人,遁出将军府,独身前往行宫。

    所谓的行宫,其实只是之前阳城一个大户人家的宅院改建而成,相比起真正的皇宫,这位于阳城的临时行宫可谓简陋至极。

    太监和宫女们,通常是数十人拥挤在一个算不上宽敞的房间。

    即便是后宫的嫔妃们,也需要相互搭伙,在一个房间内划分各自狭小的地盘。

    大庆第十二位皇帝,帝号:嘉政,本姓左,名唤策霆。

    当封林晩知道这位皇帝的本名时···总觉得他在占自己的便宜。

    所以,当然是坑他没商量了。

    这么一想,封林晩那即将受到谴责的良心,也顿时好受多了。

    夜幕已深,家政···呸!嘉政皇帝却未曾安寝。

    白日里,又有好几位嫔妃找他来闹了,那些往日里看着觉得娇滴滴,能歌善舞的美人儿,如今再瞧···却只觉得厌烦。

    值此夜深人静,寂寞无语之时,连个素手调羹的贴心人都没有,他这个皇帝当的还真是很失败。

    嗯···如果被人知道,作为即将亡国的皇帝,此时此刻想的竟然还是这等风月之事,只怕他这个失败皇帝的名头,就更加石锤了。

    忽然嘉政皇帝闻到了一股隐隐约约的酒香味。

    这股酒香,他十分的熟悉。

    是他登基后的第二年,采集最好的粮食,用七位酿酒大师,历经八十四道工序酿造而成的‘醉仙都’,一共只有十六坛,这些年他赐下给宠臣五坛,自己与后宫嫔妃们饮用了八坛。

    时至今日,仅剩下三坛。

    那是喝一点,少一点了。

    “是谁?究竟是谁如此大胆,竟敢偷喝朕的绝世美酒?”嘉政皇帝走出书房,顺着酒香飘来的地方,抬头看去。

    就看到有一个衣着朴素却潇洒飘逸,发丝凌乱却有着层次、美感,面冷如霜,风度绝伦的男子,独坐在屋檐飞角之上,朗朗明月之下,邀月独饮。

    “你是何人,竟敢偷吃朕的美酒!”嘉政皇帝大声开口呵斥。

    行宫中闯入陌生人,他当然害怕。

    不过,面子不能丢。

    所以他故作大声呵斥,却是想要引起侍卫们的注意。

    只可惜,周围的侍卫,都在意被封林晩点了风府穴,此时纷纷陷入了昏睡之中。

    “江山都快没了,却还惦记着你的美酒···嘉政啊!嘉政!你果然浑身上下,无有一处不似亡国之君。”封林晩放下酒坛子,清冷的目光顺着月色流淌下来,宛如寒霜一般落在了嘉政皇帝的身上。

    嘉政浑身一僵,他感觉有些不对劲。

    别说是侍卫了,就连养来护院的狗,听到这样的动静,也没有丝毫的喧哗。

    “混账!朕有宣武大将军杨啸云护国,有他在,朕的江山稳如泰山!”嘉政皇帝虽然不是一个合格的皇帝,但是这并不代表他智商上存在缺陷,是个弱智。此时此刻,无论他内心多么膈应杨啸云,他都必须用杨啸云的名头来吓住眼前这个来历莫名之人。

    能够无声无息的控制住所有的侍卫,并且从暗库中偷走‘醉仙都’的人,那毫无疑问便是江湖上一等一的高手。

    落毛的凤凰不如鸡,莫不是现在连区区江湖草莽,都可以这般肆意的欺辱朕了吗?

    此刻嘉政皇帝感到了深深的屈辱。

    这屈辱感···可比他送好几个公主给鞑靼人强烈多了。

    如此心态,约莫类似于···‘宁与友邦,不与家奴’?

    “哈哈!杨啸云···嘉政啊!杨啸云是什么样的人,你难道会不比我清楚吗?你满朝的大臣,都让你立刻迁都入剑南。难道不是害怕,有朝一日杨啸云彻底夺了所有兵权,然后杀了你,登基自立吗?”封林晩质问道。

    此言直接诛心。

    废话!

    嘉政皇帝如何不怕?

    他几乎大半的噩梦,都是杨啸云突然闯入他的卧室,然后砍下他的脑袋,用他的脑袋祭祀天地,另起炉灶。

    而另一半的噩梦,则是鞑靼人打入城中,他被捕获后,作为鞑靼人的俘虏,送往蛮荒之地,描眉画眼以为伶人,供鞑靼首领取乐。

    然而此刻,他却不得不口是心非道:“胡说!杨将军对朕忠心耿耿,又岂会背叛?你究竟是何人,在此说这些狂妄呓语?”

    嘉政心中打鼓,只愿眼前之人,是杨啸云派来试探他态度的‘探子’。

    哈哈哈···!

    讽刺的笑声从上方传扬下来,落到嘉政皇帝耳中,无比的刺耳。

    “昔有愚人,毁钟而掩耳。今日你之所为,却比那愚人更愚。你留在阳城之内,暂且对杨啸云有用,他还养你三月,再行宰杀,事了说不得还能有一幅上好的棺木,过得去的陵寝,勉强也算是照顾住了死后的颜面。你若非要抽身离开,逃遁入那深山之地,只怕才出这阳城,尸骸便入了那山林虎狼之口,未曾得片缕全尸!”封林晩恶意十足的恐吓着嘉政皇帝。

    他要将自己的某些念头灌注到这个亡国之君的脑子里,就必须先将他脑子里的东西给倒干净。

    脑子里的思绪不是水,与其说是清空,不如说是全盘否定。

    待到其六神无主之时,封林晩再给他灌输进去的念头,便成了其思维的主心骨,不知不觉就入了魂。
小说推荐